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52章 失误的笔画
    杨波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打量室内布置,那人已经站直了,转身朝着几人看过来,便是眉头一皱,“老汪,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汪面上有几分尴尬之色,“老郁,这位是金陵来的刘良玉刘先生。??  ”

    行内有不成文的规定,邀了一位鉴定师鉴定,多半不会再去找其他人,以免双方意见不一,生冲突,汪庆民本来是分别邀请的,郁达也本来应该是前几天过来的,但他前几天没空,好巧不巧地撞见了。

    刘良玉到来后,倒是没有多少表情变化,似乎是习以为常。

    郁达可能也是听说过刘良玉的名头,面色稍霁,朝着刘良玉点头,“你好!”

    刘良玉笑了笑,“老郁,要不,你先看一会儿,我们回避一下?”

    郁达心里想着这样更好,不过,他也清楚,如果真是应下了,以后他在圈子里就难混了,毕竟避让算是他信心不足,水平不够不敢竞争,那么以后谁还会找他鉴定?

    “刘先生,一起吧!”郁达不在意似的,邀请道。

    “好。”刘良玉应下,一边走了过去。

    杨波并没有上前,找了椅子坐下,见到汪庆民面上带笑,便是明白过来,无论是什么样的巧合,这其中也应该是有汪庆民的推波助澜,毕竟大家来之前,都要给他打电话,汪庆民拦了一方就可以了。

    不过,毕竟和杨波关联不大,他坐着等到郁刘两人都是坐回来喝茶沉思,方才走上前去,细细看了起来。

    画作右下角题款“月华图画寄墅桐先生清赏”、“七十五叟金农”。钤印则是“金吉金印”。

    杨波看着这幅画眼熟,突然就是想了起来,这幅名为《月华图》的作品不就是金陵博物院的那幅吗?

    杨波定眼看过去,见到全画中只有一轮满月,里面是凹凸起伏的阴影,外缘放射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组成的光芒,一般的作品中,月亮多半是作为补景出现,这幅画月亮却是作为唯一的主角,这在书画中是难得一见的。

    既然金陵博物院已经有了真迹,按照常识,这幅画基本上可以鉴定为仿品,还有鉴定的必要吗?

    杨波朝着郁、刘二人看过去,见到他们各自淡定坐在椅子上,他便是轻轻一笑,养气也是一门学问啊!

    眼前月华图逐渐涌现出丝丝缕缕的光华来,光华汇聚于画作上方,光圈形成,杨波便是眉头一皱,他本来设想光圈应该很薄,没想到光圈厚度显示画作差不多竟是在乾隆年间!

    杨波惊讶起来,再看向题款,心中不免疑惑起来。

    “郁先生觉得这幅画如何?”刘良玉开口问道。

    郁达略微沉吟,“金陵博物院是有《月华图》的,这幅画看起来与那幅画并没有差别,应该是临摹之作。”

    郁达说了一句,就不愿多说了,因为画家多半不会画完全相同的画作,除非是临摹。

    汪庆民面上有些不好看,“难道就没有可能画两幅一样的吗?这幅画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已经很多年了。”

    “《月华图》也算是金农的代表作了,金农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字体,他独创了楷体与隶体字相结合的书法,被称作‘漆书’。这幅画上也有题款,题款上的字体软绵无力,似是临摹而成。”刘良玉解释了一句。

    汪庆民盯着画作,仍旧是解释道:“这幅画在我家已经流传了两三百年了,金陵博物院那幅我也看过,的确是很像,但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有没有可能是金农先生画了两幅完全一样的画?”

    郁达看了眼汪庆民,“哪里还有其他的可能?你要知道,古代画家和现代是完全不同的,他们不会为了赚钱,画好几幅拿去卖钱!现代一些画家,如果是有哪幅画获了奖,他们画出同样的好几幅拿去卖钱,但是古人可从来不会这样做的!”

    “你这幅画只有可能是临摹的,没有其他的可能,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看着纸张黄,这幅画倒是有可能是清朝的临摹品,还能卖几个钱!”

    郁达说话极为直接,不留情面,王庆民越失望了。

    他只好转头看向刘良玉,“刘先生,您觉得会不会有特殊情况?”

    刘良玉略微顿了顿,“郁先生有其他想法?”

    “郁先生祖上是做什么的?”杨波一直都是没有开口,这会儿,大家好像是忘了他。

    “这幅画能够保存下来,汪先生家里应该是地主吧!”郁达接话道。

    杨波没有搭理对方,又是问道:“汪先生,我问你的事情,你清不清楚?”

    汪庆民摇头,“这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家里又没有修族谱,查不到了。而且,祖上家是在我祖父在世时,那时候已经清末了。”

    “汪先生,你家祖上,会不会是金农好友,或者是他家下人?”杨波问道。

    汪庆民一下子就是,愣住了,“小兄弟,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这幅画可以说是真的!”说着,杨波指着画作,“当然,也可以说不是真的。”

    杨波所说让三人都是一愣,实在是搞不明白他话里为何要出现这样的矛盾?

    “小兄弟,你不懂可不要乱讲!怎么可能既是真的又是假的?”郁达看向杨波。

    汪庆民压根没有注意杨波的姓名,所以这会儿已经忘记了,“是啊,怎么可能既真又假?”

    刘良玉看向杨波,却是没有开口,他很是好奇起来,不知道杨波到底是现了什么。

    杨波笑了笑,指着《月华图》,“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细看,这幅画上方有涂改的痕迹。”

    “涂改的痕迹?”杨波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好奇。

    刘良玉朝着杨波所指的地方看过去,果然是见到了由几笔看起来草草而成,似乎是在掩盖用笔失误。

    汪庆民盯着看了几眼,“似乎是有的。”

    “但是这能说明什么?”郁达皱眉问道。

    “金农是扬州八怪之一,在生前就已经有了很大的名气,这样的大画家,如果在晚年画出这样一幅出现瑕疵的画,大家觉得他会怎么做?”

    杨波指着画上涂痕,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