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58章 蓝月
    “桂老师,给我签个名吧!”

    “魏老师,给我签个名吧!”

    “吴老师,帮我看一看,这块玉佩怎么样?”

    见到杨波等人终于是拍照完毕,现场人群一下子就是涌了过来,桂荣九三人心中苦笑不已。

    杨波站在一旁维持秩序,“大家不要挤,不要乱!”

    见到这种情况,三人很清楚,拖下去的话,肯定会吸引更多的人,尤其是马上要到吃午饭时间,很多人下班路过,他们就不要想着出去了。

    “大家不要急,都有份,都有份!”桂荣九大喝一声,接过笔记本大笔一挥,把名字签了上去。

    经过刚开始的拥挤,现场很快有了秩序,时刻有人加入有人离开,但是三位老师度奇快,只不过半个小时,就已经签名鉴定完毕,杨波早已锁好门待命,见到他们空闲下来,连忙拉着他们上了车子,这才躲了过去。

    上了车子,桂荣九忍不住道:“今天可一定要让杨老板请客,今天咱们过去压根不是去,那是给他做活广告的!”

    吴国强也是点头,“就是,签名累得胳膊都酸了,还有拿着玉佩上来的,压根就是一块南阳玉,非要说是和田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杨波笑道:“好,几位老师能够来到小店里,那是我的荣幸,今天我请客!”

    吃晚饭,杨波送了三位去酒店,金陵的节目还没有结束,今天只是上午休息,下午还是要接着录制的。

    杨波回到店中,拿着宝剑,心里却是在想着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藏着掖着,难道是有什么不能说的?

    手机铃声响起,杨波见到杨母的电话,心里有些犹豫,好一会儿,他方才是接听了。

    “小波啊,小朗被抓了,派出所说是要关十五天,妈知道你心里有火,小朗被关也是活该,但他毕竟是你哥啊!”杨母道。

    杨波稍稍一愣,心中也是软了下来,毕竟是父母家人,他做事也不会也不好太过。

    “嗯,他一直赌博,恶习不改,以后怕是会越赌越大,之前他敢把爸的救命钱拿出去赌博,以后他就敢把房子给抵押了!”杨波道。

    杨母有些犹豫,“他已经被关了一天了,该有的教训也都有了,以后应该会有所悔改吧!”

    杨波摇头,知道母亲的想法,他也没有再劝,“那好,我打个电话吧!”

    杨波给罗耀华打了电话,罗耀华没有劝说点头应下,又是道:“今晚就是最后一晚了,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能够搬运出来,明天中午,洪氏兄妹就会被放出来,我在考虑,金蟾是不是还要送过去?”

    杨波想了想,知道罗耀华有所迟疑,生怕在这件事情上有破绽,“还是送过去吧,毕竟金蟾也没有什么作用了,他们也找到了地点!”

    罗耀华点头,“那好,洪氏兄妹也寻找两天了,也该有结果了,明天我就送过去。”

    ……

    给杨波打电话时,杨母正在派出所办事大厅,两人早早地赶到这里,希望能够求情免了杨朗的拘留,但并没有效果。

    此刻,给杨波打完电话,杨母终于是舒了一口气。

    杨父坐在椅子上,破口骂道:“这只小兔崽子,真是没有人性!这是救他哥哥,这种事情都还要我们给他打电话,按照他的意思,是不是就要他哥在牢里蹲一辈子!”

    “你小点声!”杨母劝了一句。

    杨父冷哼一声,没有多说。

    杨波给罗耀华打了电话,但是罗耀华却没有着急,做完手头的事情,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他这才是打了电话。

    杨朗很快被放了出来,他见到父母站在外面,鼻青脸肿附带着面上委屈,令杨父杨母一阵心疼。

    “小朗,你受苦了!”杨母走上前去,摸了摸杨朗的肿胀的面孔。

    杨朗倒吸了一口冷气,“妈,疼!疼!”

    “小兔崽子,白眼狼,他竟然敢打你,一定要打回来!”杨父怒道。

    “爸,你是不知道,杨波那天带了一大帮子的人,威风得很,我哪里能够打得过人家?”杨朗抱怨道。

    “反了天了,他这是要造反吗?”杨父怒道。

    三人回到家中,杨朗脸上抹了药,很快又坐不住了,朝着杨母道:“妈,我出去一会儿!”

    “你现在浑身青肿,你能去哪?”杨母惊道。

    “不去哪儿,就在附近转一转。”杨朗回了一声,“对了,妈,我从爸的包里拿了五百万钱!”

    说罢,杨朗转身就是出去了。

    天色渐黑,杨朗也没有太多地方可以去,想到上次路过的那家酒吧,看到那些妖娆丰满的身躯,他的心头忍不住一热,急慌慌地朝着酒吧赶过去。

    进入酒吧,一阵热浪袭来,灯光闪烁之下,舞池内身姿摇曳!

    杨朗以前也是混酒吧的,只是县城的酒吧明显没有这边高档,而且颜值也差了不少。

    初次来到这里,杨朗还有些生疏,他坐在吧台前,要了一杯啤酒,没有下舞池。

    “第一次来?”身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子坐到了杨朗身侧,问道。

    杨朗一下子愣住了,以前去酒吧很多次,从来都是主动搭讪,没想到皮青脸肿时,竟是被搭讪了一次。

    “嗯,头一次过来。”杨朗回应道。

    “到哪里都一样,只要能玩得起来,大家都可以很开心。”女子盯着杨朗,她肌肤如雪,尖尖的下巴差点扬到杨朗的鼻子上。

    一阵清香袭来,让杨朗有些眩晕起来。

    “你的脸怎么了?”女子端着红酒,在阴暗中,映衬得脸蛋越娇俏。

    杨朗心思一动,开口道:“也不怕你笑话,我这张脸是被人家打的,不知道你关注新闻没有,昨天有一个赌场被端。”

    女子兴致勃勃看过来,“好像是有哎,你也在场?”

    “不是我在不在场的问题,而是因为这件事情就是因我而起!”杨朗说起这些,渐渐有些兴奋起来。

    “前天晚上,我带了一百万现金,在那个赌场里赌了个通宵,早上的时候,我自己都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赢了多少钱了,早上要离开的时候,没想到那家赌场老板黑心,要把我扣下来,我拼死跑了出来!”

    “结果就被打成这样了?”女子问道。

    “没办法,他们人多,不过,结果你也知道,那家赌场被我找人给端掉了。”杨朗道。

    “对了,我叫杨朗,你叫什么名字?”

    “蓝月。”女子吐息如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