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71章 会面
    回到拾遗堂,刘良玉有事先行离开,杨波把渡海达摩收好,这时候水也烧好了,杨波这才是泡茶,同刘胖子细聊起来。

    一件天价成化斗彩鸡缸杯的成交,并非是一句话新闻那样简单,中间涉及到复杂的联络谈判、鉴定、交易,甚至还要请专业人员进行合理避税,以及报税入关,这一套行程下来,绝对比进口汽车要难得多!

    当然,鉴定的时候,最好是用仪器,这样鉴定起来,会更加令购买者信服,杨波也是提出了这个疑问。

    刘胖子回道:“那边不愿意使用仪器进行检测。”

    杨波很是诧异,“什么理由?”

    “仪器检测会对瓷器造成损坏!”刘胖子道。

    杨波有些目瞪口呆,“这个不至于吧,据我所知,检测只需要取底足一点点粉末,破坏很小!”

    刘胖子摊手,“我也没有办法,这是对方做出的决定!”

    杨波点头,他知道这可能是对方有意如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应该不止我一个人过去了?”

    刘胖子嘿嘿一笑,点了点头,又是有些犹豫道:“已经请了两位专家,桂荣九桂先生,以及梅朝宁!”

    杨波有些惊讶,随即点了点头,“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也要去见一见那位主顾?”

    刘胖子笑了笑,“我就知道,和杨老板交流很痛快!”

    “什么时候?”杨波又是问道。

    “明天上午九点!”刘胖子道。

    “我能不能知道主顾的身份?”杨波有些好奇。

    “顾长顺。”

    刘胖子和杨波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忙。

    杨波和曹元德通了电话,曹元德在电话也提到了推荐的事情,他建议杨波要尝试一下,毕竟他如果能够参与到这种大事中,对他的成长以及名气都有很大的好处。

    杨波很快问道:“顾长顺是哪位?”

    “顾长顺?我也不清楚。”曹元德道。

    杨波本来以为顾长顺会是极有名气的富豪,毕竟能够掏出一点五个亿来收购成化斗彩鸡缸杯,那么这位主顾肯定是身家不菲的,既然曹元德也不清楚,那就可能真是低调了。

    好在网络达,杨波很快就是通过电脑查到了顾长顺的资料。

    顾长顺,晋省商人,晋省长顺矿业有限公司董事,下面对这位的描述就不多了,不过,杨波已经明白过来,原来这是位煤老板!

    在古玩行业内,除了像杨波这种经营者会交易外,最大的顾客,往往是一些房地产开公司老板,另外就是煤老板了,因为这两个行业赚钱快,能够一夜暴富。

    这些老板为了投资或者是附庸风雅,总会舍得花更多的钱买下古玩。而一些实业公司老板,就显得节俭多了。

    第二天,杨波根据刘胖子提供的路线,到达别墅区门外,很快就是被领进了一座独栋别墅。

    这栋别墅所在小区距离杨波住地不远,环绕玄武湖而建,环境清幽,尤其是独门独院的别墅,让杨波很是羡慕。

    刘胖子已经先一步赶到,杨波走进去,就听到刘胖子的哈哈大笑声。

    客厅里做了四个人,刘胖子、桂荣九都是认识的,一人五十多岁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金丝眼镜,杨波并没有见过。最后一个则是面庞黝黑褶皱,看起来像是乡下六七十岁的老农。

    杨波走进来,场内静了下来,刘胖子连忙站起身来,朝着众人介绍道:“这就是我请来的最后一位了,杨波杨老板,他在金陵拥有一家古玩店,在瓷器鉴定方面很很深的造诣。”

    那个老农模样的人,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小刘,我把事情交给你办,可不是让你给我找女婿的!这个小伙子才多大年纪,怎么能承担这么大的重任?你应该清楚,我想买的是上亿的东西!”

    刘胖子被对方一阵训斥,面上却仍旧挂着笑容,“顾老板,这年纪不大,可不代表水平不高啊!”

    杨波顿时就是明白过来,这位像老农的竟然是顾长顺,带着金丝眼镜的,肯定就是最后一位鉴定师梅朝宁了!

    “没有想到刘胖子竟然是把杨波请来了呀!”桂荣九插话道。

    这句话惹得大家都是看了过去,顾长顺对桂荣九的态度显然要更好一些,“哦?桂老师也认识这个小伙子?”

    “认识,当然是认识的,我们还算是比较熟悉的!”桂荣九笑道。

    “杨波在瓷器鉴定方面,的确是有不疏于顶级专家的水准,这次带她过去,算是带对了。”桂荣九朝着众人解释道:“想必大家应该听说过那件仰韶文化时期的鱼纹彩陶罐,那件正是在杨波手中!”

    “前几天,我在金陵做节目,当时杨波带了一件漆盒过去,那件漆盒让我们三个专家都是傻眼了,最后还是杨波提示,这才鉴定了下去,最后估价高达五百万!”

    桂荣九有意帮杨波抬高身价,不过,也的确是作用明显,这句话说完,就是让梅朝宁刮目相看。

    顾长顺朝着杨波看了一眼,“鱼纹彩什么罐子,是什么?”

    “是仰韶文化时期的彩陶罐,时间很久,大约有好几千年,这样的算是国宝级文物了!”刘胖子解释了一句。

    顾长顺有些惊讶,“如果是和成华斗彩鸡缸杯相比,谁价格高呢?”

    众人都是有些为难,按照价值来讲,鱼纹彩陶罐的价格还真是不一定比鸡缸杯高,而且鱼纹彩陶罐也从来没有交易过,并没有参考性。

    杨波笑道:“鸡缸杯的价格更高一些!”

    “我就说嘛!”顾长顺哈哈大笑起来,很是开怀。

    “这样吧,我给你一千万,你把那劳什子鱼纹彩陶罐子卖给我得了!”顾长顺随即笑道。

    杨波轻轻摇头,“顾老板说笑了,这件鱼纹彩陶罐,我是打算当做传家宝的。”

    “两千万呢?”顾长顺朝着杨波看过去,眯着一双眼睛,眼角更显褶皱。

    “不会卖得。”杨波笑道。

    顾长顺摇头,“那就算了吧,我也不是夺人所爱的人!”

    杨波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对方的个性,但不得不说,这位富豪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粗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