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64章 幕府御制
    鲁东兴坐在副驾驶,忍不住朝后伸过头来,盯着杨波怀中木盒,“这木盒有什么奇怪的吗?”

    说罢,伸手接了过去。

    木盒一入手,就感觉到手上一沉,这让鲁东兴惊讶起来,他盯着木盒细细看了起来。

    方形木盒造型古朴自然,木盒表面涂了厚厚的漆,上面雕饰了一些人物纹饰,因为时间久远,这些纹饰被线条变得漆黑,整体被磨平,一时难以看出所绘制的内容。

    鲁东兴又是掂了掂,“这木盒哪里有什么?和一般的漆器差不多。”

    曹元德伸手接过去,“我来看看!”

    车子上了高,度逐渐快了起来,窗外树木倒移,后面跟着那辆保镖车似乎从不存在,但又时时刻刻跟在不远处。

    曹元德放下盒子,也是不解,“感觉绘制风格不像是中国的。”

    杨波又是把盒子抱了回来,“曹教授,你怎么看出我看中的是盒子,而不是玉佩?”

    “因为你对待两者的态度不同!”曹元德指了指杨波现在的姿势,笑了起来。

    杨波稍稍一愣,立刻反应了过来,他即便是把玉观音递给鲁东兴的时候,他也是把漆盒抱在怀里的,而玉观音现在一直挂在手上,显出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杨波微微一笑,把木盒拿了出来,“也幸亏大家都不认识,这只漆盒不是中国的,而是日本的!”

    “日本的?”鲁东兴大为诧异,转身伸手再次接了漆盒,这一回,他也小心了起来。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漆盒上面的纹饰,那个纹饰雕刻的怪物并不是中国的,而是日本的湿妇女!”

    杨波解释了起来,“这个纹饰画得也是湿妇女的故事,湿妇女是一种游动非常迅地两栖妖怪,头部是人类女性,身子则是一只巨大的蛇,传说在河岸边能够见到湿妇女在梳洗它长且柔顺的头。”

    “这幅画所绘制的故事,就是湿妇女带着一个小孩用来吸引人,当有好心人想要去帮助湿妇女抱住那个小孩时,小孩子就会把自己和那个人人连在一起,并且变得越来越重,使得那个人无法逃脱,而湿妇女则用它长而有力的舌头,吸干对方的血液!”

    杨波刚开始并不是被纹饰所吸引,而是因为这只盒子显现的光圈竟然是比玉观音还要厚实,细看过去,杨波这才是现了纹饰上的问题!

    曹元德自始至终,都是没有想到这只漆盒竟然会是日本所出,直到杨波解释完,这才明白了纹饰的出处。

    杨波指着漆盒上并不显眼的一处钤印,“这里也有钤印,就是不清楚到底是哪位?”

    曹元德笑道:“这个好办,我把这钤印拍下来,传给一个老朋友,总有人能够认得出来!”

    杨波把漆盒递了过来,曹元德用手机拍下来,他并没有急着传过去,而是打了电话,确认对方能够接收,这才是传了过去。

    等了好一会都没有反应,曹元德自己都是有点着急,嘴上却是劝杨波,“不要急,应该是手机像素太低,拍得不清楚,他要确认一下!”

    曹元德刚说了没有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

    “狩野正信?这是哪位?”

    曹元德听了对方的解释,有些诧异,他开了免提的模式,让车内能够听到对面的声音。

    “狩野正信是足利幕府时期的御用画家,狩野派的始祖,现存的狩野正信的书画极其罕见,你这枚钤印是从哪里搞到的?看着不像是书画啊!”

    对面之人也是诧异,毕竟能够拍到钤印,也就说明这边至少是有作品存在的!

    “这是一件漆盒上的。”

    “什么?漆盒?老曹,你现在拿出一枚硬币来,轻轻地刮漆盒上面的作画的线条!”

    “刮线条?”

    尽管有怀疑,但曹元德还是动手照做了,不过稍稍刮了两下,他就是愣住了,去了污迹,漆盒纹饰竟是闪着金银光泽!

    “怎么会闪光,这是怎么回事?”曹元德冲着道。

    “这是幕府时期的御用品!是幕府所用啊!”

    杨波也是惊呆了,他之前只是想到这是日本漆盒,可能要比里面的玉观音价值要高,但是现在看来,价值高出了不止一点!

    鲁东兴更是惊道:“看来这一趟收获最大的不是我,而是你啊!”

    这样说着,鲁东兴又觉得有些隐隐后悔起来,当时,杨波暂停推荐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但后来,他并没有太把这些事情放在眼里,没想到杨波竟是会有这样的眼力!

    曹元德放下电话,盯着杨波手中漆盒,也是感慨,“真是没有想到,这件漆盒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历!”

    “恭喜!恭喜!”

    车内氛围有些沉寂,鲁东兴倒也豪爽地道喜,以他的财力也不会眼红杨波的漆盒,只是觉得捡漏会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痛快事!

    “恭喜!”开车的李二也是笑道。

    ……

    临下车,鲁东兴突然开口问道:“杨兄弟,这件漆盒,不知道可不可以割爱转给我?我出五百万!”

    杨波没好意思急着拒绝,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店铺,“鲁老板,您看到没有,那家正在装修的店铺就是我新盘下的,前段时间基本上把手头的物件处理了,店铺马上要开业,缺一件镇店之宝。”

    鲁东兴立刻就明白了杨波的意思,“杨兄弟真是年少有为,这么早就盘下了店铺做老板,那就预祝兄弟生意兴隆了!”

    杨波与曹元德一起下了车子,待得车子走远,曹元德指着车子道:“我以后会尽量少接这样鉴定的活儿了,这次的事情的确是个教训,差点就打眼了。”

    杨波连忙道:“打眼都是正常的,这次只是意外!”

    曹元德摆了摆手,“你也不用多劝,其实也不止这一个原因,我的工作可能要生调动。”

    “调动?您不是教授吗?难道要去做其他工作?”杨波很诧异。

    “是去国家文物局。”曹元德解释道,“主要负责博物馆和社会文物司,是去主持工作,组织上已经谈过话了,应该不久之后就要上任!”

    杨波并不清楚到底是多大的职务,但是负责一个司的工作,多半是升官了,“恭喜!以后就不能称呼您曹教授,而应该是曹司长了!”

    曹元德摆手,“不要说出去,现在文件还没有下来。”

    “了解!了解!”杨波点头,他是真得为对方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