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75章 瓮棺
    瓮棺实际上就是古代人用陶制作的棺材,唐三彩马作为陪葬品放在卧室不吉利,同样,杨波所买到的陶制瓮棺更加不吉利!

    罗耀华反对激烈,杨波自己也是觉得有些恶心的,只是因为这瓮棺实在是价值太大,让他只能忍着。() | (八)

    罗耀华很快也是反应过来,见到杨波态度坚决,不禁好奇问道:“这瓮棺是什么时代的?”

    杨波顿了顿,“仰韶文化。”

    罗耀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两汉?”

    不等杨波重复,罗耀华顿时瞪大了眼睛,“仰韶文化?”

    杨波点头,“我猜测这件瓮棺距今应该在五千年左右!”

    “公元前三千年的仰韶文化!”罗耀华沉浸在震撼之中,瓷器真正大规模使用是在唐朝,高古瓷一般来讲,价格并不高,但是真正远古时期,甚至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期!

    这种仰韶文化陶器在是市场中有市无价!

    本来,罗耀华一直感觉杨波买到的陶器很是简陋,但是现在看上去,陶器内里光华,胎体厚实,内壁的鱼纹图案共有四条之多,形成了对称,这样的陶器在当时来讲,绝对是精品无疑!

    罗耀华径直走过去,一把抱住了陶瓮,“有没有兴趣割爱?”

    “既然都已经爱了,哪里有那么好割的?”杨波开起了玩笑。

    罗耀华又是细细打量了一番,这才是无奈摇头苦笑,“真是错失宝物,这件还是我帮你选择的!”

    “对啊,我实在是应该谢谢你,今晚我来请客!”杨波笑道。

    “房间里不安全,这样吧,咱们拿去银行存进保险柜里!”罗耀华出主意道。

    杨波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钟,“那就快点打电话预约了!”

    当两人抱着陶器走出去,一路上所有人都是甩头看过来,甚至于酒店的漂亮前台目送着两人离开。

    出了门,杨波突然反应过来,“用酒店的车安全一点!”

    两人赶到银行,把陶瓮送进了银行保险柜,杨波拍了几张照片,给了曹元德,想要请他帮忙鉴别一下,这件陶瓮到底是仰韶文化的哪个具体分支。

    没想到杨波的图片刚过去没两分钟,曹元德的电话就是打了过来,“杨波,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外面,怎么了?”杨波回道。

    “我是问你在哪座城市!”曹元德再次强调道。

    “长安啊!”杨波有种不妙的感觉,因为这两天没有见到曹元德,对方似乎是说出差去了。

    “我现在也在长安,你现在马上把陶瓮带过来,我找几位同事帮你一起鉴定一下!”曹元德的声音有些急切,甚至能够听出丝丝的兴奋。

    “你不是出差去了吗?怎么会到长安来?”杨波疑问道。

    “我现在已经开始接手工作,正在长安博物馆考察!”曹元德解释了一句,又是不耐道:“快点带过来吧!”

    挂断电话,杨波只好无奈取出陶瓮,朝着罗耀华问道:“不耽搁吧?是今晚还是明晚?”

    “是明天一早!”罗耀华道。

    “那就好,咱们现在过去!”

    两人很快赶到了长安博物馆附近的一家酒店,曹元德迎了过来,甚至没有多说两句,就是拉着两人进了一间会议室。

    “今天在这里开了一天的会议了,没有想到临结束的时候,看到了你的消息,这才拉了你过来,这边专家多,应该很快能够弄清楚的!”

    曹元德指着会议室内十多位专家,笑道。

    杨波只好把陶器送到中间的一张会议桌上,朝着各位专家微微鞠躬,“真是麻烦各位了!”

    “不客气!不客气!”

    专家们也都是客气起来。

    杨波与罗耀华坐在一旁等待,专家们一个个细致观察鉴定,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所有人看完,争论就开始了。

    杨波与罗耀华都没有兴趣听这些,两人闲扯着,又是半个小时,终于是得出了结论。

    “这件鱼纹彩陶罐是属于半坡文化的!”曹元德解释道。

    杨波有些欣喜,没想到曹元德接下来指着旁边一位白老人道:“这位是长安博物馆的吴馆长,他想要和你聊一聊!”

    罗耀华低头看了看时间,打断道:“啊,不好意思,银行要关门了,我们已经和银行那边约好了时间,马上就要送过去,有事明天再说吧!”

    杨波暗暗朝着罗耀华竖了竖大拇指,“真是不好意思,来不及了,吴馆长,咱们下次聊!”

    说罢,没有等他们再开口,两人就是跑了出来。

    罗耀华扶着前额,“真是惊险,我是明白这种心理的,买到好东西的时候,最怕遇到那种少数几位难缠的博物馆馆长的,他们会追着要你捐献!”

    杨波点头,“是啊,还好你刚才反应快!”

    “既然是想要感激我,那么就……”罗耀华盯过来,面上挂着邪笑。

    “我是不会忍痛割爱的!”杨波自然不会被他误导,坚决说道。

    罗耀华摇了摇头。

    存好鱼纹彩陶罐,杨波方才是给曹元德打了电话,“曹老哥,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没让你太难堪吧?”

    曹元德笑道:“你们溜得快,我倒是没有什么,他让我介绍,不好意思回绝,不过,老吴事后还在跟我抱怨,说是本来是不打算收购的,因为博物馆经费不够,他还没有来得及提出租赁的方案,你就逃掉了。”

    “出租啊?”杨波问了一句,随即摇头道:“有借无还的事情太多,出租就算了吧!”

    “我也觉得是这样!”曹元德嘿嘿一笑,杨波就听到对面有别人的声音响起,他这时候才知道吴馆长可能就在对面的,好在没有说人坏话。

    吴馆长似乎终于是夺下了手机,“小杨,你不要多想啊,我就是想要交流交流,你就算是带回去,也多半是收藏在家中,如果拿到博物馆,一定会有更多的人能够看到!”

    杨波呵呵一笑,“吴馆长,我有点事情,咱们明天再聊吧!”

    说罢,杨波直接挂断了电话,他真是没有那么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