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00章 标价交易
    “小岳,你这样做就不对了呀!这和之前所说的完全不一样啊!”下面有人抱怨起来。?

    岳洋笑了起来,“何叔,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古玩行当里的东西我不懂,但是生意上的事情,一直都是一法通万法通!咱们公平交易,谁也别想着蒙谁!”

    杨波与罗耀华两人面面相觑,本来满心欢喜,顿时消散殆尽,不过,他们也没有抱怨,对方这样做也符合常理。

    底下很快没了声音,大家看出岳洋准备充分,自然渐渐熄了一些心思。

    很快,一件件物件摆了上来,好在没有采取拍卖的方式,议价时,多半是要协商。

    现场大家也都默契,有人如果提出要买下,其他人多半不会再开口,给了议价时间和空间,一个小时过去,加上鉴定和议价,竟然只成交了五件!

    岳洋自己都是着急起来,只好暂停了交易,和吴先生去商量。

    杨波和罗耀华打了酱油,没有能够入手。

    不过,很快岳洋就是走了回来,“收藏室对大家开放,明码标价,里面有监控,希望大家能够遵守秩序!”

    “早就应该这样了嘛!”

    “就是,之前就是这样说的,来到了还变卦!”

    之前,因为考虑到人太多,岳洋否决了开放收藏室的决定,但是这种成交方式太慢,他决定学他父亲的方式!

    进了收藏室,二十多口人,再加上看守在四周的岳家人,就显得拥挤起来,好在杨波很快现收藏室竟是扩大了,再细看,这才现中间有一道门,把两间收藏室连在一起,上一次,他们只进了一间!

    很快,人群分散开,场内就不再显得那么拥挤,大家都朝着自己感兴趣的物件走过去。

    杨波视线略过那些上次见过的,转向没有陌生的古玩看了起来。

    这样一来,大家也有了讨论的空间,甚至出现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讨论某幅字画的现象。

    岳洋也不好制止了。

    杨波的度相对快一些,很快就摆脱众人,进了另外一间房,那里安静一些,有几柄宝剑挂在墙上,像是装饰,但杨波能够看出剑鞘是新做的,但剑却是好剑!

    杨波忍不住拿下一柄剑,抽剑出鞘,剑光如水,剑柄却朴实无华,杨波见猎心喜,甚至不打算放回去,就拿着剑走动起来。

    罗耀华鉴定功夫不到家,就想来找杨波帮忙,见到他收剑的刹那,顿时也是一愣,“放下宝剑,让我来!”

    杨波转身看过去,朝着四周挂着的宝剑道:“自己去选!”

    拿了宝剑,心中豪情万丈,杨波绕着房间走动起来。

    罗耀华把墙壁上的剑,一柄柄拿下来,细细看过去,总是感觉没有杨波的好,最后只能选了一柄外表华丽的。

    很快,杨波选中一幅画,罗耀华竟是把剩下的剑全部包了,跑过来询问杨波的意见。

    杨波很清楚这些剑的多属于明清两朝,他一一分析了,罗耀华看到价格,决定全部包下!

    “最好把你那柄剑也送我!”罗耀华抽出杨波手中的剑,立刻现问题所在,杨波的剑柄甚至看起来比他的更久远,但剑光如水,让人看上去就是感觉到一阵寒意!

    “手快有,手慢无。这个结果可不能怪我!”杨波笑道。

    罗耀华一阵无语,如果不是杨波,他大概也不会注意这些挂在墙壁上的宝剑。

    郁达找到了杨波,笑道:“杨老板,过来帮我看一样东西!”

    杨波跟着郁达朝外走,停在一份佛经前,佛经呈卷状铺展开来,中间折了一些,末尾处并没有款识,就是一部经文放在眼前,而在旁边则是有一个价格,一万块!

    隔着玻璃,透过黄的纸张,也能看出这是一部古籍,杨波之前也看到过,只是没有太过注意,这时候注意字迹,才看出这人功底不一般。

    “杨老板,你能不能看出这到底是谁所写?”郁达问道。

    杨波摇头,“我不确定,要仔细看看,毕竟没有署名,也许是没有名气的秀才举人也说不定。”

    郁达点头,很是赞同,大家都不喜欢那种没有细看就敢夸海口的家伙,杨波给出的答案不确定,才更加让他信任。

    杨波从头开始看起,这是一本《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从头开始就没有一句时杨波能够看得懂的,更没有任何写作者自己情况的描述,如果真是这样,这卷佛经的价值就大大降低了。

    杨波眼前光华闪过,逐渐汇聚,光圈形成,他大概能够看出,这应该是成于康熙年间,但具体是谁所写,就不是他所知道的了。

    杨波转头看向郁达,说道:“依据这纸张的颜色变化和产地来看,基本上应该成于康熙年间,具体是哪位,我就不清楚了!”

    没有想到郁达却是满面欣喜,低声道:“我刚才看着就像是陈延敬的字,只是不敢确信,有了杨老板这个判断,我就敢确定下来了!”

    杨波有些惊讶,“郁先生原来早有判断了啊!”

    郁达低声道:“不敢确定而已,我见到这佛经,第一感觉就眼熟,我手里有陈延敬的字,研究的多了,觉得很熟悉。”

    “再联想到他在母亲去世的时候,的确是抄写了这份经文,我就大概猜测到了,只是因为有杨老板关于纸张年代的确认,一下子就提醒了我,让我更加确信了!”

    “那真是恭喜郁先生了!”杨波笑了起来。

    陈延亭在康熙年间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他在康熙年间先后任工部、户部、刑部、吏部共四部尚书,最终官拜文渊阁大学士,也就相当于宰相,得以善终,被康熙评价为:宽大老成,几近完人!

    这样一个人物的亲笔为母祈福的文字,自然不是区区一万块所能买下来的,这样算来,郁达也算是捡漏了。

    郁达满面春风,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生怕被别人看出来,“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等到手再说吧!”

    杨波点头,转头看过去,那边已经开始逐个成交了。

    标价交易,拒不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