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98章 最后的破绽
    再用清水冲洗一遍,水晶杯终于展现出原本的风采!

    透亮如新,晶莹玉润!

    不知道鲁东兴推让的时候,有没有一丝后悔,这样一件水晶杯,简直就是国宝!

    杨波喜不自禁,鱼纹彩陶罐被他存进了银行,这是不亚于那件的,甚至在市场中的价值会更高昂!

    杨波把水晶杯锁进保险箱中,这才慢腾腾地开始收拾东西,接着去了拾遗堂。

    路过古玩店不远处,见到一位行乞的老者,杨波给了对方一张钞票,对方连连称谢,但杨波的此时却再也没有当初送出盒饭的心境了!

    送出那盒炒饭的时候,炒饭就是他的全部,而现在,送出一张钞票,钞票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多价值,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杨波想起那个热浪滚滚的中午,那个乞讨者从那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开门坐下,杨波整理了桌面,把物件收拾齐整,元叶紫赶过来了。

    她穿了一身作训服,扎着马尾,带着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走了进来。

    “呦,杨老板今个儿可算是开张了?”元叶紫调侃道。

    杨波朝着桌前椅子指了指,“请坐,这么生分啊!”

    元叶紫瞪了他一眼,这才是指了指旁边的姑娘,“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同事小玲,今天过来,是有点事情想要向你请教!”

    “请教不敢当,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吧!”杨波也收起了嬉笑,知道元叶紫既然是带了同事来,那么接下来的谈话显然是带有公事性质的了。

    “一共八只鼎,我们已经请国内专家做了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正是宋徽宗时期铸造的九鼎中的八只。”元叶紫正了正颜色,开口问道:“而你,杨老板两次都出现在案地点,是不是有些巧合?”

    杨波皱眉,但还是规规矩矩把前因后果解释起来。

    元叶紫朝着小玲看了一眼,示意一下,又是道:“这件事情涉及到十年前的一起大规模青铜鼎作假案件,当时,国内至少生了十多起宋徽宗青铜鼎作假案,涉案金额达到五千万!引起社会各界震惊!”

    “公安部都已经布了海捕文书,但涉事的几人全部都销声匿迹了,前段时间的案件,让我们有所联想,而这次神秘出现的来信,以及挖掘出现的真品青铜鼎,杨老板也算是深入参与这件事情了,不知道能不能帮我们推断一下?”

    杨波没有想到事情牵扯到十年前,他即便是有所怀疑,但也不可能多说,“元警官说笑了,我只是个鉴定师,对于破案并没有什么看法,也不会推断什么?”

    元叶紫皱眉,但还是66续续问了一些问题。

    很快,元叶紫朝着小玲点了点头,就见到小玲的手伸进口袋,动了一下,似乎是关掉了录音设备。

    “你先去车子上坐一会儿,我待会儿就回去!”元叶紫吩咐道。

    小玲离开,杨波看着两人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你们还搞偷偷录音这套啊!”

    元叶紫坐在椅子上,没有答,而是问道:“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

    杨波当然清楚元叶紫意有所指,但他不愿说出来,“不知道啊,我哪里知道?”

    元叶紫无奈,“咱们开诚布公一点,好不好啊?”

    杨波躺到椅子上,“调查这些有什么用?难道还能去追查十年前的事情?”

    “青铜鼎被挖出来,人家能够立刻现,然后迅斩断脚跟,这种壮士断腕的魄力,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杨波很早就怀疑鲁东兴和砀山那边有联系,仔细想一想,这一次砀山之行满是破绽,但猜到又能怎么样?这些证据都已经被破坏,难以取证了!

    元叶紫轻轻一叹,“你也早就开始怀疑他了啊,我在第一次见到他,就怀疑了,一个大富豪不去拍卖行,不去参加慈善晚会,有时间到鬼市里去玩?骗鬼去吧!”

    “你们难道就没有去查查档案?找一找他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搞到的?”杨波开口问了起来,他当然也在网上找了,网上说鲁东兴白手起家,当年靠走街串巷卖针线这些小东西起家,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没有查到,他好像突然就有了很多钱,然后涌进了房地产行业,接着就做大了,实在难以想象!”元叶紫也是苦恼道。

    “证据慢慢找吧,人家这次把八只鼎乖乖奉上来,恐怕就算是你们想要查下去,上面也不会允许了!”杨波笑道。

    元叶紫坐了一会儿,很快就离开了。

    杨波却是深思起来,他之前不敢确定,现在终于是明白鲁东兴为何会那么喜欢古董了,尤其是喜欢青铜鼎,这和他当年的职业关联密切!谁都不会想到,十多年后,竟是变成这个样子。

    甚至于喊了他一声“大佬”的那个村民,大概也不敢认了。

    这也算是最后的破绽了,如果鲁东兴能够顺利度过,以后他就会彻底洗白了!

    此时,鲁东兴也没有闲着。

    他看着眼前身体健硕的汉子,忍不住一阵皱眉,“雷霆,这件事情就放下吧,你不要管了!”

    汉子一米八,身材壮硕,坐在沙上,压得沙深深凹陷下去,“大哥,老二、老三都是因为那个小子才被抓进去的,你让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叫你二傻,你还真是傻了啊!”鲁东兴恨铁不成钢,指着对方的脑门骂道:“那两个也是酒囊饭袋!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走正道,要走堂堂正正的大路,不要搞歪门邪道!”

    “他们表面答应,暗地里阴奉阳违!老二也是找死,我都已经打听过了,他当初招惹了京城的人,被人家一锅端掉,连累了老三!这些年下来,你们各个手头的钱也不少了,早点上岸多好啊!”

    雷霆朝着鲁东兴看过去,“上岸?洗白吗?老大,我怎么感觉你现在还心惊胆战的,要不然,何至于眼巴巴地跑到砀山去?”

    鲁东兴一拍桌子,“那件事情是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当初想要靠着烧铸青铜鼎财,没有想到那么快就暴露了,最后不得已停下来,我也就此转行!”

    “那里是我最后一个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