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5章 成交
    走出门外,一阵热风吹来,杨波方才感觉到一阵迷茫,两百块的成本,贾老板一开口就只剩下五十块,如果当真是出手了,这个月的接下来几天,他肯定是会饿肚子的!只是,现在他该怎么办?

    找另外一家店出手?杨波摇头一笑,这一行当在外人眼中充满了一夜暴富的诱惑,但身处其中,才能够明白,大部分人因为打眼一夜赤贫的不在少数。?  ≠而更多的则是店主的尔虞我诈,是无良店主为了获取暴利,欺诈普通卖家,以极低的价钱简陋!

    但若是拿回夜市,价格又绝不可能会高,这让杨波为难起来!

    循着道路走了片刻,见到一家又是见到一家古玩店,店内灯火通明,杨波一咬牙,信步走了进去,与其回到夜市卖低价,还不如在这边古玩店碰一碰运气,也许就能糊弄一个高价来也说不定!

    店内有两位中年男子正在聊天,见到杨波走进来,两人停止交谈,转头看过去。

    “你好!”络腮胡中年男子打了招呼,又是朝着同伴看了一眼,两人都是相视一笑,显然是看到了杨波怀中抱着的物件,也猜测到了他的意图。

    杨波点头,“老板,我这边有一只清代雍正仿钧釉鱼篓尊,你看一看!”

    杨波很清楚这些老板们的德行,你若是对自己的物件没有信心,那么他们自然也会表现的敷衍,甚至极力压低价钱,只有表现出掌控一切的样子,才能够叫这些老板们信服!

    络腮胡男子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他看着杨波面相显嫩,哪里想到一进门就是一副老道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

    “老刘,来生意了,你先谈生意,咱们待会儿再聊!”另一人面目清癯,整个人瘦削如竹竿一般,身上衣衫耷拉着,见到络腮胡老板愣了一下,还以为对方是顾忌到自己。

    络腮胡微微一笑,“好啊,那我就先看一看!”

    说着,他还不忘转头看向杨波,“小兄弟,看你的样子,又是这个时辰从外面进来,怕该是从鬼市淘到的吧?我可是要把丑话说在前头,这鬼市是什么模样大家都清楚,打眼的我见得多了,捡漏的倒是少见,若是这鱼篓尊出了岔子,你自己是不是有心里准备?”

    杨波点头,“刘老板只管看,若是刘老板看着不妥,我自是不会多说一句!”

    “好,小兄弟是个爽快人!”络腮胡笑道。

    寻了放大镜,再加上一只手电筒拿在手中,络腮胡便是看了起来。

    良久,络腮胡面带沉吟之色,转头看向竹竿男,“你也看看?”

    竹竿男见到络腮胡神色,也是知道这情形怕是有异,杨波初一进来,两人就是判断杨波应是从鬼市过来,心里也多半认为小伙子拿着的也该是赝品,看着络腮胡郑重模样,似乎是与猜测有所不同?

    接过络腮胡手中工具,竹竿男也是看了起来。

    趁着这会儿功夫,络腮胡男子看向杨波,眼中颇有几分惊讶的意思,“小兄弟贵姓?”

    “免贵姓杨。”杨波不卑不亢,尽管心中焦急,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来。

    “杨兄弟,你既然能够清楚地叫出这物件的名称,应该对这件雍正仿钧釉鱼篓尊很了解吧?”络腮胡开口问道。

    杨波没有谦让,更不会露了怯,“鱼篓尊是陈设瓷,在明初以及清朝更多见一些,尤以雍乾最为著名,这种造型典雅又富于生活气息,清代仿钧瓷又以雍正朝的成就最为突出。”

    “当时协理窑务的督陶官唐英曾派人赴河南实地调查宋钧釉的配制方法,经多次试制成功烧制了从器型、釉色等各方面都足以乱真的仿宋钧窑制品。所以雍正鱼篓尊釉色造型皆双佳,既承就于上古实用例,宋人之赏陈求精之窑例,亦弘扬于雍正创新之窑法,方能造就此等上佳美器。”

    “而我手中这件仿钧釉鱼篓尊釉色曼妙,变化多端,细致莫测,口沿圆润窈窕,足端铁褐色沉郁,通体线条流畅,饱满而鉴古高贵,和谐且并蓄张扬,极显宋代清高风貌,尽得雍正盛世王气!”

    络腮胡与竹竿男对视一眼,均是惊讶不已,两人自然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来,但杨波年纪轻轻,从鬼市淘了宝贝过来,就是能够侃侃而谈,说出其中优劣,自然是令人惊讶不已。

    不过,络腮胡毕竟是古玩店老板,不是慈善堂老板,他也不会因为杨波的一番话就抬高了价钱,“杨兄弟说得不错,只是这器物线条变化与一般鱼篓尊稍有不同,端口处又有一丝裂纹,怕是不太妥当。”

    杨波心中一喜,他自然是听明白了对方话里意思,这是愿意出价了,他毕竟年少,忍不住开口问道“

    刘老板愿意开价多少?”

    络腮胡面上一笑,也是看出杨波还是雏,若是有些经验的,这时候自然要话语之间数度交锋,你来我往争取把价钱抬上去,“杨兄弟倒也爽利,我也不是拖拉的人,两万块!”

    杨波心中大喜,这就升值了一百倍了?不过,他很快就是醒悟过来,见惯了古玩店老板们的嘴脸,无论善恶,做生意时都是要占大便宜的,自己这鱼篓尊自然是不止两万块的,按照杨波心里的估价,至少也要十万到十五万之间。

    只是时间急切了一些,若是拿到拍卖行里,该是值这个价钱的,只是在古玩店,那就要任由对方宰割了,不过,他还是要争取一二,每多赚一些,距离八十五万的距离就会更近一些!

    “刘老板,这鱼篓尊家父本来是不愿意出手的,但家里最近新买了房子,需要一笔资金置办家具,这才忍痛割让,若是两万块,那就实在是不够用了。”

    络腮胡自然是能够明白杨波话里的意思的,他也知道这不过是托词罢了,但毕竟是有便宜可占,占多占少都是要谈下去,“杨兄弟,你来说个价钱吧!”

    杨波沉吟片刻,方才是郑重道:“六万块!”

    竹竿男朝着络腮胡看了一眼,见到他仍旧在犹豫,便是道:“杨兄弟家中有急事,老刘你就当做是救急了,至于六万块是有些高,我帮老刘说句话,五万块,那就成交了吧!”

    杨波犹豫了一下,朝着络腮胡看过去,两人对视一眼,均是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