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49章 邀约
    罗耀华郁闷不已,因为他本就是应下杨波这件事情,要帮着找到好医生,哪里想到叶韦林这会儿来充好人?

    罗局长却是微微一笑,问叶韦林道:“你父亲最近还好吧?”

    叶韦林点头,“老爷子好得很,能吃能睡,工作起来干劲十足,也不知道他五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有干劲?”

    罗局长讪讪一笑,说起来他也是和叶韦林父亲差不多的年纪,但是级别还差了两级,被叶韦林这样讲,难免感到尴尬。??

    叶韦林似乎是没有注意到,接着伸出胳膊,露出手腕上沉香手串道:“老爷子最近兴致不错,迷上了手串,喏,我手上这一串,还是从他房间偷来的!”

    罗局笑道:“玩手串?沉香木啊?”

    “是啊,是啊!”叶韦林点头,又是看向曹元德,“曹教授,你看我这手串如何?”

    曹元德并没有接过沉香手串,而是任由叶韦林拿着,他细细看了看,又是嗅了嗅,这才是点头,“味道醇厚,色泽晕暗,很不错!”

    叶韦林笑了起来,“还是曹教授懂得多,我这手串的确是请大师开过光的。”

    杨波坐在一旁,这才是醒悟过来,也难怪曹元德会没有触碰,因为开光之后,是不让主人之外的人触碰的。

    “曹教授很厉害!”

    “曹教授水平真高!”

    大家都是跟着捧了两句没有营养的话,接着,杨波就是看到罗局长从脖子里掏出了白玉观音坐像给曹教授看。

    罗耀华则是亮出手腕上的小叶紫檀手串,一边笑道:“每次和曹教授吃饭,我都会高兴半天,因为心里晓得曹教授总是能帮着鉴定手头的小物件,我可是精心准备了很久!”

    杨波见到身侧的元叶紫也是伸出手腕,露出翡翠镯子来,一截皓腕凝霜雪,侧身绕过杨波身旁,一股微微的香气袭来。

    杨波微微熏醉,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和曹元德吃饭,竟是有这样的福利啊!

    待得众人一一鉴定完毕,元叶紫瞧着杨波不爽利,突然就开口问道:“小杨怎么没带物件过来?难道是不知道曹教授会在饭桌上帮着鉴定?”

    场内突然尴尬起来,罗耀华最先反应过来,他哈哈一笑,“杨波他自己就是大半个鉴定专家,能够自己鉴定的,怎么还好麻烦曹教授?”

    曹元德也是开口,“不应该是大半个,我倒是觉得杨波的水准已经过了不少鉴定专家!”

    杨波转头看了元叶紫一眼,见到她面上微红,有些尴尬,又是有些后悔,不禁笑了笑,心道:“女孩子真是小气!”

    “曹教授过奖了,我今天也是带物件了的,只不过见到大家都是挂在脖子上,戴在手上,不着痕迹,而我带的物件就显得有些刻意,所以一直在犹豫!”

    “那还犹豫什么?拿出来吧!”罗耀华连忙道。

    大家都是好奇杨波会拿出什么物件来,伸着头看过去。

    杨波从兜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了铲形布币来,不过,他倒是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而是径直递给了曹元德。

    曹元德一手接过去,嘴上调侃道:“你这也是不着痕迹啊,用了钱包带来,真是别出心裁啊!”

    大家都是哈哈笑了起来,冲淡不少尴尬。

    “这古币看着形状,肯定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了,以前我一直以为古币年代越久远,就越值钱,所以收集了不少刀币、布币,哪知道一百块一枚买回来,后来只卖了七十块一枚。”

    叶韦林见到布币,情不自禁把自己的糗事讲了出来。

    不过这时候说出这话,显然也是暗指杨波这布币上不得台面。

    元叶紫自己想着让杨波下不来台,见到叶韦林这样说,心里却是不爽,接话道:“我虽然不懂,但也清楚,有些钱币值钱,有些不值钱,也许杨波这古币就是稀罕物也说不准!”

    说罢,元叶紫又是看向杨波,见到他仍旧是吃吃喝喝不在意,不禁有些气恼,她是今年刚毕业入了警局队伍里,因为上学早,所以年龄也就只比杨波大两岁。

    自从进了队伍之后,元叶紫一直被大家当做小公主呵护,但她是要强的性子,遇事总想冲在前头,好不容易见到杨波这样小两岁的,忍不住想要保护,但杨波偏偏不理她,让她着恼。

    叶韦林被噎住了,但他很早就认识元叶紫,这时候也不敢说重话。

    曹元德终于是开了口,“这枚布币来历不浅,是战国时期赵国所铸造的武阳一两布币!”

    “古钱五十珍!”罗耀华惊声道。

    即便是不懂古币的人,也都知道古钱五十珍,是泉界收藏者倍受推崇的至上珍品!

    众人都是露出惊容,叶韦林更是站起身来,满面惊讶道:“不是吧,杨兄弟,你这是要打我的脸啊!”

    见到杨波摆手想要解释,叶韦林压了压手,“开个玩笑,不过,你还真是厉害!”

    曹元德笑眯眯地看向杨波,“的确是很厉害,国内三孔布币一共就只有几十枚,这枚古币前段时间拍卖,拍了三百五十多万的天价,杨波这是藏拙啊!”

    杨波连忙道:“曹教授,我也是新入手没两天的,还没来得及细看!”

    一直没有说话,没有存在感的梁队长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又是看了看古币,想到查获地下拍卖场所时,的确是有一袋古币,这枚古币会不会就是从袋子里的?毕竟他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古币都滚落了!

    这样一想,梁队长就再也控制不住,杨波既然以前能够入场拍卖,那也不算是道德君子,如果真是偷偷拿了一枚,谁也没有办法察觉!

    曹元德把古币给大家传阅,转头看向杨波,“过段时间,京城有一场收藏交流会,你手握五十珍古币,也算是有资格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过去?”

    杨波心中一动,业内交流会能够增长不少见闻,他当然愿意过去刷脸,只是转念想到父亲手术准备在即,只好问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父亲很快就要手术了。”

    “不急,不急,这事还有一个月吧!”曹元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