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90章 线索
    杨波心里记挂店里生意,在京城游览了故宫就匆匆赶回了金陵。

    罗耀华这次没有停留,在拜会各位前辈之后,也赶了回来。

    回到家中,杨波有些奇怪的感觉,觉得房间里空荡荡的,一时间没有察觉,等到他洗手出来,看着室内摆设,方才是想了起来,房间里似乎少了人气!

    一应布置和自己离开前竟是完全一样。

    杨波急忙开了卧室门,见到室内收拾得整洁,他拿出手机,刚要拨号,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小波,我和你爸搬出去住了。”杨母道。

    杨波有些讶然,想到自己走之前,杨父回老家去找杨朗,“杨朗也跟着过来了?你们住在御林佳苑?”

    “嗯,你爸把小郎接过来了,这边家具也置办好了,精装的房子都已经透风好几个月了,直接就可以住进去。”杨母道。

    杨波有些沉默,他早就想到了这种结局,就是没有想到会展得如此迅,父母甚至等不及自己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搬了出去。

    难道杨朗是亲生的,自己就不是亲生的了?这个念头一闪而逝,杨波也没有多想。

    早上前往拾遗堂,杨波路遇郭扒皮,郭扒皮一张胖脸乐呵呵地笑着,“杨老板,有些日子没见了,你还真是个大忙人呢!”

    “有劳郭老板挂念了,拾遗堂最近风生水起,生意也还可以。”杨波应了一句。

    郭扒皮又是笑了笑,“店里两天没有开门,这能赚谁的钱去?”

    “那就不牢郭老板烦心了。”杨波再次见到郭扒皮,心中怨气已消去大半,不过也不耐烦和对方唠叨。

    郭扒皮却紧追不舍,“杨老板,最近金陵有一场行内的交流会,只有有名气的收藏家、鉴赏家才能拿到请柬。”

    “鄙人不才,拿到了入场券,不知道杨老板有没有兴趣?或许,我可以大慈悲,带着杨老板走一遭!”

    杨波瞅了一眼大红请柬,摇头道:“就不劳烦您费心了。”

    说罢,杨波开了店门,走进去,抬脚踩在一张红色印纸上,他弯腰捡了起来,现竟是和郭扒皮的请柬一模一样!

    杨波轻轻一笑,他刚参加了京城的交流会,对于本地的交流会没有太多的期许,他走出店门,把请柬丢进店外的垃圾桶。

    郭扒皮呆愣愣地看着杨波,直到见他把踩了一脚的请柬,轻飘飘地丢进垃圾桶,就像是轻飘飘的一剑刺进心房。

    两三天没有开店,杨波打扫了卫生,烧水泡茶看书,一切似乎恢复到了之前的悠闲日子。

    李二走了进来,“杨老板好悠闲啊!”

    杨波起身迎了过去,“欢迎,我可是热切盼望你的大驾啊!”

    杨波面上笑容灿烂,实在是因为李二每一次到来,都会给他收获,第一次待他进了地下拍卖,第二次让他结识了鲁东兴,就是不知道这一次能够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了!

    杨波充满期待,李二也不藏着掖着,坐下来喝了口茶水,直言道:“这一次是希望杨兄弟跟我走一趟砀山!”

    “砀山?”杨波稍稍一愣,随即想到了砀山梨,那里四省交界,交通极为便利。

    “那里是著名的梨都,难道李哥是想要吃梨子了?”杨波笑着问道。

    李二摆手,面上突然一肃,说道:“梨子收获季节是快要到了,但是有些话我还是要说在前头,也好给老弟提个醒,那边具体形势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即便是要去,我们也要注意安全!”

    杨波被李二一句话说得迟疑起来,不过,他随即压下了退缩的念头,做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岂能因为这点风险都承担不起?

    “好,到时候就多靠李哥照顾了!”杨波拱手道。

    李二摇头,“我恐怕照顾不了你的,这次的行动是鲁老板主持的,到时候他自会带人过去的。”

    杨波心中一惊,猜测到这是鲁东兴借李二之口来试探自己,如果自己愿意出手,那自然是要一起过去的,如果不愿意,也不会见面尴尬。

    “既然是鲁老板带队,那就放心多了。”杨波面露喜色。

    李二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杨波却是沉思起来,鲁东兴是金陵最大房地产公司老总,这种时候应该业务繁忙,但他却一直在古玩行当里晃荡,显得有些不务正业,难道做古玩生意能够赚得更多?

    杨波并未深想,而是想着即将到来的砀山之行,究竟是哪种情形。

    “杨老板好大的气派!”店外一人走进来,正是许久未见的元叶紫。

    杨波轻轻一笑,“哪里及得上元大小姐的英姿飒爽?”

    元叶紫面上欣喜,嘴上却是不饶人,“什么时候学会这么油嘴滑舌了?”

    元叶紫身着白色衬衫,黑色裤脚扎了起来,看起来干练爽朗。

    杨波看向元叶紫,“许久不见,你应该不是来看我的吧?”

    元叶紫坐下来,见到桌前有别人用过的茶杯,忍不住微微皱眉,“怎么就不能专门来看你了?”

    杨波指了指她道:“我们见了这么多面,你就从来都是有事情才来找我!”

    元叶紫笑了笑,“那就当做我是有事好了。”

    说罢,她不再说话,低头开始拨弄自己的手指。

    杨波见惯了欲擒故纵的把戏,也不再搭理,低头看起书来。

    许久,元叶紫终于是忍不住道:“这么长时间,连被茶水都没有,你这是什么待客之道?”

    杨波笑了笑,“都已经这么熟了,你自己倒一杯不就好了。”

    元叶紫还是没有能够拗过杨波,说出了来意,“我们收到最新的线索,市场上最近出现了不少的高仿青铜鼎,这一次数量很大,而且,我们也查到了来源地,就在砀山!”

    杨波陡然一惊,“什么?在砀山?”

    元叶紫有些奇怪,“你怎么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砀山在哪里呢!”

    杨波摆手,“没事,只是最近听说过一次砀山,我只是觉得那里并不算是很好的窝点,毕竟青铜鼎大多出土在中原地区,窝点在豫省得可能性更大一点。”

    “这也没有什么,掩人耳目嘛,而且交通更加便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