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61章 景泰蓝
    一个白老者迎了出来,李二连忙跑过去,“岳老,幸不辱命啊!”

    岳姓老者转头看向鲁东兴,面上露出惊容,连忙笑道:“感谢感谢!没有想到鲁老板竟是能够大驾光临!”

    鲁东兴走上前来,“岳先生客气了!”

    引了一行人进了客厅,杨波注意到茶几上放着三只茶杯,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烟味道,就听鲁东兴扬声道:“吴妈,换茶!”

    听到“哎”地一声回应,岳珉这才转头看向众人,告罪道:“真是不好意思,这几天家里客人络绎不绝,尽管我也已经尽量让大家错开时间过来,但毕竟时间不全是由我来定,这会儿楼上收藏室还有几位客人,我只能先失陪了!”

    “鲁老板真是不好意思,曹教授不好意思!”岳珉歉意道。? ?

    鲁东兴这时候也没有多说,“岳先生尽管去忙,我们在客厅里坐一坐!”

    岳珉离开,杨波这才是稍稍放松了不少,他朝着李二问道:“这是私人收藏家?”

    “这岳先生,你大概不认识,他是省内的大藏家,手头物件很多,但和鲁先生不同的是,岳先生没有自己的产业,所以更多地是以藏养藏,这栋别墅也是在收藏中赚得的。”曹元德解释道。

    “岳老先生今年已经接近八十岁的高龄了,家里四个子女也没有继承他的事业的,再加上他的年纪大了,子孙渐渐不安分,家中藏品甚至被孙子拿出去卖掉,所以他也就死心了。”

    杨波听到这样的解释,惊讶不已,他没有想到以藏养藏也能做到这一步!

    似乎是明白杨波的想法,曹元德笑道:“你可别这样学,岳先生是因为在**十年代的环境下,捡漏容易,买到真品也容易,与现在完全不同,要我说,现在大多数想走以藏养藏的,都很难成功,还是老老实实经营一份自己的事业,有了基础,一切就都好办!”

    不多时,岳老先生带着一行两人下楼,送了他们离开,这才是走了过来,“让各位久等,真是抱歉了!”

    鲁东兴站起身来,摇头道:“岳先生客气了,您可一直都是我们在收藏上的榜样!看着您这么忙,您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咱们待会儿再上楼?”

    岳先生略微犹豫,还是摇头,“算了,咱们上去吧,今天还有不少人要过来。”

    一行人跟着岳老先生上了楼,爬楼梯时,岳老先生数度停顿下来休息,杨波实在是看不下去,劝道:“岳老,您直接安排一个儿孙在楼下接待,您待在收藏室就好了,这样爬楼的话,一天两天还好,时间太久的话,您怎么能吃得消?”

    岳老先生哀叹一声,“算了吧,算了吧!”

    声音中充满悲苦和无奈,杨波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没有多说,毕竟是家事,外人再怎么说,也比不得家人一句话,所谓智子疑邻正是这样。

    当见到满屋子的藏品时,杨波惊呆了,每一件都放在玻璃橱窗后,楼上的房间没有分隔,数间房打通,这里就像是小型的历史博物馆!

    杨波没有跟在鲁东兴身后,因为他猜测,按照鲁东兴的身家以及性格,很有可能所选择的物件都是豪华,而且他见到这么多藏品,难免见猎心喜,想着能够带几件回去!

    果不其然,还没等杨波走几步,鲁东兴就是道:“曹教授、杨兄弟,来帮我看看这件景泰蓝!”

    杨波与曹教授相继走过去,入眼所见,正是一件群仙祝寿葫芦瓶,景泰蓝又称铜胎掐丝珐琅,是在铜质的胎型上,用柔软的扁铜丝,掐成各种花纹焊上,然后把珐琅质的色釉填充在花纹内烧制而成。

    隔着玻璃罩,并不好鉴定,李二作为中间人也是明白,这种可能会得罪人的事情该由他来做,“岳老,您看,能不能把这罩子打开?”

    岳珉摇头,“倒不是不相信你们,这段时间来的人太多,大家如果都提出这样的要求,对里面的物件很有可能造成损坏,所以,你们确定下来要买的,才能打开罩子!”

    一切都不过是借口,但大家也都不好再多说。

    如同玻璃一般之感的蓝釉散着温和的光彩,曹元德绕着群仙祝寿葫芦瓶走了两圈,朝着鲁东兴点了点头。

    鲁东兴见到曹元德点头,甚至不问价钱,直接道:“这件景泰蓝现在就掀开吧!”

    杨波眼前光华流转,逐渐汇聚在葫芦瓶瓶颈,光圈厚实,断定年代应在雍正乾隆之间,杨波却陡然一惊,因为他注意到眼前的光圈与以往想必似乎是有些不同!

    零零碎碎!光圈竟然不是完整的一个整体,而是零碎拼凑而成!以往绝对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慢!”杨波喝道,阻止了鲁东兴接过钥匙要打开的行为。

    顾不上去注意鲁东兴等人的疑惑目光,杨波转头看向岳珉,“岳老,是不是说,一旦打开,这里面的物件,一定要买下来?”

    岳珉看向杨波,点了点头,“是这样!”

    杨波略微低头,又是问道:“像是玻璃罩里面的物件,是明码标价,还是可以谈?”

    “明码标价!”岳珉指了指玻璃罩下面小小的标签。

    杨波低头,看到下面的标签,上面显示的价钱是四百万!

    这样的标价是比市场价低了不少,他转头看向李二,“李哥,这些事情之前没有说明白吗?”

    “小杨,这些事情之前就已经告知了,只是那时候你没有在场,所以才会不知道。”曹元德开了口,又是问道:“你还有其他疑问吗?”

    杨波摇头,“只是感觉有些不太对。”

    “感觉不对?”曹元德也是愣了下,他对杨波的话还是很重视的,毕竟这段时间杨波已经展现了不错的实力,只是杨波这次的理由有点牵强了。

    “小伙子,你还年轻,应该也没有接触过太多的物件,这件景泰蓝是我二十年前花了三千块买回来的,那时候才八五年,你恐怕才刚出生吧!”岳珉乐呵呵地开口道。

    杨波皱了皱眉头,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年龄和资历说事,以年龄压人,实在是倚老卖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