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3章 稀薄的友情
    等到郭扒皮回来的时候,曹元德已经离开了,在此之前,他们还去了附近的银行网点,曹元德转了两万五千块给杨波,这个价钱算是极高了,市场中这样的弦纹爵价格也就在一万到一万五之间,即便是多了三个铭文,给两万也是顶天了的,而曹元德直接转了两万五过来。?  ≠

    曹元德很大方,按照他的说法,那就是,他帮人家买件礼品,那位不是差钱的主儿!这物件正合适,也不差这一点。

    送走曹元德时,杨波攥紧了拳头,距离目标又进了一步!

    郭扒皮回来之时,见到杨波趴在桌子上,忍不住拍了拍桌子,“嘿嘿!杨波,别睡了,赶紧打扫一下卫生!”

    杨波抬起头来,双眼酸涩不已,“已经打扫过了。”

    他实际上压根就没有打扫,古玩店里每天都打扫,但客人却是不多,所以是不是打扫过,很难区分。

    郭扒皮显然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了他,“打扫完了,也可以站到门外去迎客的嘛!”

    杨波忍不住皱眉,他很清楚,每一个老板都不愿意让小伙计闲下来,但古玩店的生意本就不是靠门外的招徕,这样做压根就是折腾人,他不愿和老板争吵,便是开口问道:“老板,你刚才去了瞻园路,那个摊位还在不在啊?”

    提起这件事,郭扒皮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你别提了,我到的时候,那老板正收拾东西,我说要看一看,没想到那老板压根不理,抱着包裹转身就跑了!”

    “呦呵,你猜是怎么着?我回头一看,后面走过来两个城管!那个摊贩显然是被吓跑了,唉!”

    杨波轻轻一笑,道:“老板,你也不要丧气,你想一想,那会儿是几点钟?差不多该是九点了吧,人家城管都开始上班了,摊贩自然是要跑的。如果你明天早点去,不就能够赶得上了?”

    郭扒皮一怔,随即兴奋起来道:“还是你小脑袋瓜聪明,是啊,既然今天在那边,那么明天应该也会在了!”

    “不过,说起来这些小摊贩真是可恶啊!我们辛辛苦苦租了店铺,每年交房租水电费就要二三十万,摊贩之需要随便找个地方就能摆出来,说起来还真是不公平!”

    郭扒皮打定主意明天早点赶过去,嘴上却又是抱怨了起来。

    杨波没有开口,不过,他也没有去门口站着,而是换了个地方,坐在小板凳上,翻着一本书看了起来,谈完这几句话,两人似乎都是忘记了刚才的吩咐,谁也没有再去提及。

    又是一天下来,杨波待在店面里看着书,心中却是有些急躁,他甚至想要直接冲回家中,劝说父亲入院治疗,但他知道这样做失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若是手头能够有五十万以上,他就能架着父亲入院!

    下午不到五点,郭扒皮开着他的小破车离开,杨波踌躇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能够抵挡住诱惑,他锁了门,朝着朝天宫古玩市场走过去!

    朝天宫古玩市场是金陵乃至全国收藏品领域的一面旗帜,和潘家园同属老字号。它的品牌渊源可以追溯到清代的中晚期,迄今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古玩市场一直都是开放的,但杨波却是知道只有在双休日,那边人潮汹涌时,摊贩才会把好物件拿出来。

    前两日,他一直都是想要过去看一看的,但却是因为要看店,或者其他杂事耽搁了,这一次,他终于是下定决心,即便是被郭扒皮现他提前关门,他也是要过来,时不我待啊!

    一靠近古玩市场,便是听到一阵喧嚣吵闹声,一个广场呈现在眼前,广场上摆满了数百个摊位,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杨波心头大动,这里物件如此之多,应该是可以有不小的收获吧!

    走走停停,眼前物件不断变化,杨波感觉到眼睛已经开始有些花,这边物件种类繁多,但很多都是没有太高价值的小物件,更像是游客购买赠送礼物的集散地,也难怪现场有不少全国各地的口音。

    转了一会儿,竟是没有丝毫收获,杨波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已经有些酸涩了,尽管已经只是挑拣了少数的古玩鉴别,但他的眼睛现在只能支撑很短的时间,难以维持太久。

    “大波!”一声呼喊从身后传来,杨波不必回头,也能够明白对方是谁。

    “大波,你怎么来这边了?难道不用看着店铺吗?”李陵拍了一下杨波的肩膀,笑嘻嘻地道。

    “我偷偷跑出来的。”杨波也没有隐瞒,直言道。

    李陵却是有些不信,摇头道:“得了吧,不要骗我了,你怎么可能有胆子偷偷跑出来?你还真能把古德斋给锁了?”

    “我锁了门过来的。”杨波仍旧是简短的一句话。

    李陵稍稍一怔,“还真是啊!大波,你厉害啊,胆子肥了呀!”

    杨波无奈一笑,“待得太久了,出来转一圈,散散心嘛!”

    李陵却是以为杨波为了父亲的事情压力太大,便是劝解道:“你啊,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这种事情不是你抬抬脚尖就能够做成的事情,各安天命吧!”

    杨波苦笑,没有说话,李陵和他差不多同龄,这两年接触也多,两人关系极佳,但他也不愿把这件事情告诉对方,总觉得在羽翼丰满前,要防着点。

    “哦,对了,昨天你在我们那边店门口,不是说要晚点去找我的吗?我等你到很晚,你一直都没去啊!”李陵盯着杨波,突然就是问道。

    杨波心中微乱,却是解释道:“后来遇到事情,太忙了,就给忘记了,真是不好意思!”

    李陵面上笑意渐消,甚至没有多问,便是急忙道:“哦,是这样啊,古德斋店里的生意还真是好呢!哪里像是博古堂啊,生意奇差,已经好多天没有开张了。”

    杨波心中暗骂贾怀仁是奸商,吃人不吐骨头,嘴上却是道:“这一行,哪个不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

    两人相互客套谦虚着,却都是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