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52章 救人
    杨波说到做到,直接联系了红十字会,通过银行转账捐了五万块。? ??

    杨波电话刚挂断,杨母的电话就是打了进来,杨母说话声中带着哭腔道:“小波,小朗又被抓了,你快救救他呀!”

    杨波一下子愣住了,“他不过从我这里刚走了半个多小时,怎么就被抓了?”

    “小朗打电话来说他赌博欠了人家八万块,被扣在赌场了,如果不能把钱送过去,人家要砍了他一只手啊!”杨母哭诉道。

    杨波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有些愤怒,杨朗不过从他这里刚离开那么一会儿工夫,就迫不及待地去赌博,而在刚才,杨父还信誓旦旦地给他说,杨朗不会去赌博!

    出了事情就想起了他,杨父既然对杨朗如此宠爱,这时候为何没有急着去救赎,而是把电话打给了他?

    “嗯。”杨波应了一声,反应平淡。

    杨母陡然一愣,随即就是心中一凉,杨父在旁边听到杨波只是嗯了一声,顿时大怒,冷哼道:“真是好弟弟,好兄弟!”

    说罢,杨父想要抢过手机,却是被杨母躲了过去。

    “我们不指望他,我自己去赎人!”杨父叫道。

    杨母顿时大哭道:“你不能去,那么危险,你要是有个好歹该怎么办呀!”

    因为对面开了扩音,杨波能够听得清清楚楚,他却宁愿不听到这句话,实在是窝心!怕杨父有个好歹,难道他这个儿子有个好歹就行了?

    杨母抱着电话哭诉道:“小波,你朋友多,见识广,就原谅他们爷俩这一次,求你救救小朗吧,他如果真是没有了一只手,这辈子可怎么办呢!”

    杨波面上阴晴不定,心中的温情消失殆尽,“他在哪里?”

    杨波的声音毫无感情,更像是接受一项任务,对他来讲,任务的目标就是要去带人!

    “在浏阳街43号地下室!”杨母欣喜道。

    杨波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杨波从保险箱里拿出八万块,接着又是给罗耀华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情。

    罗耀华很是惊讶,“什么?又是你那个无良哥哥,他又去赌博了?”

    罗耀华也算是了解杨波的家庭情况,知道杨波一直以来夹在中间会不自在,只是他没有想到杨波竟然会再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帮我带几个,嗯,保镖!”杨波道。

    罗耀华忍不住惊奇道:“你难道不报警吗?”

    杨波顿了下,回道:“这次就不报警了,到时候把杨朗抓进去也不好。”

    罗耀华稍有迟疑,对他来讲,报警处理起来更好办一些,而且,杨波不愿报警的处理方式,让他很怀疑,因为他清楚杨波的性格,凡事更愿走正道,堂堂正正破局!

    不过,罗耀华也没有过多迟疑,“我手上还是只有那四位,人数怕是不够。”

    “嗯。”杨波应了一声,开口道:“你帮我把这四个人叫上,我给鲁东兴打个电话借几个人。”

    罗耀华正要回一句,没想到杨波已经挂断了电话。

    罗耀华感觉到这件事情不简单,似乎是要出事,他朝着一起聚餐的人摆了摆手,“兄弟今天有急事,大家吃好玩好,我就先走了!”

    接着,罗耀华紧急赶往杨波所说的地点。

    杨波给鲁东兴打了电话,鲁东兴是个爽快人,径直问道:“需要多少人?”

    “越多越好!”杨波道。

    鲁东兴迟疑了一下,“那好,你说个地点,马上就到!”

    杨波开着车子,很快抵达了不远处的集合地点,罗耀华已经等在那里了。

    杨波下了车子,站在车门前,朝着罗耀华伸手,“给我一支烟!”

    罗耀华有些诧异地看过来,不过还是掏出一支烟递给了杨波。

    杨波接过烟,夹在两只手指间,罗耀华把打火机递了过来,杨波点了三次,方才把烟点着,猛地吸了一口,一股浓烈的呛人烟气从咽喉滑下,杨波忍不住咳嗽起来!

    罗耀华一把夺过烟头,在脚下捻灭,“不会抽就不要抽好了!”

    罗耀华还要再问,鲁东兴带着人已经赶到了现场。

    集合的地点不是在主干道,罗耀华开了两辆车,杨波开了一辆,鲁东兴一到,竟是足足带了十多辆车子,路上顿时就被堵住了!

    杨波朝着鲁东兴挥了挥手,直接上了车子,带着这样一个大部队,朝着目标地进!

    很快,杨波车子停了下来,罗耀华的车子停在后面,见到杨波已经走了出来,他连忙下了车子,察觉到杨波的情绪似乎是有些不对劲,他生怕杨波生意外。

    杨波顿了片刻,鲁东兴带着人走了过来,“生了什么事情?”

    “我哥赌博被人扣押在这里的地下室了。”杨波道。

    鲁东兴怒道:“干!”

    杨波朝着地下室走过去,身后跟着一大批黑大衣黑皮鞋的保镖,整齐划一,惹得周边过路的百姓都要绕着走,甚至有人偷偷报警!

    一个贼头鼠脑的家伙站在门外,本来还是好奇地盯着一排壮观的车子,见到杨波一行人走过来,那人惊破了胆子,连忙飞奔下去。

    下了地下室,就是惊声喊道:“飞哥,飞哥不好了!”

    飞哥是个梳着大背头的三十多岁男子,见到他这个模样,斥道:“干什么?惊慌成什么样子?到底是生了什么事情?”

    “飞……飞哥!有一伙人朝着地下室走过来,怕……怕是要出事啊!”

    飞哥稍稍一愣,随即抚了一把大背头,“这算什么事?飞哥我见识的多了,就算是警察来了,咱不还是平安无事地走回来了?”

    “飞哥,对方人不少,我觉得像是来闹事的啊!”贼眉鼠眼的家伙很有些眼力,连忙急道。

    “没事的,你就放心好了。”飞哥摆手道。

    “就是,就是,飞哥这么大的势力,在这里开了赌场,还不是没事?”

    说话之人正是杨朗,他眯着一双眼睛,坐在椅子上,一旁的茶几上放着一杯茶,哪里像是被虐待的样子?

    “哈哈,杨朗,你跟着飞哥我混,以后一定吃香的喝辣的!这次咱们五五分!骗你那个傻弟弟一次!”飞哥嚣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