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45章 宝剑与玉佛
    杨波笑了笑,抬眼见到对方手中抱着一件大玉佛像,忍不住抬了抬下巴,“您带了玉佛?”

    中年男子听到杨波这话,顿时笑道:“是啊,这是我带来的,我可是花了五十八万在西藏请来的,年轻人,你看看,是不是要比你的漆盒好得多?”

    罗耀华坐在一旁撇了撇嘴,他最见不得杨波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在打脸,一件是日本著名画家雕绘的漆盒,即便另外一件玉佛是真品,那也相差了十倍的价钱!

    中年男子浑然不觉,甚至把玉佛直接递了过来,杨波只好把漆盒递给罗耀华,接过玉佛看了起来。

    此时,下一位持宝人已经上来了,这位持宝人拿了一件民国瓷器,杨波扫了一眼,就把视线转了回来。

    眼前释迦牟尼佛像玉佛像材质是青海玉,看起来颜色青,但通透性不强,而且摸上去显得材质颗粒大,杨波仅凭这一点,就能够判断得出,这件佛像价值不高。

    再看造像,形象称得上是饱满,但是雕工一般,线条有重复雕琢的痕迹,眉宇间距很短。

    中年男子见到杨波看得认真,更加欢快起来,接着低声道:“你看下面,莲座上镌刻‘大明永乐年施’的落款,是从左至右的顺读形式,并不是传统的自右至左的倒书形式,主要是为了迎合藏族人的读写习惯。”

    “这件佛像神态庄严和悦,似有一种内蕴的力量使观者的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肌肤丰满圆润,线条流畅,显得优雅生动。双目细长低垂,眼睑微垂,相容和煦。”

    杨波没有开口说话,心里却是涌动着想要吐出来的冲动,他敢肯定,对方一定是在家里看过不少资料,把这些背了下来!

    实在无奈,杨波只好点头道:“不错,你待会儿会上去吗?”

    “那是当然,如果不能上去,我还来这里做什么?”说着,中年男子从杨波手里接过了玉佛,“我带着玉佛这样的国宝过来,不是为了让他们鉴定,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见识到这件国宝!”

    说罢,中年男子满面容光焕,骄傲地仰起了头。

    杨波实在无话可说,只能道:“祝你成功!不,你已经成功了,希望你的愿望能够实现!”

    中年男子点头,“好!”

    杨波耳边终于是恢复了平静,前面的民国瓷器也已经拿了下去。

    罗耀华朝着杨波竖了竖大拇指,低声道:“没有想到,你这么能聊,逗人家高兴吗?”

    杨波瞪了罗耀华一眼,“胡说什么?”

    说罢,杨波朝着前面接着看过去。

    接着上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手中抱着一柄剑状物,外面用布层层包裹起来。

    主持人问了两句,持宝人把布打开来,里面果然露出一柄青铜剑,她把剑放到专家面前的桌子上。

    几位专家围着桌前的宝剑研究了好一会儿。

    趁着这片刻时间,中年男子抱怨道:“真是浪费时间,一个农村妇女带来的剑,怎么可能是真的,肯定是假的,有这样的时间,还不如都给我的玉佛像,还能让全国人民多看一会儿国宝!”

    杨波坐在一旁,没有回应。

    罗耀华显然也听到了这段话,拉了杨波一把,低声问道:“怎么样?”

    杨波点头,“应该不错!”

    中年男子好像是听到了杨波的评论,顿时大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一个村妇,手头的东西如果真是不错,那么她们家炒菜的大铁锅,岂不是也不错?”

    杨波无奈,见到前方专家拿起了话筒,连忙朝前指了指,“咱们听专家说吧!”

    魏玉阳是青铜器专家,他拿着话筒,面上带笑,问道:“卢女士,我想问一下,你平时拿这把剑做什么用啊?”

    “劈柴用,这把剑放在家里很多年了,从我曾祖父那代人就传下来了,一直都放在家里,我觉得太浪费,就拿来劈柴了。”卢姓中年妇女笑眯眯地,似乎很是不好意思。

    魏玉阳面上突然一板,“那你知道你劈的这个柴有多贵吗?”

    中年妇女有些迷茫,尴尬一笑,“柴有什么贵的?”

    魏玉阳被中年妇女一打岔,顿时就笑了场,无奈摇头,“换种问法,你知不知道,你这把‘斧头’的来历、价值?知不知道因为你劈柴,损失了多少?”

    中年妇女面上一呆,“不会吧!”

    “怎么就不会?”魏玉阳盯着中年妇女,“你看看,这些豁口很新,这一个豁口,至少价值五万块!”

    中年妇女面上愁苦,差点就要哭了,喏喏不敢说话。

    魏玉阳解释道:“这柄青铜剑,是战国时期燕孝王的佩剑,是诸侯王的佩剑!如果没有损坏的话,这柄剑至少价值一百二十万!”

    “但是,现在,这个价值要大打折扣,以目前的状态,只能价值三四十万,那就顶天了!”

    中年妇女长大了嘴巴,有些难以置信,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毕竟这上下就有近百万的损失!

    坐在杨波身旁的中年男子,也是惊讶起来,不过,随即又是说道:“真是浪费,这柄宝剑如果给我,我一定不会损坏,一百多万,还真是不少!”

    杨波有些后悔自己搭话了,有些人说话的目的不是为了表述一件事情,而是为了气人!

    主持人徐一鸣走上前去,朝着持宝人问道:“现在心情如何?”

    “很复杂。”卢女士还没有反应过来,持续保持在悲伤之中。

    “接下来可要好好保管了。”徐一鸣道。

    送走了持宝人,徐一鸣宣布了按下了按钮,选择了下一位持宝人。

    “一件藏传玉佛!有请持宝人!”

    杨波盯着眼前的大屏幕,回头看了中年男子一眼,男子举着玉佛笑了笑,“是我啊!”

    说罢,中年男子很是高兴地朝前走过去。

    罗耀华朝着杨波看过来,“你看了他的玉佛,是什么材质?”

    “青海玉。”杨波道。

    罗耀华愣了一下,显然有些惊讶,“那雕工呢?”

    “一般般。”

    “大明永乐年?”

    “也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