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74章 唐三彩
    长安是四大古都之一,在历史中,长安成为都的时间长达11oo年之久!正是这座城市,隐藏着庞大的文物资源。

    下了飞机,两人打车直奔酒店。

    “你以前来过这边?”杨波一直都没有开口问罗耀华,关于这次的具体目的,罗耀华也没有说,大家心照不宣。

    “来玩过不少次,这边景点很多,尤其是我以前每次过来的时候,都会去兵马俑转一圈,然后心里总是在想,我什么时候能把兵马俑挖出来,那我这辈子岂不是不用愁了?”罗耀华躺在床上,幻想了起来。

    杨波呵呵一笑,“那时候你开一家博物馆,每天数钱就行了!”

    “唉,就是不知道那些物件能不能卖得上价了。”罗耀华感慨了一句。

    “你还真敢想,都开始想着要把兵马俑卖了?”杨波道。

    吃了午饭,两人也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到了朱雀路古玩城。

    到了古玩城门前,罗耀华突然顿住了,转身道:“兄弟就靠你了,老爷子话了,这两年不能混出个模样来,就让我回去了!”

    “压力真大,那你就加油吧!”杨波笑道。

    进了古玩城,杨波就现一些不同来,古陶器、唐三彩、青铜器,甚至是一些白瓷青瓷,都是在金陵少见的,但是在这里却遍地都是。

    两人也没有急着进店铺,而是在外围的摊子转了起来。

    这还是杨波第一次接触唐三彩,文物收藏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唐三彩是唐代的产物,唐代以北方作为经济政治中心,作为贵族陪葬品的唐三彩基本上都是北方出土,南方极其少见。

    杨波转了几个摊位,见到不少唐三彩,但真品极少,即便是有真品,也都是残缺不全。

    罗耀华在不远处,很快寻到了一件唐三彩,招呼了杨波过去。

    杨波接了过来,这是一件唐三彩马,高不过三十公分,施黄、绿、白三色,马匹看起来有些瘦削,剽悍不足,低头垂目。

    从釉色上来看,没有贼光,但整体流畅度不够,马匹腿部肌肉显得僵硬,杨波觉得眼前这件唐三彩马可能是存在问题的。

    眼前光圈逐渐形成,杨波惊奇地现,这竟然是件真品!

    “拿下它!价格不要高了。”杨波递了过去,低声叮嘱道。

    罗耀华点头,像是这种事情,只要杨波点头,谈价钱自然由他亲自来!

    罗耀华拿着唐三彩马走回去,与老板谈判了好一会儿,终于是以三千块的价钱拿了下来!

    拿着唐三彩马回来,罗耀华有些不敢置信,问道:“我怎么感觉这件做工一般呢?”

    杨波点头,“是啊,是做工一般啊!”

    “那你还让我买下来,这该不会是一件仿品吧?”罗耀华拿着唐三彩突然就是叫道。

    “这是唐三彩,也是唐朝所做,只是并非盛唐时期的唐三彩,而是唐末的唐三彩,因为战乱,盛唐不再,唐三彩也就没落了。”杨波解释道。

    罗耀华摇头,“好吧,有点遗憾,不过,终归算是捡漏一回了!”

    “已经不错了,慢慢来,我都还没有收获!”杨波朝前走了走,寻觅起来。

    杨波走得很慢,瓷器陶器唐三彩都没有放过,实际上,他也是想要淘到一件唐三彩回去的,但这毕竟需要运气。

    罗耀华抱着唐三彩马在不远处接着挑选,嘴里不断说些什么。

    杨波正看得专心,罗耀华突然走到他身旁,指着眼前一件足足有四十公分的大瓮道:“我看不如就买这一件得了!”

    杨波瞅了一眼,大瓮侈口,腹部朝下面收敛,平底显得有点尖尖的,但这样的造型还是支撑起整个大瓮站立着。

    杨波本来是打算斥一句的,但眼前光华突然如流水一般涌出,逐渐汇聚,短时间内,光圈竟然比杨波以往所见的光圈都要浓厚,这让杨波立刻呆住了!

    罗耀华没有注意,仍旧是道:“大瓮啊,瓮中捉鳖,买回去可以把大米放进去,老鼠都逃不掉!”

    杨波反应了过来,内心仍旧在震撼之中,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的情况!

    杨波细细看过去,现在陶瓮的侧面有纹饰,不是很清晰,淡淡的像是一条鱼,画法简陋。

    杨波抬头看向摊主,“大瓮怎么卖?”

    罗耀华惊讶地看向杨波,低声道:“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杨波笑了笑,像是个外行,“这大瓮看起来古朴大气,回家装米真是不错!”

    那摊主也是被逗乐了,“可以啊,小兄弟很有想法,你如果真是想要,三百块那就抱走吧!”

    “好啊!”杨波甚至没有讨价还价,直接就是应了下来,掏出钱包,把钱递了过去。

    摊主愣了好一会儿突然,直到杨波走远方才是反应了过来,“这也太快了吧!”

    罗耀华跟在杨波身后,见到他脚步快得出奇,连忙道:“慢点慢点!跑这么快干嘛?你难道还害怕摊主跑过来追你吗?”

    “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杨波毫不避讳道。

    罗耀华大吃一惊,“你这只陶瓮到底是什么来历,难道还能比我这唐三彩值钱了?陶瓮外面没有釉,不光滑,一般都是高古陶器,不值钱!”

    “回酒店再说!”杨波抱着陶瓮,快步走了回去。

    一路上尽管吸引了大量好奇的目光,但并没有人过来询问,即便是鉴定专家见到了,也多半不会前来询问,因为这种情形只会让人好奇,谁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就能看出一件古董的真伪,杨波除外。

    把陶瓮放在房间里地毯上,杨波一下子就是兴奋了起来,“捡漏了!捡到大漏了!”

    罗耀华把唐三彩马放在茶几上,“这个大瓮是干嘛的?你该真不会是买回家放米吧!这个和你们家装修风格……不是很符合啊!”

    杨波无语,“你如果把唐三彩放在卧室,我就把陶瓮用来放米!”

    唐三彩是陪葬品,一般也会忌讳放在卧室,罗耀华听到连忙摇头,“怎么可能放在卧室?”

    “那我这件怎么可能放米?这是一件瓮棺!”杨波道。

    “快丢出去,这种污秽的东西,你也敢拿到房间里!”罗耀华立刻就是惊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