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46章 打赌
    徐一鸣拉着中年男子站在演播大厅正中。

    “您怎么称呼?”徐一鸣问道。

    “姓巴,名山,巴山夜雨的巴山。”中年男子道。

    “好,巴先生,您今天给我们带来的玉佛,是藏传释迦牟尼佛造像啊!”徐一鸣好奇道。

    巴山点头,“对,这是我专门从西藏请来的藏传佛像,具有浓郁的藏族风格,而且这件大明永乐年的佛像是当年永乐大帝朱棣供奉过的,是一件传世国宝!”

    “那可真是了不得,快请我们专家看一看!”徐一鸣道。

    巴山抱着佛像朝着专家走过去,放在桌前。

    罗耀华看着巴山,忍不住道:“他真是不怕闪了舌头啊?”

    杨波轻轻一笑,“你难道不知道国宝帮?他们吹嘘着手里的物件都是国宝,这些人别的不做,就只是吹牛,如果今天在这种场合,台上的专家认为他的玉佛是真的,后果是什么?”

    “不会吧?”罗耀华愣住了。

    “这只是一个假设,你说会有什么后果?”杨波坚持道。

    罗耀华略微思忖,“他会拿到拍卖会上拍卖,然后卖出天价!”

    “对!”杨波道,“这是很多人的用到的技巧,如果真是侥幸成功,那可是一本万利啊!”

    罗耀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一次,专家们看得很快,很快就端正了姿势,准备好后面的拍摄。

    现场的玉石专家吴国伟笑道:“巴先生,您很自信嘛!”

    巴山笑道:“因为我的东西好,这才能自信!”

    吴国伟笑道:“看来,你不是一般的自信。”

    说着,吴国伟看着巴山,问道:“玉佛是花了多少钱请来的?”

    “一百八十万!”巴山道。

    现场一阵哗然,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实在是个天价。

    罗耀华与杨波在下面听得目瞪口呆,因为就在刚才,巴山还只是说了五十八万!

    这一会儿工夫就涨了三倍!真真是嘴皮子一张,黄金千万两!

    吴国伟也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又是道:“你认为这是什么材质?”

    “和田玉。”巴山道。

    吴国伟一愣,便不再多问,开口道:“从材质上来看,这是青海青玉,这种玉质与和田玉还是有很大差别的,青海玉通透度不高,在细腻程度上也比不上和田玉。从这两点,基本上就可以断定,你这块玉是青海玉,而不是你所说的和田玉。”

    “从雕工上来看,这件玉佛的雕工只能算是一般,释迦牟尼的造型出来了,但没有任何神采,而且有部分线条在雕刻的时候,有重复雕刻的痕迹。”

    “最后,就是你所说的永乐大帝的问题了,史书记载永乐大帝朱棣是敕令印刷过佛经,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信仰藏传佛教,这恐怕也只是你的一家之言吧!”

    巴山有些懵住了,“吴老师,这不会吧?”

    桂荣九在一旁补充道:“要相信事实,从雕工上来看,想必你也能够看得出来,这样的雕工,怎么可能送到皇宫里去?”

    巴山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地退了场,不过,他很快就是从后门坐了回来。

    杨波见到巴山时,他的面上并没有任何悲伤的痕迹,还朝着杨波问道:“你怎么还没有上去?”

    杨波正要回一句,前面突然就听到主持人道:“这是一件漆盒,欢迎持宝人!”

    这时候,编导也走到了杨波的身后,这让杨波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跟着编导走了过去。

    从后台进去,主持人徐一鸣笑道:“先生如何称呼?”

    “姓杨。”杨波道。

    徐一鸣笑了笑,“杨先生,您好,您这件漆盒是怎么来的?”

    “是我花三万五千块钱买来的。”杨波道。

    徐一鸣见到杨波不愿多说,也知道不会挖出太多的看点,直接朝着杨波道:“那好,请我们几位专家鉴定一下!”

    杨波把漆盒放在桌上,桂荣九朝着杨波轻轻点头。

    桂荣九似乎没有给大家说,其他几位专家似乎并不清楚杨波的来历,见到漆盒,也就打量着看了两眼,没有在意。

    魏玉阳不仅是青铜专家,也是杂项专家,这件漆盒,他是需要准备台词的,所以看得很仔细,而桂荣九不相信杨波会糊弄他,也是细细看了起来。

    好一会儿,魏玉阳方才是抬起头来,朝着杨波问道:“这只漆盒是在哪里买到的?”

    “在广陵。”杨波道。

    “漆盒工艺不错,应该是清朝中期。”魏玉阳直接开口道。

    杨波稍稍一愣,他有些后悔起来,之前应该提醒桂荣九的。

    桂荣九见到杨波愣住,追问道:“怎么?难道你是有不同看法?”

    杨波朝着漆盒指了指,“漆盒上有纹饰。”

    魏玉阳忍不住皱眉,有纹饰,难道他看不到吗?

    桂荣九却是知道杨波不是那么简单,连忙看了过去。

    巴山坐在台下,忍不住冷哼道:“三万五一个的盒子,有什么看头?”

    罗耀华听到这话,立刻就不乐意了,“那几十万的假东西就有看头了?”

    巴山动了动嘴,终究没有说出来,只是道:“漆盒比我的玉佛差远了!”

    罗耀华来了兴趣,忍不住要逗他一逗,“既然是这样,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巴山来了兴趣。

    罗耀华朝着巴山手上的沉香手串看了一眼,“如果漆盒的估价过玉佛的价钱,我让他把漆盒给你。如果漆盒估价比玉佛低,你把手上沉香手串给我如何?”

    巴山有些迟疑,“你能做主?再说,如果是估价的话,我这件需要按一百八十万的价钱来衡量!”

    罗耀华听到一百八十万,面上顿时就是大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比个什么?”

    巴山来了兴趣,“赌不赌?只能按一百八十万的价钱赌!”

    罗耀华一咬牙,“赌就赌,谁怕谁!”

    “好!”巴山道。

    罗耀华两人聊得畅快,现场却是一片静谧。

    魏玉阳看了好一会儿,没有想到漆盒上纹饰的来历,引得现场专家再次研究起来。

    好一会儿,桂荣九终于是忍受不住,朝着杨波问道:“这个纹饰到底是什么?”

    “这是日本的湿妇女!”杨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