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51章 前往广陵
    杨波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的店需要一个招牌。 ”

    “找人写招牌是吧?”刘良玉问道。

    杨波点头,“对啊。”

    刘良玉面上露出轻松的笑容来,“你早说啊,吓了我一跳,”

    说罢,他呵呵一笑,“你难道就不知道曹元德的书法非常不错?”

    杨波有些惊讶,“什么水平?”

    “国家书法家协会理事。”

    “亏大了!”杨波有些懊恼起来,“我自己跑过去找他,不也一样的效果!”

    刘良玉哈哈笑了起来,“快把三孔布币交给我吧,我带你去过户!”

    “没带,下午再给你。”杨波无奈道。

    刘良玉也不提,笑道:“走,我开车帮你把古玩送过去,放心好了,我的人品你难道还不相信吗?”

    找了搬家公司,把店内物件打包整理,尤其是每一件瓷器都厚厚地包裹了起来,搬到车上,杨波与刘良玉两人全程监督,押送到小区。

    进了房间,杨波才知道刘良玉是个厚道人,因为室内装修一新,家具被罩了起来,能够看出里面并没有生活的痕迹。

    “房子加车位是价值两百八十万,但我装修也花了四十多万,怎么样,不后悔了吧?”刘良玉笑道。

    杨波点头笑道:“非常不错。”

    刘良玉哈哈笑了起来,实在是有些得意,因为他之前已经从杨波手里把三孔布币拿到了手中!

    两人把客厅的地毯翻到一旁,叠成两层,这才是让工人们把物件送进来,这时候客厅的地毯就成为了很好的防护。

    一直到下午,所有物件方才是搬运完毕,至于店里本来的家具,都是被杨波卖掉了。

    去了办了过户手续,两人方才是找了餐厅坐下来。

    杨波累得瘫坐在沙上,刘良玉是坐在那里,只顾着喝茶,菜上来了,也不愿下箸。

    杨波突然开口问道:“刘哥,我的店铺如果开张了,岂不是影响了你的生意?你这么帮助我,当真是好吗?”

    刘良玉放下杯子,笑了起来,“你觉得古玩店的生意很赚钱吗?”

    “难道不赚钱吗?”杨波想到之前在郭扒皮的店里,那时候,郭扒皮一年也能赚几十万。

    “你只看到店里,没有看到店外!”刘良玉道。

    杨波不解,刘良玉只好解释道:“看起来大家都是在经营古玩店,但真正赚了多少钱,外人根本不清楚,古玩店并不靠人流量来判断生意好坏。”

    “有很多店主依靠进店的客人做买卖,这样也能赚钱,但基本上不会有太多收入,难道你能指望别人都带着真迹来古玩店?要知道现在很多人更愿意去拍卖行,那里会把价钱给得更高!”

    “我的经验就是要走出去,广交友,通过与藏友的交流,通过不断地交换和交易,才能见识得更多,也能够在这样的过程中找到更多的机会!”

    杨波微微点头,他还真是不清楚这些情况,以前见到郭扒皮经常和一些藏友在店里品茗聊天,他还觉得郭扒皮是不务正业,现在想来,或许正是一次次地品茗聊天,创造了机会!

    “对了,你这段时间没有多少事情吧?”刘良玉问道。

    杨波抬头,“我要监督现场装修施工。”

    “那都是小事,现在已经有专门的监理公司,你掏钱请来就是了。”刘良玉说道,“你就不要忙这些了,我后天要去广陵一趟,你和我一起去,我带你走一趟。”

    杨波稍稍一愣,“去广陵?”

    “对,那边有朋友联系我,要我去帮忙看看物件,这些肯定都不是白去的,有钱拿的。”刘良玉道。

    杨波想了想,点头道:“那好,我跟你过去。”

    ……

    杨波终于是抽出了一整天待在医院里陪着父母,他并没有急着把换到房子的事情告诉父母,他想着要在父亲病愈出院后,给他们一个惊喜。

    杨波一直劝说母亲回去住,但母亲不愿,他纠缠不过,只好任由母亲住在病房,好在高干房设施不错,再加上杨波因为有了余钱,添置了一些电器,就更加舒适了。

    杨母空闲下来,会去菜市场买菜,就在楼下的厨房烧汤煮饭,虽说做得简单,但毕竟更加干净卫生。

    杨波被母亲遣过去给小萱护士送汤,又是被取笑了一番。

    ……

    广陵是历史文化名城,在历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在唐朝时,更有扬一益二之说,广陵大镇,富甲天下。

    从金陵驱车两个多小时,就是到了广陵市区,刘良玉轻车熟路,很快就是拐进了一条青砖弄巷。

    车子停在一个青砖院落外,刘良玉朝着巷子指了指,“走到那边就是朱自清故居,不过,咱们要先做正事。”

    说着,刘良玉拨通了一个电话。

    很快,黑色木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见到刘良玉便是笑道:“刘老板,终于等到你了!”

    刘良玉走过去,与对方握手,笑道:“老汪,好久不见呐,最近年轻了呀!”

    汪庆民摇头,“你这双眼睛比不上你的一张嘴啊!”

    刘良玉指着杨波,介绍道:“杨波,不要看他年纪轻,他可是厉害得很呐!”

    汪庆民与杨波握手,口称:“幸会!幸会!”

    转身又是同刘良玉道:“咱们进去喝茶!”

    杨波跟着两人走进去,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轻视而不满,毕竟年纪放在这里,不相信也是正常。

    院落没有想象中的大,地上铺设了地砖,由于年代久远,已经被磨得光滑,院落里有一株石榴树,挂满了红彤彤的果实。院内干净整洁,让人感受到的是岁月流逝,而不是老旧陈腐。

    进入客厅,里面已经坐了一人,高高的方桌上放了一幅画,那人正在俯身看着画作,几人进来的动静都没能让那人抬头。

    刘良玉指了指方桌,示意了一下。

    汪庆民连忙点头,示意正是那幅画。

    杨波笑了笑,他对于画作鉴定是有些薄弱的,毕竟花费的时间太少,他反倒是对于室内深红色的实木家具很感兴趣。

    房子到手以后,杨波一直在考虑书房的书桌摆设,也许古色古香的家具会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