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71章 阿难石雕像
    郁明伟夫妻两人并没有待太久,带着红包离开了。

    回到车上,郁明伟有些无奈,扬了扬手中红包,“没有送掉。”

    叶小莉坐在副驾驶位上,轻叹一声,“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他这是不愿意跟咱们扯上关系!”

    郁明伟顿时毛道:“什么?他不愿意跟咱们扯上关系,他不过就是小县城出来的……”

    说到这里,郁明伟突然就是顿住了,若是说昨天的事情让他们看到杨波的水平,那么今天他们就算是见识到了杨波背后的势力,一个电话能够直通市局,这样的背景能小了吗?

    叶小莉转头看向郁明伟,“你最后欲言又止,是不是想要让人家帮你找关系?”

    郁明伟否认道:“我要他找什么关系?我的业务这么熟练,哪里还需要什么关系?”

    说罢,郁明伟又道:“对了,他不是和你妹妹在一起吗?以后还不是一家人?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收红包?”

    叶小莉摇了摇头,郁明伟身上总是充斥着知识分子的清高,总以为凭借能力就能被提拔,这两年逐渐醒悟过来,但却拉不下脸面去送礼,甚至刚才只是一句话的请求,他都没有说出口。

    “昨天你不也在吗?你觉得他们像是已经在一起了吗?”叶小莉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应该是在一起了吧,我昨天没有注意到。”郁明伟道。

    “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你知道吗?一直到现在,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过多少句话!而且一直都是我妹妹主动,那家伙甚至现在还没有同意在一起!”

    叶小莉说到这里也是有些不忿,自家妹妹样貌家世,哪个条件不比杨波要好,都已经倒追了,杨波还在推三阻四,实在是让人气愤不过!

    “啊?”郁明伟大吃一惊,“这样一来,他是不是就不帮咱们办事了?”

    叶小莉皱眉,没有想到他这会儿想到的不是小萱的事情,还在想他的房子!

    杨波送走两拨人,终于是清静了下来,拾遗堂开张至今,还没有成交任何一笔交易,但他并没有着急,这是常态。

    给刘老板打了个电话,把佛龛佛像的事情说了,刘良玉表示有实力吃下这两件。

    中午去了医院,他与母亲扶着杨父慢慢开始走路,随着伤口愈合,接下来的恢复会快很多。

    午后天气稍热,杨父走了一会儿,脑门出了汗,扶着墙壁坐了下来。

    杨父抬头看向杨波,“小波,最近很忙吗?”

    “挺忙的。”杨波回道。

    “哦。”杨父应了一声,又是道:“杨朗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你知道吗?”

    杨波稍愣了一下,“我前这段时间打他的电话,他一直都不接,我在溧水那边没有多少人脉,也不好打听,我打算等您出院,就回去一趟,把他带回来!”

    “不用了,到时候我回去带吧,哦,对了,你之前所说的房子的事情?”杨父突然问道。

    杨波皱眉,他手头还剩一百万,在市区买普通的小区还要差一点,而且他还需要留下一部分的流动资金作为备用,他没有料到父亲会这么着急。

    “您就放心吧,在他来之前,我会处理好的。”杨波说道。

    杨父点了点头。

    扶着杨父回去,杨波也没有多待,回到了店里。

    下午,杨波正在看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进来。

    杨波抬头,见到来人竟是背着一个蛇皮袋子,蛇皮袋鼓鼓囊囊,外面有些破损的痕迹,甚至有泥土沾染在外面,似乎是装了不少物件。

    杨波皱眉,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古玩店多半是不愿收下的,因为袋子里很有可能是盗墓得来的,收购过来是有很大的风险的,而且,一般情况下,这些人也不会进店,只是不知道今天为何会反常?

    “老板,收不收?”

    来人似乎也是知道杨波的犹豫,直接问道。

    “走,咱们出去说!”杨波道。

    杨波锁了门,带着对方来到一处无名巷子,盯着对方,“怎么称呼?你还真是有胆!”

    男子样貌普通,衣着也是普通,咧嘴一笑,“人都喊我傻大胆,老板就叫我二傻吧!”

    杨波看了对方一眼,“你可一点都不傻!”

    二傻也没有反驳,把蛇皮口袋放在地上,蹲下来用身体遮了遮,这才是一件件把里头的物件掏了出来。

    两件瓷器,一把铁剑,一个金属兔子,再加上一座小石雕。

    两件瓷器都是民窑瓷,精美上等的民窑瓷价值不菲,眼前这两件尽管带着土沁,但做工一般,卖不出高价,杨波扫了一眼就过去了,心里隐隐有些期待起来,毕竟这两件都是货真价实的陪葬品。

    金属兔子外面泛着暗淡的银光,表面有些黑,这是金属氧化的作用,兔子小巧玲珑,应该是用作镇纸的。

    杨波指了指银质兔子道:“这是镇纸用的,做工不错,你可以拿回去熔了做几件银饰!”

    二傻看了两眼,“我都拿过来了,那自然是要出手的!”

    铁剑锈迹斑斑,光圈较薄,看了一眼,杨波就是放弃了,最后就是石雕了。

    石雕高约二十多公分,雕刻的是阿难陀,阿难是佛陀的堂弟,出家后二十多年间是佛陀的常随弟子,善长记忆,眼前这尊阿难造像,体形健美壮实,脸容端庄饱满,刀法犀利,雕工精湛。

    杨波看过去时,也是吓了一跳,因为不知不觉间,光圈凝厚,按照厚度来讲,足足可以追溯到唐朝!

    杨波略微犹豫,指着石雕与银质兔子道:“这两件我留下来,你开个价!”

    二傻面上露出笑容来,“加起来你给个十万块就可以了!”

    杨波略微估算,石雕价格高一些,大约在八万到十万之间,当然也可以卖出更高一点的价钱,但也多不了,至于银质镇纸兔子,尽管是银质的,但是做工粗糙,不值钱,也就能做个饶头。

    “两万!”杨波还价道。

    “老板,你不实在啊!”二傻绝对不是傻子,他盯着杨波看了看,“这样吧,我也不多说,你给个合适价,我就出手了!”

    “四万!”杨波干脆利落。

    “好!”二傻应了一声,把银质兔子与石雕推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