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99章 分歧
    “大哥,这次去砀山,处理干净了吗?”雷霆关切问道,鲁东兴是他的支柱,即便是他倒了,鲁东兴也不能倒下来。?

    鲁东兴摆了摆手,“有些事情做得太刻意,会被看出破绽,但是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了,谁也拿不出证据来!这件事情关键还是看上面的意思,不过,多半查不下去的!”

    说罢,鲁东兴转身看向雷霆,“我知道,你背着我已经三两次去试探杨波,你不要觉得他年轻就好对付,他的眼光很厉害!你是玩不过他的!”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去招惹他,把你那些杂七杂八的场子都关掉,以后就算是吃老本,也能吃到下辈子,何必让自己去冒那些风险!”

    雷霆低着头,从桌上拿了一支烟,拿着打火机,点了三次才点燃,他深吸了一口,轻轻吐出来,“大哥,我就是不服气!二哥、三哥坐牢难道就白坐了?”

    “老四!”鲁东兴站起身厉声呵斥道:“如果你现在还是这样怨恨情仇的江湖思想,那你趁早给我滚出金陵去,这是法治社会,他们犯了法,最后都会栽进去,这事压根和杨波没有任何联系!”

    雷霆把烟狠狠地摁在烟灰缸里,“大哥,我一直都听你的,但是这一次,我偏就要干了!”

    说罢,雷霆转身离去。

    鲁东兴抄起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整个人躺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杨波下午接到元叶紫的电话,“这件案子已经结了,没有抓人,但是带回国宝,领导说是要帮我申请个人二等功!”

    这件事情在杨波的意料之中,他笑道:“恭喜!恭喜!这是要升职的节奏啊!”

    元叶紫谦虚了几句,又把话题引到九鼎的处理上,说两省达成协议,每两年进行轮换展出!

    杨波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他本来是打算吞下的,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这种重器还真不是他能够处理得了的,幸好没有头脑热!

    下午也不会有什么生意,杨波索性锁了门,去了集雅堂,和刘良玉闲聊了一下午。

    晚上回去,杨波还在考虑最近要读哪本书,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竟然是广陵的电话,杨波有些诧异。

    “你好,是杨波杨先生吗?”

    杨波听着杨先生这个称呼还不太习惯,连忙道:“你好,你是?”

    “咱们见过两面的,我是广陵的郁达!”对面传来一阵笑声。

    杨波想了起来,连忙道:“你好!你好!真没想到是你啊!”

    “杨老板贵人多忘事啊!”郁达笑道,接着又是道:“杨老板还记不记得广陵岳珉,就是咱们上次一起鉴定书画的那位!”

    杨波点头,“记得,怎么了?”

    “岳珉撒手西去了,他家儿子最近要把他所有的藏品都卖出去,大家都想过去看一看,杨老板如果有时间的话,也可以过来看一看!”郁达道。

    杨波有些吃惊,“上次见到他,看起来身体不错,怎么就?”

    “那段时间太劳累了吧,每天接待这么多人,病情很快就加重了,唉,儿女不孝,还想着他们做什么?”郁达有些感慨。

    接下来,杨波和郁达聊起最近的事情,两人约定了时间,这才挂断了电话。

    杨波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他还是拿起电话,给罗耀华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杨波能够听到对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好一会儿,才响起罗耀华的声音。

    “明天去广陵,有个收藏家的物件要清空了,你去不去?”杨波直奔主题。

    “啊?有这种好事,还能不去吗?”罗耀华一听就是欣喜起来,“好你小子,每次找我都没好事,终于来了一次好事!”

    “我要睡觉了,明天早上来接我一下!”杨波道。

    罗耀华拿着手机,有些无语,不过,他还是折返回去,给朋友们说了一声,开着车子回家去休息!

    去往广陵的路上,罗耀华显得有些兴奋,“那个收藏家是多大的收藏家?手上物件怎么样?像是这种情况,怎么不去拍卖行,组织一场拍卖会,岂不是更加划算?”

    “问题太多,脑袋死机,读档不了!”杨波道。

    话是这样说,但他还是解释道:“拍卖行回款慢,而且如果宣传不到位,最终拍卖价格不见得会有多高,但如果宣传很多的话,成本太大,扣除这些成本费用,最终落到手里的钱可能还不如这样直接卖掉!”

    说罢,杨波突然转头看过去,“你不是要开拍卖行吗?怎么可能不懂这些?”

    “我打算下个月去拍卖行实习,具体的操作我不是很懂!”罗耀华道。

    杨波摇头,“不是很懂?是一点都不懂吧!”

    说罢,杨波又解释道:“那位收藏家已经驾鹤西去了,这次是他儿子办的,所以大家都觉得这是一次捡漏的机会,去得人可能会多一点!”

    罗耀华笑了起来,“难怪呢,你们这是落井下石呀!”

    杨波没有搭理,话讲的有些难听,但事实的确是这样,大家不能从那位手里捡漏,就想着从他儿子手上捡漏,何况子女不孝,留给这样不孝儿孙,也不是福气!

    两人很快与郁达汇合,抵达现场!

    这一次杨波三人走进了后院,上次只是在厅堂看了看,没有料到这边还有假山小亭流水的后院。

    后院已经站了二十多人,郁达是本地人,很快就混了进去打招呼,杨波与罗耀华站在外围,听着大家交流。

    不多时,终于是有人搬了箱子过来,将一张桌子放在小花园里,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朝着众人稽。“诸位,真是不好意思,当初没有想到会来这么多人,准备不足,所以只好把场地放在后院里了!”

    “我想既然大家都过来了,那就一定是对先父的收藏水平有信心的,我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接下来,我们一件件来,可能时间耗费的多一点,但想必大家为了家父这些宝贝,受点苦也值得了!”

    下面一下子就是喧闹起来,大家都是想要趁着混乱能捡漏,这样一搞,弄得像拍卖似的,谁还能捡漏?

    不过,他接下来的一句,让下面一下子闹了起来,“我有幸请来了家父生前好友,著名鉴定师吴梦鱼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