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不过如此
    杨波转头看过去。

    赵子祥同样是炼气境后期,又是燕山秘境的天才弟子,自然有自己的骄傲,只是当初杨波把赵子祥击败,仍旧是让他有些耿耿于怀!

    “杨道友,既然今天是来谈丹霞洞的事情,那就要拿出态度来!”赵子祥道。

    杨波笑了起来,“我都已经跟大家说了,有事就提,但是没有人开口,我能怎么办?”

    赵子祥盯着杨波,“那我就开口了!罗浮现在霸占了丹霞洞福地的名额,让我们各大洞天弟子越来越难以进入,所以,我们需要罗浮洞天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杨波问道:“说完了?”

    赵子祥点头,“说完了!”

    杨波笑道:“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情吗?”

    大家都是盯着杨波,没有人说话。

    杨波却再次站起身来,“那好,既然没有了,我就先走了!”

    “杨波,你这到底是什么?今天只是来了我们三家洞天,恐怕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洞天会赶过来,你觉得自己能够躲得掉?”赵子祥喝道。

    杨波笑道:“我从来没有说过要躲掉啊?我想赵子祥你是误会了,我是不会躲的,这压根不关我的事情,回头我会向罗浮上层汇报的!”

    “你在耍我们!”赵子祥怒声道。

    杨波顿住了脚步,“我怎么又耍你了?赵子祥,做人可不能胡说!”

    “你既然是罗浮的代表,就要当场给我们答复,你这样的态度,不得不让人怀疑!”赵子祥喝道。

    杨波笑了起来,“我刚才不是已经给你答复了吗?这件事情,我要向上面汇报,等有了消息,我就告诉你!”

    “你在拖延敷衍我们!”赵子祥怒道。

    杨波摇头,“你觉得这件事情是一句话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吗?”

    赵子祥愣住了,他朝着周边看了看,这才是发现,自己的确是太过出头了!

    现场其他人都在盯着他,希望他能够从杨波这里拿到结果!

    赵子祥感觉有些骑虎难下,他转头看向身旁的柳昌兴,柳昌兴是炼神境后期修士,比他更有话语权!

    柳昌兴似乎看出了赵子祥的意思,他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威压袭来。

    罗耀华直接朝后退数步,杨波也是面上一红!

    这是炼神境才有的神识威压!

    罗耀华修为太低,压根没有办法承受,杨波的神识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面对这样的威压,还是感觉很不舒服!

    “你是哪位?”杨波喝道。

    大喝一声,杨波顿时感觉到自己承受的威压有所减轻,他朝着罗耀华看过去,见到罗耀华坐了下去,并没有受伤!

    赵子祥冷声道:“这是我们燕山秘境柳昌兴前辈,你不过是炼气境后期修为,见到前辈,难道不应该行礼吗?”

    杨波扫了一眼,“这就是前辈的礼仪吗?一言不合直接使用神识威压?”

    柳昌兴盯着杨波,“小辈无礼,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还不快去把罗浮的长辈请来!”

    杨波呵呵一笑,“这就是燕山秘境的态度?”

    这里压根没有罗浮的人,杨波自然不需要有任何顾虑,他盯着柳昌兴,“既然你们想要答复,那我现在就给你们答复!”

    “燕山秘境的修士,以后禁止进入丹霞洞福地!”

    “你们不过是一处大点的福地罢了,竟然敢跟武夷、昆仑并列?你们何德何能!”

    赵子祥气得七窍生烟,“你说什么?姓杨的,有种再说一遍!”

    柳昌兴也跟着站起身来,死死盯着杨波。

    昆仑和武夷的人,全部没有说话,他们盯着现场,静观其变!

    “我就直说了,燕山秘境的人,以后请不要来丹霞洞福地!这里不欢迎燕山秘境的人!”杨波直接道。

    柳昌兴盯着杨波,“这是你的态度,还是罗浮的态度?”

    “你觉得有区别吗?”杨波问道。

    柳昌兴冷哼一声,“既然你们这样无情,那就不要怪我无义了!”

    说话间,柳昌兴朝着杨波走过去,“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打死你这个妖言惑众的家伙!”

    就见到柳昌兴当真是朝着杨波的方向走过来,没有了任何犹豫,其他人都是大吃一惊!

    这是要挑起两家怒火了吗?

    金石翔坐在一旁,连忙站起身来,朝着旁边躲了过去,他是杨波的手下败将,自然知道杨波的实力!

    柳昌兴实力要比金石翔高出一截,但金石翔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莫名其妙,就觉得杨波能够胜利!

    侨光潜盯着场内的杨波,不敢多说一句,他紧紧跟在柳昌兴身后。

    赵立新朝着金石翔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到金石翔面上满是畏惧之色,他不禁皱眉,低声朝着白苏问道:“柳昌兴实力这么强吗?为什么金石翔很害怕?”

    白苏不禁皱眉,他和杨波接触时间不长,并不杨波的实力,但是他却知道,柳昌兴实力强劲,在炼神境修士中,至少也是能够排前十的存在!

    “应该是吧?”白苏低声道。

    赵立新点了点头,他很少出昆仑洞天,对外面的修士并不了解。

    白苏想了想,低声道:“我们是不是也要距离远一点?万一待会儿,有破损的桌子椅子砸到咱们?岂不是很亏?”

    赵立新点头,“这倒也是。”

    两人跟着站起身来,朝着旁边走过去。

    杨波愣住了,他朝着那边四人瞪眼看过去,这是什么意思?

    这种时候,他们难道不应该拉架吗?难道不应该阻止这场争斗吗?

    他们怎么会是这种反应?

    杨波愣住了,就连柳昌兴都是面色不好看,但是这种时候,他骑虎难下,只能盯着杨波,“现在跟我们道歉,收回刚才那句话,我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杨波笑了笑,“你可以唾面自干,然后当做没有发生过,但是我却做不到啊!”

    柳昌兴面色大变,他盯着杨波,“好!好!好!既然敢说出这种话,那就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杨波没有搭理,他盯着对方,看着对方走过来,手上也动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