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9章 震惊
    “蛮好的?”郭扒皮愣了起来,大家都知道鬼市的物件是卖不上价钱的,即便是在鬼市外围,也多半没法卖出高价去,哪里能称得上“蛮好”两个字?

    贾怀仁笑了起来,“郭老板,你太较真了,他说在外围卖出去,就当真是在鬼市卖了?你想一想,咱们这些店铺这些年靠什么吃饭?这周边的古玩店还不都是靠着一个古玩市场吃饭吗?咱们不也算是外围?”

    郭扒皮勉强一笑,终究是感觉面子上过不去,对于杨波捡漏的事情,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贾怀仁转头朝着杨波道:“自从捡漏以后,你小子也不去我们店里找李陵了,他这几天一直念叨着呢!”

    杨波皱着面容假笑,他心里明白这都是客套话,但仍旧有几分不耐,“这段时间家里有些事情,一直没有时间过去。”

    “哦?你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有事尽管说,我们这些人没有太多能耐,但还是可以帮扶一把的!”贾怀仁嘘寒问暖的面上功夫做到了极致。

    杨波忍不住腹诽,若是自己当真是借钱,对方能掏钱借给他吗?真的借了,是三百五百,还是六七百,终究不会太多!

    “杨波,原来你在啊!”几人正在说话时,走进来一位络腮胡中年男子,他惊喜地走了进来!

    不等众人开口,来人接着笑道:“你小子可是好些天没去我那边了,有了好东西,可不要私藏啊!”

    郭扒皮有些愣住了,他站了起来,“刘老板这是被哪阵大风给吹来了?”

    来人正是集雅堂的刘老板,刘老板乐呵呵地样子,“我来找杨波!”

    郭扒皮惊疑不定,刚才杨波已经是让他惊讶,没成想竟是招来了刘老板,要知道这同样是古玩店老板,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像是他与贾怀仁这种,基本上属于混口饭吃,饿不死,时常搞一些小手段还能捞点外快钱,但这些都是偏门!

    刘老板就不一样了,刘老板家学渊源,文物鉴定功夫精深,依靠眼力就能赚得钵满盆满,而且,这些年还有不少的事迹被行内人流传,这等级层次显然要比他们高得多!

    不过,刘老板来到古德斋指名道姓要找杨波,无视他这个老板,让郭扒皮有些受伤。

    “哦,找杨波啊,今个儿真是不知道吹了什么风,都要来找杨波啊!”郭扒皮酸溜溜地说着,又是朝着贾怀仁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早就察觉到贾怀仁今天到来的目的也是为了杨波!

    杨波朝着刘老板微微点头,也没有起身,“刘老板有事吗?”

    刘老板指着杨波道:“没事难道就不能来看你了?之前听说你家里出了点事情,又是听曹元德说了你的身份,我就好奇过来看一看,真是没想到啊!”

    这句话让贾怀仁一下子就来了兴致,“刘老板,按照你话里的意思,难道杨波他之前经常去你的店里?”

    刘老板微笑着点头,络腮胡下巴又是翘了起来,“去了几回!”

    “难道那件雍正仿钧釉鱼篓尊是到了你手里?”贾怀仁立刻追问道。

    “是啊,怎么了?”刘老板道。

    郭扒皮接着道:“那件鱼篓尊成交价是多少?”

    “成交价?”刘老板本来是有问必答的,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便是顿了下来,面上似笑非笑,“这个问题不该问我吧!”

    说罢,刘老板转头看向杨波,这里面坐着的基本上都要比他和杨波熟,就是这样,郭贾两人都是不知道鱼篓尊的成交价,显然是杨波不愿意开口,这个事情,当然不能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杨波面色平和,“五万!”

    “五万?”郭扒皮惊讶地站起身来,见到开口的竟是杨波,就更加惊讶了。

    杨波说了这句,也没有隐瞒的想法了,因为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辞职,今后与这两位再无瓜葛,他也就不在乎自报家门!而且,他也的确是需要有人宣扬这些捡漏的事情,行内人的鉴定,业内名气对于鉴定的权威性是有加成的!

    前段时间京城有人自制了一套金缕玉衣,正是依靠业内权威专家的鉴定证书从银行借贷十个亿!杨波以后要想在行里混得更舒服一些,显然缺不了名气!

    “这没什么,后来,我又卖给了刘老板一幅画。”杨波开口又是道。

    “什么画?”贾怀仁急忙问道,他坐在椅子上,脖子伸得老长。

    杨波端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气定神闲,竟是不再说话。

    郭扒皮也是着急得很,恨不得上前一脚把杨波踹倒在地,但这时候他突然就是意识到,杨波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杨波,他还能像以前那样使唤吗?

    刘老板见到杨波看向自己,就是明白过来,这种事情从杨波嘴里说出来没有任何说服力,只有他来讲最为恰当,心中骂了句小狐狸,他还是开了口,“那是清四僧之一的髡残所画的《雨洗山根图》!”

    “髡残!”贾怀仁震惊之下,竟是跳了起来,“石道人髡残!清四僧髡残!”

    郭扒皮面上本来是没有多少反应的,因为他压根不清楚髡残到底是哪位,也不清楚这幅画的价值,但是见到贾怀仁的惊讶表情,他只得故作一副惊讶的表情出来,这种时候,无论如何,不能丢人!

    “刘老板,莫不是集雅堂前两天专门邀请了画院的专家共同鉴定的那幅画?”贾怀仁想起传闻,便是问了起来。

    刘老板摸清了杨波的态度,在这种问题上也不再藏着掖着,呵呵一笑,“是啊,就是那幅画!”

    贾怀仁震惊地有些说不出话来,半响方才试探着问道:“清四僧画作价值不菲,这两年又是一直在升值,不知道当时交易金额是?”

    “三十五万!”杨波开口道。

    贾怀仁忍着内心的激荡,讪讪笑道:“差不多,这个价钱差不多。”

    郭扒皮“噌”地站起身来,“三十五万!你先卖了五万块,又卖了三十五万!”

    贾怀仁不得不拉了郭扒皮一把,“老郭,坐下说,不要激动嘛!”

    郭扒皮掩饰不住的震惊,“这可是三十五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