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5章 终于入院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这是杨波对兄长的态度,从中专毕业之后,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这么多年来,杨朗从来都没有一份正经工作,在外面厮混还要找家里要生活费!

    杨波记得很清楚,他高三那年,杨朗为了请狐朋狗友吃饭,从家里偷了两百块钱,而那个时候,杨朗已经二十四岁!在这个工作遍地,端盘子洗碗都能拿到两千块月工资的年代,杨朗从家里要不到钱,竟然偷了两百块!

    杨波瞧不起杨朗,固然是自己的哥哥,他也不能无缘无故地把钱给了对方,这样只能助长对方不事劳作的懒惰思想!而且,杨朗把为父亲治病的钱拿去赌博,简直刷新了他的底线!

    杨父听到杨波的话,愣了好一会儿,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以后的事情我也管不了这么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们兄弟日后会有什么成就,完全就看你们自己的努力了!”

    杨朗站在一旁,听着弟弟的指责,不一言,直到父亲开口,他方才是甩了甩头,“我不用你们管!”

    “你要去哪里!”杨波大声问道。

    “不用你管!”杨朗回道。

    “你不能走!你要去医院陪护!”杨波走出两步,想要拦住对方。

    杨朗顿了一下,转身又是走了出去,不再多言!

    “杨朗,你要是走出家门,以后就不要回来!”杨父大声吼道!他也是看出来了,小儿子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赚到这么多钱,以后一定是能够达的了,让大儿子跟过去,或许能够有机会改过自新!

    杨朗没有停下,脚步声渐小,逐渐消失在楼道里!

    杨母听到吼声,跑了出来,见到杨朗离开,忍不住朝着杨父抱怨道:“你吼他作甚!”

    “都是你惯出来的坏毛病!”杨父冷哼道。

    ……

    杨波这次没有省钱,一家三口直接打了车前往省人民医院,这一趟就要五百块,这是杨波以前绝对不会做出来的事情。

    杨母坐到车上时,还在不停地唠叨着,“太贵了,实在是太浪费了,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小波,你可是要省着点花啊!”

    杨波只好点头应下来。

    到达省人民医院已经是中午,杨波把父母带到餐馆点了菜,他甚至顾不上吃饭,“爸妈,你们先吃着,我先到医院看一看,这会儿挂号怕是来不及,我先去看看情况!”

    “小波,吃点东西再去,也不急着一会儿,这会儿人家也不会上班的!”杨父道。

    “不用了,我早上吃得多,这会儿不饿,我先去打探一下情况,如果真是挂不上号的话,咱们下午就不去排队了。”

    杨波急匆匆地走了出去,路过旁边一家市时,他稍稍犹豫,走进去买了一块面包和一瓶水,就焦急地朝着医院走了过去。

    到达时,医院的工作人员已经休息,挂号处并没有人,他找了好一会儿,终于是遇到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他连忙走过去,“您好,请问这边下午几点钟开始挂号啊?”

    “一点半就开始了,是什么病?确诊了没有?”医生倒是热情。

    “是肝癌早期。”杨波道。

    对方略微沉吟,“这个要尽快安排住院的,不过,现在医院的专家号怕是要提前一两天,你现在只能挂到明天或者是后天的号了。”

    “啊?”杨波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医院的专家号竟是要提前这么久,“谢谢您!”

    对方点头离开了,杨波却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略微想了想,他只好给罗耀华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罗耀华了解杨波的情况,甚至没做多想,直接就是应了下来。

    下午时,罗耀华安排了医院的一位护士专门带着杨波跑手续,带着杨父看了专家号,又是各种检查忙下来,办好住院手续时,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

    对于帮忙的护士杨波很是感激,开口要请对方吃饭,却是被对方拒绝,最后只好硬塞了一个红包过去。

    考虑到接下来要长期陪护,这会儿再去租房也来不及,杨波在附近一家小宾馆开了一间标间,可以让他们母子轮流回去休息。

    杨母知道杨波开了房间的事情,又是埋怨起来,“我凑合着在这边地上睡睡就可以了,你之前不是有地方睡觉的吗?”

    杨波一直没有告诉过父母自己在金陵的情况,他们自然也不知道杨波睡了两年的折叠床,杨波只好解释道:“我那边可能很快就要辞职了,再去那边住也不方便,明天我去租房子,这样也可以烧个饭,方便一些!”

    “啊?你要辞职?”杨母大吃一惊,“你如果辞职了,你爸接下来的医药费怎么赚啊?”

    “妈,您就放心好了,我能赚到的!”杨波安慰道。

    杨父躺在病床上,“孩子大了,你就由他去吧!”

    杨母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尽管昨天一晚也没有睡多会儿,今天又是累了一整天,但杨波还是主动让母亲去了小宾馆,自己留在医院里陪护。

    一夜无话,杨波趴在病床前睡着,等到杨母送来早餐,他就是被杨母赶了出去,要他回宾馆休息。

    杨波回到宾馆房间里,洗漱了一番,躺在床上,眼睛闭上,却是一直都是睡不着。

    想到手机上没有接的那几个电话,他也还没有去古德斋辞职,杨波又是爬了起来,穿好衣服,坐上公交就是朝着古德斋赶过去,他差不多已经旷工两天,郭扒皮怕是要着急了。

    此时,郭扒皮的确是坐在店里,见到李陵鬼鬼祟祟站在门外,呵斥道:“李陵,你在干嘛?”

    李陵站在门外,有些畏畏缩缩,“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大波回来了没有?”

    “哼!”郭扒皮冷哼一声,接着怒道:“这个死兔崽子,已经两天都不见人影了,等他回来,看我不开除了他!”

    李陵帮着道:“郭老板,您也知道大波家里的情况,他都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也许是想家回去了也说不定啊!”

    “回家了?回家了电话也打不通?他家是在大山里啊!”郭扒皮愤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