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7章 曲馆长的刁难
    “三万!”杨波朝着曲副馆长的方向看了一眼。

    “四万!”曲副馆长面上笑眯眯地,但是抬起价格来,却是毫不留情。

    杨波没有急着回应,心中猜测着对方的意图,三万块已经是这块玉舞人的市场价了,但曲副馆长如此拼命抬价,难道是看出了什么?

    这倒也是,自己能够看出来,也难免别人也会看出来,杨波稍稍犹豫,“四万五!”

    “四万八!”曲副馆长一直在抬价,似乎是有些不屈不饶的样子。

    杨波皱眉不已,“五万块!”

    “既然小伙子如此喜欢这件玉舞人,那便让给你好了!”

    曲副馆长突然就是收了手,让杨波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他突然想到自己当初那件鱼篓尊卖出去时,不正是五万块吗?曲馆长又是撂下这句话,怕也是想要借此教训他一顿!

    只是曲副馆长的手段也太过狠厉了些!

    杨波以五万的价钱拿下了玉舞人,大家都没有太多的反应,接下来的拍卖仍旧是在进行。

    汉代玉舞人到手之后,杨波拿着玉舞人,心中安宁,甚至也没有再去注意前台的物件,心中只想着卖出这件玉舞人以后,他一定是要回家的,父亲的病已经拖不得,即便是手上没有八十五万,但是先住院进行前期的检查也是可以的,这样一来,他也有更多地时间来筹备医药费!

    杨波走神之间,交易会已经是进了尾声,他没有想到曲副馆长自始至终都没有都是没有再买任何物件,倒是令他很是失望。

    最后一件被一位低调的老先生买走,拍卖会就算是结束了。

    梅老三站在台前,拍了拍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本次拍卖就此结束,再次感谢大家的光临,至于下一次,仍旧是老时间老规矩,如果有新朋友想要了解,下次怕是要展示实力了!”

    梅老三说话之时,并未明确看向哪一边,但是大家都清楚,这最后一句却是在说给杨波听的。

    杨波没有说话,他现在对于未来还没有明显的规划,甚至隐隐想要与对方划清界限,毕竟这些暗中交易非法且不说,正是因为暗中交易的存在,才会进一步助长了盗墓贼的气焰!

    杨波和对方协商,最终刷卡付账,这才是拿到了汉代玉舞人,他心中欢欣鼓舞,却是不敢表现出来,生怕被别人看了去。

    杨波拿着玉舞人,将要离开时,便是听得那位交接的光头纹身壮汉问道:“杨先生下次可是要来?”

    杨波有些犹豫起来,尽管不愿再来,但他不确定到时候是不是能够帮父亲筹措到足够的医药费,毕竟这也是一次机会,就这一次,一次就好,再下一次,他一定不会再来!

    终于是说服了自己,杨波朝着对方点头,“下次还会过来。”

    “那好,杨先生,您留个联系方式,到时候自会有通知的。”壮汉看起来粗粝,但是待人接物却是客气得紧!

    心中盘算着上午就该去把玉舞人出手,到时候给郭扒皮说一声,自己是一定要回家一趟了,打钱回去,父亲也不会去医院,还不如自己强行把父亲送医院!

    把玉舞人出手了,医药费应该算是筹集到大半了吧!

    杨波踏出院门,迎头碰到罗少与他的鉴定师,两人站在门外,似乎是在等谁一般。

    杨波对罗少的身份仍旧是一知半解,但他仍旧是朝着对方微微点头,侧身就是要离开。

    突然听到罗少问道:“杨小兄弟,还请留步!”

    杨波顿住脚步,看向对方,心中疑惑,不知道对方这是何意。

    罗少面上一笑,“丰爷有句话想要问一问杨小兄弟。”

    杨波顺着罗少所指的方向,见到罗少的那位老鉴定师面上带着和蔼的笑意,“小兄弟,你也不必紧张,我只是想要知道那块汉代玉舞人,到底是有何来历,你为何又会势在必得!”

    杨波稍顿了下,“丰爷当时不也是看了这块玉舞人的,您看出了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曲副馆长与相识的几人打了招呼,抬步走出来,正听到两人最后的对话,呵呵一笑道:“丰兄,何必多问,其他人不知详情,怕也是会被这小子给骗了,我可是清楚得很,杨波他是古德斋的伙计!”

    “古德斋是在朝天宫附近的一家很小的古玩店,他也不过是在里面做了两年的伙计,这样的家伙,靠着几分口才,竟是混进了这里!”

    曲副馆长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很是有几分不屑。

    杨波竟是点了头,“我是古玩店的伙计,这个没什么可以争辩的,而且我也从来没有用其他什么身份做过任何的自我介绍!”

    曲副馆长冷冷一笑,“被我戳穿了,倒是承认的爽快,但是这人道德败坏,品行低下,当初曾经站在我的身后,抢下我已看中的一件文物,当真是品行不端!”

    曲副馆长说出这些话,显然是想要告诉罗少二位,罗少闻言没有太多反应,反倒是丰爷皱了皱眉,“小兄弟,这可怎么说?”

    杨波看向对方,也不解释,而是问道:“不知丰爷唤了小子是什么事情?若只是问这些**之事,怕是我不能回答了!”

    丰爷又是朝着他手中玉舞人指了指,“只是想要知道这件玉舞人的状况罢了!”

    曲副馆长站在一旁,却是笑了起来,“丰兄,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年半载的了,我的人品,你还能信不过吗?这小子不过是走了****运,今天拍下这件玉舞人,多半也是抱着捡漏的心思,但他却没有想到,汉代玉舞人的价值不过才两三万罢了,这五万块花下去,可真是赔了个底朝天!”

    杨波站在一旁,朝着曲副馆长看了一眼,心中却满是不屑,他没有料到对方心思竟是如此阴毒小气!

    丰爷对杨波的印象并不好,听到曲副馆长夸张的语气,也是半信半疑,因为杨波一直都是表现得沉稳,与曲副馆长多言多有不符!

    罗少心中不耐,“丰爷,且不要管这么多,咱们今天只问玉舞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