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6章 砚台
    杨波下了公交车,沿着街面行走,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心里颇为感慨,当初他何曾想过自己能够做到这一步,按照他以前的规划,能够走到这一步,至少也要等到他四十多岁,现在却是早早实现了。?

    走到古德斋不远处的小巷子中,杨波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腰间挂着布袋,鼓鼓囊囊,行迹颇为可疑。

    杨波只是看了一眼,也没有多管闲事,他之前也遇到过这种摊贩,他们并不去老实摆摊,而是走街串巷,以一种极其神秘的姿态吸引买家注意,然后拉拢买家,这种摊贩手中物件往往价格较高,杨波不愿沾手。

    “小兄弟,要不要买个砚台?”

    杨波刚要走过去,就是被对方拦住了去路,对方手中拿着一只砚台,低低地用衣角护住。

    “不用。”杨波看了一眼,见到砚台漆黑如墨,黑色的表面沁了不少的泥土,只是看了一眼,杨波就明白这是件“一眼假”,很明显的做旧痕迹。

    “兄弟,看一看,我这里还有不少呢!”对方仍旧是不愿放弃,迅从兜里换了一件,递到杨波面前。

    杨波看都没看,直接摇头,“算了,我手里没钱买的。”

    方源仔细打量着杨波,似乎是想要确认什么,嘴上却是信口道:“兄弟,这话说的,在这古玩街上出现的,还能有没钱的?”

    杨波瞥了一眼,注意到对方手中所拿的是一件桃形的端砚,端砚是四大名砚之一,产于粤省肇庆市,“这块砚台给我看看。”

    方源见到杨波终于是没有再拒绝,显得很是高兴,忙把端砚递了过去。

    杨波细细观察着这块砚台,整体呈现出桃形,器形小巧,砚台顶端雕刻了数片桃叶,砚池随桃叶形成,砚堂浅而平,整体器形完整,仿若一气呵成。

    杨波以前并没有机会接触到端砚,尽管知道一点端砚的特征,但他也不好鉴定当代的端砚,翻开砚台,见到底部有铭刻“晴雪庄主人”,五个小楷刻在上面。

    “这件砚台多少钱?”杨波问道,一边又是眯着眼睛盯着砚台。

    “十万块。”方源开口道,一边不忘解释着,“现在端砚已经很少了,石矿枯竭,端砚产量极低,很多端砚已经不太正统,即便是最好的端砚,也到不了咱们普通百姓的手里,这块端砚是清朝中期左右所产,很难得的!”

    杨波眼前光华闪过,光圈徐徐汇聚在端砚中央位置,淡薄的光圈还未形成,杨波就有所预料,见到光圈的形态,他心中已经是放弃了。

    把桃形端砚递了回去,“太贵了,我买不起。”

    方源一愣,也是没有料到杨波竟会是这样的反应,毕竟生意人都是明白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道理,不过,尴尬一笑之后,他又是掏出一块砚台递给了杨波,“喏,您可以看一看这件!”

    杨波扫了一眼,轻轻摇头,“算了,我不看了,反正也买不起。”

    “哎,不要着急,总有一款适合你的!”方源笑了起来,又是从布袋里一次拿出了三块砚台,其中有两块都是端砚。

    杨波笑道:“看来,你是端砚专卖喽?”

    “差不多吧,相对来说,四大名砚,我是喜欢端砚更多一些。”方源道。

    杨波再次接过去,分别看了看,很快就是递了回去,“还是算了吧!”

    方源有些着急,似乎是在为自己不能把砚台卖给杨波着急起来,他双手虚按了下,“你等我一会儿,我回去拿几件砚台,我就不相信我手里没有你想要的!”

    杨波摇头,阻止道:“不用麻烦了,你的砚台都太贵,还是算了吧,我有点事情,咱们下次有空聊!”

    方源拉住了杨波,“不要着急,就一会儿,五分钟就可以了,我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很近,你就等我一下,等一下就好了!”

    说罢,也不等杨波回应,方源转身就跑。

    杨波愣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得明白,对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就一定要把砚台卖给自己?

    一定要把砚台卖给自己?

    杨波想到这句话,心里猛地一突,他是个多疑的人,出来两年让他节俭得像是铁公鸡,同样也让他对待钱财的事情上疑心很重,之前在鬼市被李二拉了,他就有所怀疑,好在之后结果还好。

    这一次,他还是打算等一等,毕竟自己有鉴定的底气,即便是对方想要骗自己,大不了不买就是了。

    ……

    方源朝着四周看了看,这才是匆匆进了一个小院,小院被葡萄架遮掩,颇为幽静。

    一人早已站在那里,朝着方源看过来,“怎么样了?他买下了没有?”

    方源喘着粗气,“贾老板,你想要对付的这一位怕不是那么好忽悠,他看了这些砚台,就没有一个令他满意的!”

    “没有一个令他满意?”贾怀仁皱起眉头,这一次,的确是他联系了方源这位溜街串巷的二道贩子,为的就是谋划杨波手里的那几万块,尽管不清楚鱼篓尊到底是卖了多少钱,但他知道杨波肯定是赚到钱了!

    贾怀仁想起那个凌晨,杨波在自己重话撂下之后,毅然走出了店门,后来又是充当了郭扒皮的狗腿子,想要骗自己的钱财,这些都让他不能忍受!

    “没有。”方源顿了顿,又是迟疑道:“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们的价钱太高了?”

    “你开了多少?”贾怀仁问道。

    “我开十万,价钱听起来是很高,但关键是他没有还价!”

    “没有还价?”贾怀仁尖着嗓子,“难道他看出来了?”

    “不会吧,我觉得应该看不出来,我压根没有多说什么,不行了,我要早点赶回去,他要是走了就不好了!”方源并不清楚两人的恩怨,他也聪明地没有多问。

    “你不是还准备了物件的吗?都拿过来吧!”方源朝着房间内走过去。

    “那边有佛像,象牙板笏,还有一块砚台,不过品相不行。”贾怀仁朝着屋内大声说着,一边叮嘱道:“待会儿价钱不要这么高,但也不能低了,三万到五万的价钱,他应该是能够拿出来的!”

    “好,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