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92章 彤鼎
    带着几分忐忑,杨波随着鲁东兴一行人上了车子。

    杨波没有再联系元叶紫,对方也没有联系他,两人之间的联系似乎就此中断,杨波隐隐觉得,在砀山,他们还会见面。

    砀山虽说名称里带了个山字,但实际上却是一马平川,没有山头,车子行驶的很缓慢,似乎是在绕圈子。

    许久,一阵铃声响起,李二接了电话。

    “老六,我这么信任你,现在还一直在绕圈子,你究竟什么时候出现!”李二接了电话,就冲着对方猛地火。

    话筒里传来对方的声音,“小李,不要生气嘛,大家和气生财,都是为了财嘛,也都是为了安全!”

    “最近上头查得太紧,兄弟们动作不敢太大,你也知道做我们这行跟老鼠似的,也不容易,一切以保证安全作为前提!”

    “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么多废话了,你们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李二不耐烦地打断了对方。

    “那好,现在你们赶到九里村外,我在那里等你们!”

    车子终于动了起来,在漆黑的夜色中飞驰。

    车子停下来,杨波走下车,眼前一片漆黑,看不清远近,只能看到模模糊糊一片,车灯关闭,车子熄火。

    “小李!”

    对面传来一声低沉地呼唤,李二连忙也是压低了声音,应了一声。

    一个黑色的身影穿过来,带着浓浓的泥土味道,和李二握了握手,“辛苦!辛苦!”

    李二笑道:“只要老六你提供的货好,就是再辛苦也没关系!”

    “你就放心好了,刚出来的,还热腾着呢!”老六道。

    说罢,老六做了手势,请了一行人跟着他走进一片梨园。

    梨树下差不多有一人半高,黑黝黝的,大家走路很轻,但还是引起护园的一只狗叫了起来,紧接着附近的狗就都跟着叫了起来。

    大家脚步为之一顿,举步不前。

    耳边传来一阵呵斥声,那条狗委屈叫唤了两声,停歇了下来,大家这才继续朝前走。

    到达一间小木屋时,老六终于是停了下来。

    朝着木屋示意了一下,开了门进去,这时候跟过去的是一名保镖,当他示意没问题的时候,李二、杨波、鲁东兴方才是依次进入。

    木屋内狭窄,站不了太多人,一只昏黄的蜡烛在正中点燃,老六解释道:“这边没有通电,连手电筒都用的少,所以能尽量不用就不要用,毕竟光源外泄,对我们交易不利。”

    杨波点头,这条件已经比他想象的强多了,他本来还以为会在室外交易。

    老六朝着鲁东兴看了一眼,以他的阅历自然能够看出这一波的领头人,鲁东兴气场最盛,应该就是大金主了,只是他也不会多问。

    眼前堆放着不少的杂件,有些似乎只是简单地清洗过后,就拿了过来,上面沾满泥泞。

    杨波皱眉,不知道对方这是故意为了伪装,还是太过匆忙。

    一件青花瓷花觚已经破碎,破碎口颜色簇新,显然是在搬运过程中不小心打破的,杨波心疼了一下,转头看向其他的物件。

    “这件青铜鼎怎么样?”老六看着鲁东兴伸头去看物件,连忙指了指旁边的鼎。

    青铜鼎上绿锈斑斑,外面裹着一层泥土,顿时就吸引了鲁东兴的注意力。

    鲁东兴对于青铜器一直都是情有独钟,当初杨波在鬼市,也正是因为一件青铜器这才结识对方,所以见到青铜器在场,就顾不上其他的了。

    杨波66续续挑出十多件青铜器,只不过都是些小件,保存尚算完好,他也现,对方好像很诚信,并没有再小件里安插任何的赝品。

    鲁东兴朝着杨波招手,“你来看这鼎,表现怎么样?”

    杨波走过去,拍了拍青铜鼎,侧耳听了听浑厚的回响声,接着,他方才是绕着青铜鼎走了一圈。

    他很快现这只鼎和上次夜市中出现的赝品竟是差不多的尺寸,而且在纹饰图案上也极为相似,关键是这只鼎上有铭文,而且铭文竟然是繁体字!

    “彤鼎”两个字,杨波能够认得出来,商周时期,使用的可不是繁体字,也就是说,这种鼎可能是后人仿的?

    杨波眼前光华闪过,光圈逐渐汇聚,薄薄的光圈显示这鼎最多不过二十年,而看着鼎的表面,像是刚挖出来不久,有这么长的时间来造假,也算是难得!

    杨波后退了一步,摇头,“这种重器,我看不懂!”

    鲁东兴面上显得有些惊讶,似乎他觉得这方鼎应该是真的一样,不过,他还是打算相信杨波,摇头站在旁边不语。

    杨波又是挑挑拣拣一番,现这边压根没有多少好物件,就算是他挑拣出来的,也只是瘸子里面挑将军,这时候他才明白过来,鲁东兴这一趟过来,为的正是那方鼎!

    既然青铜鼎带不走,他挑选的物件,还有意义吗?

    这样一想,杨波度快了很快,几分钟就是站了出来,指着眼前一堆挑选好的,“你们谈吧!”

    杨波不搀和议价,听着李二和老六争锋还要压低声音,顿时感觉很刺激。

    杨波盯着房间打量起来,房间内烛光昏黄,侧面放了一张小木桌,桌子上放了茶壶、茶杯,一只碗里剩下半碗面条,筷子七零八落。

    杨波走过去,抄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子,倒了杯水,他当然不肯喝下去,用手试了试水温,现水是凉的,顿时就是不满道:“你这边连热水都没有?”

    老六回头看了一眼,他也看出杨波是这群人的鉴定师,所以说话很客气,“小哥真是好笑,那是老汉用的杯子,你就不嫌脏?”

    杨波看了一眼杯子底部,见到果然有些黑,杯身还有些浑浊。

    鲁东兴劝道:“车子上有水,你等会儿再喝也一样。”

    杨波捏了捏杯子,把水倒了出去,“这杯子怎么这么脏啊!”

    “有年头了,说起来不怕大家笑话,当初我没钱,这杯子还是在人家墓里拿的,一直用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摔着!”老六解释道。

    听了老六的解释,大家都是有些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