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78章 曾远山
    藏宝图入手,但并没有任何线索,让杨波欣喜的心情渐渐沉静下来。 ?

    他突然想到去买金蟾时,那个戴着面具的老者,对方想要买下金蟾,对方会不会知道这只金蟾的情况?会不会知道藏宝图?

    罗耀华把藏宝图递了回来,“回头注意一下吧,总感觉有点眼熟,但看着上面的山势不太像是名山,你慢慢找资料,找到之后,我去帮你挖宝,然后咱们二八分成就好了!”

    杨波指了指藏宝图,“你如果找到了,咱们之间五五分岂不是更好?”

    罗耀华笑了笑,“这样漫无目的地寻找,还不知道要花多久,也许这辈子都找不到也说不定!我才不会上当!”

    酒店的饭菜没有太多的特色,两人要吃长安特色小吃,只好去大街小巷去寻找。

    没想到又是遇到了曹元德和吴馆长两人。

    吴馆长径直走过来,笑道:“好啊,你们两个终于是被我逮住了!你们的电话挂得这么快做什么?”

    “的确是有点忙!”罗耀华坚持嘴硬。

    吴馆长不在意,大手一挥,“走,跟我走,既然是来到长安,我作为地主,不能不请客!”

    杨波连忙摆手,“不,不用麻烦您了,我们还是随便吃点就可以了!”

    吴馆长笑着看向杨波,“怎么?这是怕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了?”

    杨波倒也坦然,点头道:“的确是这样。”

    吴馆长瞪了瞪眼,“见过坦然的,但是没有见过你这么坦然的!”

    曹元德站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

    “没事,吴馆长不是那样的人,我保证,他这次不会想着从你手里收购那件鱼纹彩陶罐,当然,也不会想着签合同租赁!”曹元德笑着圆场。

    找到酒店,众人坐下,吴馆长开口道:“小杨,六年前,国家文物局印了一个文件,里面涵盖了六十四件文物是禁止出境的国宝,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那件陶缸也是新石器时期仰韶文化陶器。”

    杨波抬头看过去,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千万不要带出境,你这件肯定算是一级文物,基本上也可以算作是半个国宝了,千万要注意保管!”吴馆长叮嘱道。

    杨波点头,“嗯,我会注意保管的。”

    曹元德笑道:“你们两个来长安做什么?难道专门就是为了那件陶器来的?”

    “我们没事过来淘宝,在古玩城买到的陶器。”杨波道。

    罗耀华点头,“拾遗堂没什么生意,杨波总是朝我抱怨,我带他来长安玩一圈,真是没有想到,让他捡了大漏!”

    “古玩城捡漏?这怎么可能?”曹元德有些难以置信,“你们要说实话!”

    “就是在古玩城买到的。”杨波道。

    曹元德与吴馆长相视一眼,都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杨波自然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骗他们!

    接下来,大家不再提这件事情,聊起了一些行内的趣闻,杨波知道的并不多,只能听他们讲。

    下午时,杨波找了家托运公司,签下了合同,请对方将陶瓮托运到金陵,这才是带着金蟾登机离开。

    罗耀华留了下来,他要去拜访一个长辈,杨波没有多问,罗耀华安慰道:“你就放心好了,金蟾的事情,我是不会朝外面说的,地图反正也没有记住,接下来,找藏宝地点的事情就靠你了!”

    罗耀华显然只是把藏宝图当做了玩笑,杨波也不会太过在意,因为地形图上没有任何的文字说明,想要找到宝藏地点,显然如同大海捞针!

    ……

    回到家中,杨波一直关注托运进程,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托运终于是到了,杨波检视了一遍,没有问题,又是把这件鱼纹彩陶罐送进了银行保险柜!

    数天时间一晃而过,拾遗堂的生意终于是进入了正轨,隔天会有一两人前来交易,杨波收到两件不错的物件,同时也出手了两件,一进一出,净赚了二十多万,这样一来,银行存款终于是重新过了百万。

    杨父身体恢复良好,就要出院,杨波不得不多去了几回,办了各项出院手续。

    这一次治病,花费的并不多,杨波本来预算达到八十五万,但是现在手术一切顺利,住进高干病房,花费也不过七十万出头。

    杨波交到母亲手中一百一十万,足足余下三十多万,这些钱没人去提,杨波只当做是不知道。

    亲戚们再次到来,几位表哥表姐都是跟着过来了,病房里显得有些吵闹。

    姨表哥曾远山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营销工作,收入不错,算是半个成功人士,他不过比杨波大了四五岁,但是说话做事总是显出高出一等的感觉来。

    “小波,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说实话,你能走到这一步实在是让我惊讶,要知道,你要学历没有学历,要技术没有技术,甚至连口才都只是一般,能够靠着鉴定文物混一口饭吃,实在是令人吃惊!”

    杨波听着感觉别扭,但他不想多解释,点了点头,“嗯,的确不容易!”

    “不过,你能靠着这个赚到几十万的医药费,说明你已经在这一行里混开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好,这种时候,千万不能自满,不能骄傲,要积极进取,要向更高水平的鉴定专家学习,争取能够进入金陵文物收藏委员会,最好能混上一官半职……”

    杨波听着曾远山规划的路线,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不思进取?

    不过,他很快就是醒悟过来,对方所说对他来讲,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参考性,这些都不适合他!

    但杨波依旧是点头。

    好一会儿,曾远山终于是说累了,他看向杨波,“我听你爸妈说,你最近在帮一个朋友看古玩店?你能不能做主收点东西?”

    杨波本来听得昏昏沉沉,听到这话精神一震,“东西是可以收,但毕竟还要看那些物件的成色以及真伪!”

    “那就放心好了!”曾远山笑了起来。

    杨波点头,心里却是疑惑,几家亲戚的情况,他都是清楚的,并没有听说谁家有古董?

    杨母在一旁笑道:“小波,你远山哥是读过书的,脑子灵活,你要多跟着他学习学习!”

    杨波“哦”地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