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8章 游丝毛雕
    “呵呵,拿着玉舞人当宝?”曲副馆长朝着杨波轻蔑地看过去。

    杨波本是低调的性子,从来都不愿轻易暴露了自己,但是此时被曲副馆长三番两次的挑衅,心里也是窝火得很,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汉人琢磨,妙在双钩,碾法宛转流动,细入秋毫,更无疏密不匀,交接断续,俨若游丝白描,毫无滞迹。”

    杨波想到自己以前所看到的一句话,随口就是说了出来。

    曲副馆长却是呵呵一笑,“掉书袋?你觉得自己掉书袋就能让这件玉舞人成为游丝毛雕?”

    曲副馆长当时并未上前仔细看过这件玉舞人,心里想着现场数位专家都是见过,怎么可能比不过眼前这小子?

    丰爷却是神色突然凝重起来,他本是没有在意的,后来见到杨波竟是不断抬价,这才是想起当时没有注意到的一些小细节,只是那会儿已经不能再上台细细鉴定,此刻,听到杨波提起游丝毛雕,忍不住诧异道:“杨小兄弟,可不可以给我观看一下?”

    杨波把玉舞人递过去,倒也没有讲究太多。

    丰爷双手慎重接过,又是掏出一只高倍放大镜来,游丝毛雕是一种流传于战国到汉代时期的细线纹雕法,这种雕法雕刻出来的细阴线形若游丝,细如毫,需要用到六十倍以上的放大镜才能看得清楚。

    此时,四人站在距离拍卖地点不远的位置,路灯下,灯光同样晦暗,但已是比刚才的环境要好得多。

    曲副馆长见到丰爷见过玉舞人之后,竟是沉默不语,观看了这么久,心有诧异,隐隐猜测可能大家都是打眼了,竟是没有看出玉舞人的来历。

    丰爷不开口,曲副馆长又是沉默,不敢再跳,罗少看着无趣,接了电话朝着旁边走过去。

    许久,丰爷抬起头来,长叹一声,“老了,真是老了,眼睛不好使了,竟是错过了这件游丝毛雕的玉件!”

    曲副馆长面上一变,忍不住朝着杨波瞧了一眼,见到他依然面色淡然,也就清楚这绝非偶然,自己本以为占了便宜,哪曾想,竟是把便宜送到了人家手中!

    冷哼一声,曲副馆长扬长而去,却是掩饰不住落寞身形!

    杨波摇头一笑,没有在意,心里暗暗盘算,不知道经此一事,对方是不是还会找自己麻烦!

    “也是那边灯光晦暗,大家带的放大镜多半都是低倍放大镜,我刚巧带了高倍镜罢了!”杨波解释了一句。

    丰爷笑了笑,倒也没有去要他的高倍镜检验一下这句话的真伪,“杨小友这是年轻有为啊!”

    听到对方的称呼由小兄弟到小友的转变,杨波倒也颇有几分自得,“您过奖了!”

    不待两人再客气下去,罗少拿着电话走了回来,“丰爷,我有个朋友在郊区花了五百万买了个物件,心里不安,觉得可能有点问题,您今天有空吗?”

    地下拍卖是在凌晨开始的,杨波这时候抬头,方才是注意到东边天已经开始泛白,朝着对方微微点头示意,他便朝着回路走去。

    丰爷稍有迟疑,摇头道:“小罗,今天怕是不行了,我下午要赶往京城参加一个会议,而且我也是老头子了,精力上怕是跟不上喽!”

    “丰爷,今天真是麻烦您了,打扰您休息,您去京城开会,路上也很辛苦,这样,我现在帮您订一张头等舱的票,也好在飞机上休息!”罗少满脸歉意,开口道。

    丰爷倒也没有推辞,“这样也好!”

    罗少很快就是打了电话,面上却是有些焦急之色,“丰爷,票已经订好了,我那个朋友身份不低,这个忙我一定要帮,您有没有水平和您差不多的老朋友推荐一个?”

    丰爷呵呵一笑,“大家怕都是很忙的,既然你那朋友这么重要,我倒是觉得有一个人或许蛮合适的。”

    “谁?”罗少焦急问道。

    “喏,他还没有走远呢!”丰爷扬了扬下巴,朝着不远处的方向指了指。

    罗少看过去,那边正是刚刚离开还没有走远的杨波,想到那个年轻人的年纪,罗少忍不住皱眉,“他年纪可不大啊,能行吗?”

    “一整屋子的人,都没有现玉舞人有什么不同,偏偏只有他现了,你觉得他怎么样?”丰爷道。

    罗少一愣,他刚才去接了电话,并不知情。

    “那件玉舞人是汉代的游丝毛雕手法,那是已经失传的一门雕刻手艺,价值极高!这么多人一起参与的拍卖,也就他眼光最好,五万块买下的物件,至少价值二十万,升值四倍!”丰爷怕罗少不明白,特意解释道。

    罗少皱眉,“这不也没什么嘛,我们不也赚了不少?”

    罗少说着,转头见到丰爷面上古怪神情,由不得面上一红,他是怎么赚钱的,大家都很清楚,每一次他抬价的时候,都是没有人争抢的,还不是因为他背后的那位?

    “那好,那就找他吧!”罗少尴尬笑道。

    杨波拿着玉舞人,径直朝着集雅堂走过去,他也不想休息了,只想着尽快出手,赶紧回家!

    “滴—滴—”汽车的鸣笛声从身后响起,接着杨波便是听到了身后的声音传来,“杨兄弟,稍等一下!”

    杨波回头一看,正是罗少与丰爷,两人从车中下来,径直走到他的面前。

    罗少满面笑容,“杨兄弟,你今天有空吗?”

    杨波有些愣住,“罗少,你这是?”

    丰爷上前一步,“小罗有个朋友要帮忙,我今天要去京城开会,没时间过去,我觉得小友才学过人,就推荐了你。”

    杨波心中诧异,所谓帮忙,肯定是鉴定方面的事情了,“丰爷,您也听曲副馆长说了,我只不过是一个伙计罢了!”

    “扫地僧还能是武林绝顶高手呢,古玩店小伙计怎么就不行了?”罗少竟是帮着解释道。

    杨波仍旧是不愿,“罗少,真是不好意思,不是我想推脱,家里的确是出了事情,我卖了手中玉舞人,就要赶回去了。”

    “哦,你家在哪里?”罗少问道。

    “溧水。”

    “好巧,我也要去溧水,咱们同路!”罗少惊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