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61章 岳珺瑶
    金陵满城风雨,走在大街上,入耳听到的都是关于太平天国宝藏的事情。?

    各路专家跳了出来,他们在史书中查找关于宝藏的任何蛛丝马迹,想要通过每一年税收与支出,算出洪秀全到底藏匿了多少金银!

    杨波没有太过在意,只是因为宝藏的消息出来之后,店里的生意竟然好了很多。

    中午吃过饭,杨波终于得了空闲,他坐在店里闭目养神。

    风铃声响起,杨波以为是风吹的,耳边突然听到脆生生的呼唤,“老板。”

    杨波抬眼看过去,见到一个明丽少女身着雪白道袍俏生生地站在门口。

    稍稍愣了一下,这还是杨波头一次见到有人这样装扮,少女长搭在身后,朝着杨波道:“老板,你知不知道秦桧墓应该怎么走?”

    杨波有些诧异,“你要去秦桧墓?那里可不好走,而且做公交也到不了。”

    少女笑道:“打车过去要多少钱?”

    “五六十块吧!”杨波算了一下,回道。

    少女顿了顿,“老板,那我给你一百块,你可不可以带我过去一趟?”

    杨波愣住了,“小姑娘,外面出租车很多,你是出家人,想必他们也不敢骗你,你打车过去就好了。”

    “可是桂爷爷告诉我,来到金陵,然后到拾遗堂,就有人能够送我过去的!”少女开口道。

    杨波愣住了,心思一转,立刻就明白了桂爷爷的身份,但他还是问道:“桂爷爷?他叫什么名字?”

    “桂荣九!”少女回道。

    杨波有些诧异,盯着少女看了两眼,少女尽管身着道袍,但明眸皓齿,生得美丽,桂荣九那个模样,应该不会有这么漂亮的孙女吧?而且还是出家的!

    “你先坐一下,我给桂老师打个电话,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杨波拿出了起来。

    女孩子也没有太过在意,回道:“岳珺瑶。”

    杨波怔了一下,“姓岳?”

    “有问题?”岳珺瑶看过来。

    杨波摇头,他有些奇怪,前两天刚刚与桂荣九交流过,那柄剑似乎也与姓岳的有关,现在真的遇到了,他难免有些好奇,这位是想要拿走宝剑的吗?

    杨波拨了桂荣九的电话,好在桂荣九这会儿没在录制节目,很快就接通了。

    “我这边来了一个身着道袍的小姑娘,叫岳珺瑶,说是你介绍过来的?”杨波没有客套,直接问道。

    “珺瑶已经到了啊!到了就好,小杨,我家和岳家是世交,珺瑶尽管只比你小一岁,但从小在山里长大,心思单纯,我现在又忙不过来,正巧就叫你帮我照顾两天,回头我就去接她!”桂荣九道。

    杨波躲着岳珺瑶打了电话,听到这句话,忍不住道“山里长大?”

    “是的,这件事情也不是一句两句能够说得清楚的,你既然买到了岳家的宝剑,也就说明你和岳家有缘,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桂荣九笑道。

    “哎,你还没有给我说清楚宝剑的事情?”杨波又是问道。

    桂荣九推脱道:“宝剑的事情,你早晚都会知道,这些也不该我来讲你给听,珺瑶肯定是要去秦桧墓的,你先带着她过去吧!帮我照顾好她,谢了!”

    说罢,桂荣九着急地挂断了电话,生怕杨波不答应似的。

    杨波有些为难地走了回来,岳珺瑶似乎是装作没有看到杨波的表情,开口问道:“桂爷爷怎么说?”

    杨波皱眉,“去秦桧墓做什么?”

    “你不要管那么多!”岳珺瑶不愿意回答。

    杨波想了想,也就答应了下来,因为秦桧墓不远的地方就是洪秀全宝藏所在地,这样一来,他就方便去那边转一圈。

    开着车子,到达秦桧墓,此时,外面里面正在施工,这里会建设一个秦桧馆,前两个月还是风光无限,饱受关注,这会儿已经是门可罗雀,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吸引到了太平天国宝藏!

    杨波两人走到门前就被拦了下来,杨波转头看向岳珺瑶,“现在能够告诉我了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岳珺瑶稍稍迟疑,“我就想进去看一看。”

    杨波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

    良久,岳珺瑶终于是开口道:“我们家和他有仇!”

    “和他有仇?”杨波一下子愣住了,相差近千年,还能有仇,不过,杨波很快反应了过来,“你们家祖上姓岳?”

    岳珺瑶翻了翻眼睛,“你家祖上姓杨?”

    杨波连忙道:“说错了,你是岳飞后人?”

    岳珺瑶点头,“是。”

    杨波感觉有些无奈,上千年了,尘归尘土归土,仇恨还没有忘记,实在是令人诧异,不过想到岳飞这样的英雄,他也不好多说,只好道:“我试试!”

    杨波打了一个电话,两人得以进入。

    与几天前相比,里面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尘土飞扬,诸多物件也早已被带走,只剩下墓穴。

    岳珺瑶盯着墓穴看了好一会儿,杨波本以为对方会有所行动,没想到她只是轻轻一叹,转身离开了。

    坐回车里,杨波朝着太平天国宝藏地址开过去,转头朝着岳珺瑶问道:“我以为你会拿根鞭子抽两下!”

    岳珺瑶有些沉默,阳光洒进来,照在白皙的面颊上,如玉雕般洁净。

    良久,岳珺瑶方才是叹了一口气,“从小爷爷就教导我,给我讲满江红,讲抗金,但是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秦桧尸也已经腐烂,再记住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杨波没有回应,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解,尽管不清楚,但是他也明白,像是这种家族,应该会背负着很沉重的负担,就像是那柄剑,应该也会有不少的故事!

    车子开到郊外,岳珺瑶突然醒悟过来,“你的方向不对!”

    “我去看个热闹。”杨波道。

    “你可以先把我送回去。”岳珺瑶有些警惕。

    杨波轻声一笑,“算了吧,我对小姑娘没有兴趣,你也有电话,随时可以给你桂爷爷打电话。”

    岳珺瑶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短剑,“谅你也不敢做什么,我可是拿过全国剑术第一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