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42章 出事
    杨母盯着杨波,“杨波,咱们可不要做违法的事情啊!”

    杨父也是紧张地盯着杨波,尽管之前杨波已经是拿出了数十万,给了他们太多的惊讶,但这次可是一百万,他一辈子都没有能够赚到这么多的钱!

    杨波摇头笑道:“妈,你就放心好了,我怎么会做违法的事情呢?前两天我买了一块砚台,卖了一百多万!”

    说着,杨波又是拿出了一张卡,“那张卡您留着专门付医药费,这张用来作为这段时间的生活费,多买些补品。  ”

    杨父推拒道:“这张卡我不能要,你赚的钱就留给你自己花,我和你爸都老了,以前没有给你赚到多少家业,以后也只能靠你自己了!”

    杨波还是递给了杨母,笑道:“我既然现在能赚钱,那么以后肯定也能赚钱,您就放心好了!”

    杨母掂了掂手中的银行卡,似乎是想要掂量卡里的余额,“这张卡里有多少?”

    “十万。”杨波道。

    杨母捏着卡,有些愣神,好久方才是开口道:“小波,你能赚钱,比你哥能赚钱,你哥今年已经二十六了,就要……”

    “不要再提他!”杨父斥道,打断了杨母的话。

    杨波有些沉默,他当然是明白母亲的意思,母亲想要给杨朗钱,对于杨波来讲,他对杨朗也没有恨意,之前没有钱给杨朗,他就想要把杨朗带到市区照顾父母,只是杨朗最终毅然离开,让他感到很无奈,同时也绝了他直接给钱的心思,一个人若是不孝,那么他也不会有太多的感情,就算是给钱,怕也做不出什么好事情来!

    “妈,我知道你的意思,也不是说不管他,只是他现在的状态,就算是把这一百万都给了他,难道就能让他乖乖娶妻生子了?”杨波开口道。

    杨母有些沉默,半响方才是道:“这样的话,总该会有希望吧!”

    杨波没有多说什么,但意思已经表达了出来。

    杨母面上有些不好看,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大儿子从小一直调皮捣蛋,难免关注得更多一些。

    病房内有些沉闷,电视里正在播放着金陵新闻。

    “今日凌晨,金陵警方依据情报线索搜查一所民宅,在民宅中现一处地下文物拍卖场,当场抓获三十多名犯罪嫌疑人,警方请文物鉴定专家当场鉴定,共查获二级文物五件,三级文物一百三十三件,普通文物数十件!据悉,这是金陵查获的最大一起……”

    镜头转换间,场景内出现了杨波正在鉴定文物的镜头,杨母本来只是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见到这个镜头,顿时就是惊声道:“老头子,你快看,那是小波,他上电视了!”

    杨父抬头,正巧见到电视上出现的一行身份介绍的文字,他眼睛昏花,看不清楚,只好问道:“那行字是什么意思?”

    “那行字是‘金陵文物鉴定专家’几个字。”一人回应了杨父的话。

    杨波转过头去,见到走进来的是位样貌漂亮的女护士,但却并不是这间病房的护士,忍不住有些好奇地看向父母。

    杨母笑道:“小萱,是来找小瑜的吗?她现在不在这里。”

    小萱看起来不过十**岁,笑起来很有些甜美,“阿姨,刚才听说叔叔进了急救室,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这边需不需要帮忙!”

    杨母似乎是很喜欢对方,走过去拉住了小姑娘的手,“小萱真是个好孩子,只是跟我们家小波差不多的年纪,就已经这么懂事乖巧,以后谁家要是娶了这样的儿媳妇,那该是多好啊!”

    小萱闻言面上羞红,“阿姨,早着呢!”

    杨波闻言转头看了一眼,没有多说,心下却是想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从罗耀华手中拿到三百五十万巨额转账,而他只是交给了母亲一百一十万,手头剩下的钱足足有两百六十万之多,筹措到足够的医药费让杨波陡然放松了下来。

    积压了很久的石头一旦放下,让杨波开始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二百多万能买到一套不错的房产,但是买房之后呢?娶妻生子?

    杨波茫然起来。

    手机铃声响起,杨波拿起手机,注意到护士已经离开了。

    “杨波,你以前曾经参加过拍卖?”梁队长急切问道。

    杨波一愣,也没有隐瞒,“是有一次。”

    “曲副馆长在审讯中已经把你供出来了,这事有点麻烦,他是不嫌事情闹大,胡乱攀咬!”梁队长气愤道。

    杨波大为惊讶,因为他很清楚,参与地下文物交易罪名并不是很严重,能够参与进去的,也大多是有背景的,这种时候最好是能够闭嘴不言,后面多活动一番,总是能出来的,曲副馆长这样做,显然是怕事情闹不大啊!

    “他这是想要做什么?难道是不想活了?”杨波问道。

    “他屁股底下不干净,这次进来,连带着把他在博物馆干的事情曝光了,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用做假的物件把博物馆里的文物替换出来,然后拿到梅老三那里去拍卖!”梁队长解释道。

    杨波大吃一惊,他走出病房,在走廊里来回踱步,这样的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撼人心,他与曲副馆长接触了几次,每次都感觉那人心眼气量小,哪里想到对方竟然丧心病狂做出这种事情!

    “他交代你曾经在地下拍卖场买下一件汉代玉舞人,实际上就是他从博物馆里盗出来的!”

    梁队长接下来的这句话让杨波愣在走廊,顿住了脚步,脑海里不断闪现之前各种片段,夜市里的捡漏或许是巧合,博古堂合伙坑他应该是那两人本性所致,地下拍卖场竞价,那就是曲副馆长为了抬价有意为之了!

    要不然一位副馆长怎么会和他一个小伙子有意作对!

    一切都解释清楚,杨波浑身冷汗直流,“梁队长,这事怎么解决?”

    “博物馆里的那些物件是一定会追究的,但有些事情,总能解释清楚,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情,你是我的线人,之所以参与拍卖,是为了搜集线索!”梁队长郑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