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59章 杨朗出现
    杨波坐在手术室外,低声安慰着母亲。() | (八)

    手术室的灯一直在亮着,手术也一直在进行中。

    三舅站在一旁,看着杨母低声哭泣,也是忍不住劝道:“二姐,我也找人打听过了,动手术的大夫是医院里最好的,以前已经做了很多次这种手术,姐夫一定会好的!”

    杨母微微点了点头,面上担忧之色却是一丝未减。

    杨波说道:“妈,放心好了,这个手术难度不高,做了切除手术就好了!以后你们就等着享福吧!”

    杨母点了点头,焦急地看向手术室。

    杨波看了看表,心里却是着急起来,进手术室之前,他特意问了医生,医生告诉他这场手术如果顺利的话,只需要三个小时就足够了,但是现在已经三个半小时,手术仍旧没有结束!

    杨波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母亲,内心急切,他也不好表现出来,只能稍微走远一些,在走廊来回走动。

    “咔!”地一声,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杨波连忙跑了过来,见到手术室里走出的是叶小萱,他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手术怎么样?”

    叶小萱带着口罩,“手术进展还算顺利,我怕你们着急,出来给你们说一声!”

    杨母听罢舒了一口气,杨波却是看到叶小萱眼角眨动,连忙拉了她走到一旁。

    因为杨母经常炫耀的关系,大家只觉得他们两个应该在恋爱,所以没有太过在意。

    “到底怎么回事?”杨波面上一肃,问道。

    “癌细胞扩散了!”

    杨波心里咯噔一下,双手紧紧抓住小萱的胳膊,“三天前检查的时候,不是说癌细胞没有扩散吗?这是怎么回事!”

    叶小萱皱了皱眉,倒抽了一口气,杨波这才是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太过粗鲁了些,“怎么会扩散?”

    叶小萱摇头,“医生也不是很清楚,他让我出来给你们说一声,让你们有心理准备!”

    杨波略微思忖,也明白叶小萱的没有告诉母亲的原因,杨母恐怕一时间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谢谢你了!”

    叶小萱摇头,“不要客气,那我先进手术室了!”

    看着叶小萱离开,杨波却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肝癌切除手术后,还需要后续的治疗,才能防止复,这也是需要准备这么多手术费用的原因所在,但即便是这样,术后五年存活率仍是只有六成!

    按照杨父的状态,本来有六成机会能够活五年以上,但是一个扩散,就是把这个概率大大降低了!

    杨波坐了回去,杨母低声问道:“小姑娘说了什么?”

    “没事,没什么的。”杨波摇了摇头。

    杨母轻轻一笑,“等你爸手术做完以后,住在医院的时间就不多了,你以后就没有那么多机会过来了,我看小姑娘蛮不错的,关键是人家对你也上心,这么好的姑娘哪里去找?”

    杨波无奈,“妈,这事你就不要管了!”

    杨母笑了笑,“抓住机会呀!”

    手术时间过去五个小时,杨母终于是察觉到不对,“小波,之前我不是让你问了医生吗?手术应该是多长时间?”

    杨波心里绷紧,嘴上却是道:“妈,手术时间是不固定的,根据每个人的身体构造,手术难度不同,手术时间肯定是有差异的,您就放心好了。”

    “按照你这种说法,人和人还有不一样的肝脏了?”杨母抓住了杨波话里的漏洞。

    杨波稍稍一愣,“没事的,你就放心好了。”

    杨母面上一变,“小波,你以前可不会撒谎的,每次撒谎的时候,你都会低头,老实交代,小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众人的视线都是被吸引了过来,杨波张了张嘴,许久都张不了嘴!

    “杨朗!”就听到舅妈一声惊呼。

    众人转过头去,便是见到杨朗一只胳膊绑了白色纱布吊在脖子上,头油光光的,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杨朗被众人注视,也是有些紧张,“那个,妈,我来看看爸的手术怎么样了!”

    杨母瞪眼盯着杨朗,看着他落魄的样子,心疼的要命,眼圈不由红了起来,心软的话到了嘴边却是突然硬了起来,“你还敢回来!你爸就是死了也不要你问!”

    杨朗呆愣愣地站在走廊上,听到母亲的呵斥声,耳畔不断回荡着,“你爸就是死了也不要你问!就是死了也不要你问!不要你问……”

    杨朗朝着这边看过来,抽了抽鼻子,“小二,照顾好爸妈!”

    说罢,竟是转身而去!

    杨母大急,浑身抖,哪里想到平日里脸皮厚如城墙的杨朗,竟是因为一句话被她气走,“杨朗,你给我回来!”

    杨朗似乎是没有听到呼唤,坚定不移地朝外走过去!

    “舅舅,你去帮忙追一下!”杨波眼见着母亲身子一软要倒下,他连忙抱住了母亲,又是朝着舅舅道。

    眼见到舅舅跑去追杨朗,在亲戚们的帮忙下,杨波这才是把母亲扶着坐好!

    杨母呆呆地望着杨朗离开的方向,泪水如断线珠子滚落。

    “啪”地一声,手术室的灯灭了,众人连忙看了过去,杨母一把抹去眼上泪水,由杨波扶着站起身来。

    医生走了出来,杨母围了上去,“医生,手术怎么样了?”

    医生已经鬓斑白,他满脸疲惫之色,声音有些低沉,“手术进展很顺利,但是。”

    杨母本是心下一松,听到但是二字,心底咯噔一声,“医生,出问题了吗?”

    “癌细胞扩散了,这些扩散的癌细胞太过隐蔽,所以前期没有能够检查出来,尽管我已经把那部分也做了切除手术,但术后的恢复可能不会像预期那样顺利!”

    医生轻叹一声,解释道。

    “术后恢复?”杨波问道,“医生,您的意思是复的可能性大吗?”

    “术后一般都是通过中西结合的方法进行防止,但扩散之后,我就没有办法再去重新检查癌细胞扩散了多少,有没有根除!有些事情,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当然,也许朝好的方向展也说不定!”

    解释了两句,医生转身离开。

    众人却是一下子愣住了,杨母回头问杨波,“他是什么意思?”

    “有点悲观。”杨波道。

    场内一下子静了下来,这一年来,杨波多方筹措,终于是拿出了手术费,谁也没有想到,最终竟是生了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