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0章 小鬼市
    下午顾客来得少,杨波看着书,得了休息的时间,凌晨起得太早,使用异能时,也需要耗费一定的精气神,再加上一天之中,心情大起大落,难免就会觉得精神不济。??

    看着书,竟是慢慢睡着了,醒来时天色已黑,店里没有人,好在也没有客人来,杨波巡视了一番,没有少物件,他出去买了晚饭,很快就是洗洗睡了。

    ……

    凌晨,天色漆黑,杨波又是爬了起来,因为鬼市已经开始了,实际上鬼市并不是每天都有,只有在阴历每月逢六才有,也就是每个月只有三天鬼市,但毕竟是一门生意,还是有一小部分二手贩子,会为了躲避白天城管的追捕,自形成了小鬼市,这是每天都有的。

    小鬼市规模小,假货也多,杨波很清楚,但毕竟是一次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走过去,昨天跟在曲馆长的身后,效果还算是不错,但小鬼市就很难遇到名人了,而且昨天遇到的事情并不怎么愉快,杨波也就放弃了跟踪的方式。

    小鬼市里的物件多是一些小玩意,杨波甚至见到有人拿了蛇皮口袋,批半袋子的雨花石,这种雨花石都是在景点里出售的,不值钱,五块或者是十块钱就能随便抓一把,不过,对于几块钱一斤的成本来讲,这种出售方式都是大赚的。

    明城墙砖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摊位上,不过,杨波很快就是现,这些城墙砖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话,想必警察很快就会出现了。

    杨波找了好一会儿,翻了不少的物件,甚至眼前有些隐隐眩晕起来,仍旧是没有收获,这让他有些着急起来,他比以往更加迫切想要拿到八十五万,这是他的希望所在!

    不过,事情并不如杨波所设想的那般顺利,直到他找完最后一个摊位,仍旧是没有能够现有价值的物件,这让他失望不已。

    回去路上,杨波脑袋昏沉沉的,路过集雅堂时,他注意到集雅堂并没有开张,他还真是没有注意,或许集雅堂只有在鬼市开放日才会开张吧。

    来到金陵已经两年的时间,因为薪水微薄,或许也因为杨波本身不是好动的性子,竟是没有出去玩过,现在想要找另一处鬼市来,却是感觉到一阵茫然,想了许久,他终于是想起了一处地方有古玩市场的地方,夫子庙!

    夫子庙距离朝天宫并不远,杨波回身,随意拉了一位摊主,叫了声大哥,便是问道:“夫子庙那边有古玩市场吗?”

    “有啊,当然是有的,那边有花鸟市场!”摊主生意不好,回答得也是没精打采。

    “那有鬼市吗?”杨波却是来了精神。

    “鬼市?”摊主轻哼了一声,“当然是有了,那边市场比这边大得多!”

    “大哥,去那边该怎么走啊?”杨波没有注意到对方神情,便是迫切问了起来。

    “哦,你从前面那个路口向东,到第三个红绿灯左转……”

    ……

    循着摊主给出的方向,杨波迈着步子跑了起来,他一直都是住在古玩店,并没有什么代步的工具,当然更舍不得花了半天的饭钱去打车,只能靠着双腿跑动起来,好在按照摊主的说法,距离并不远。

    杨波每天早上一直都是有锻炼,只是最近因为生活规律的缘故,把锻炼给落下了,跑起来倒是不吃力。

    跑了二十多分钟,一直都没有看到夫子庙的影子,杨波忍不住着急起来,又是夜晚,路上并没有行人,心里安慰自己马上要到达,接着跑了下去。

    又是十多分钟过去,杨波问了一个路人,终于是找到了夫子庙,此时,天色已是亮了起来。

    杨波绕着夫子庙走了一圈,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卖煎饼果子的摊位,他跑了过去,问道:“你好,这边不是有个鬼市吗?怎么找不到啊?”

    “鬼市?鬼市是什么?哪里闹鬼啊?”

    杨波怔了一下,“就是夜里摆摊卖古玩的地方!”

    “哦,好像没有吧,倒是这边夜市很热闹,里面有条古玩街,营业到夜里一两点,也算是鬼市了吧?”

    ……

    杨波又饿又渴,买了煎饼果子加豆浆,一边吃着,一边在夫子庙里面转悠。

    清晨也只有早餐店开了门,夫子庙内商业气息浓厚,并没有他以前所幻想的那般古色古香,商铺林立,现代化的服饰品牌顿时让杨波没有了兴趣。

    杨波终于是找到了瞻园路的古玩城,但是时间太早,古玩城还没有开门,他恐怕是没有时间等待下去了。

    穿过瞻园路,两侧有不少的古玩店,正欲离开之际,杨波竟是见到了一个摊点!

    蹲在摊前,杨波看着眼前的区区数件器具,田黄石印章,那是个新物件,杨波选择性地放弃了,精力有限,他能够感觉到,因为之前耗费太多,这会儿恐怕只能支撑他使用一次异能了!

    明黄色的粉彩瓷碗,外表的光泽太过亮丽,火气仍在,怕是没有什么年份,杨波也是放弃了。

    剩下几件杂七杂八,杨波也没有过多关注,他的视线最终汇聚在一件青铜弦纹爵上,这件最为普通,但杨波却是有强烈的预感。

    眼前亮光浮现,光圈逐渐形成,前所未见得厚实光圈呈现在杨波的眼前,让他忍不住惊讶。

    杨波朝着弦纹爵指了指,“这一件多少?”

    摊主裹着灰色大褂,抬头看了杨波一眼,“五十!”

    杨波没有还价,掏钱,拿了弦纹爵,这一夜下来,总算是有了收获!

    弦纹爵是外面包裹了一层绿色的锈迹,但好在品相尚且完整,按照杨波的估价,应该是商周时期的,具体就难以确定了。

    不过,即便是拿到这件弦纹爵,杨波也没有太过激动,因为国内青铜器市场并不大,国内对古代青铜器交易的限制,使得很多人并不愿意收藏青铜器具,因而价钱也一直上不去。

    即便是如此,能够买下这件弦纹爵仍旧是让杨波有些小兴奋,有所收获就能够让他有信心坚持下去!

    回去时,杨波打了车,他实在是走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