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72章 墨梅图卷
    按照刘胖子的说法,第一次会面,主要就是为了增加双方之间的相互信任,让顾长顺能够对大家有一个初步的判定,至于是不是能够通过,还待定。

    杨波之前还不了解,现在已经明白过来,恐怕这句话说的不是别人,指的正是自己!

    桂荣九已经有了偌大的名头,而梅朝宁又是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其水平自是不容置疑,算下来,也就他的水平最低!

    桂荣九怕氛围尴尬,接下来自然把话题朝着成化斗彩鸡缸杯上引,杨波转头看向顾长顺,见到他紧缩眉头,心里也是猜测到顾长顺似乎是对自己有所不满,但他并不在意。

    杨波接下来就显得放松起来,趁着四人聊天的间隙,他转身朝着客厅墙壁一处壁橱走过去,那里摆放了十多件石雕,还有几张照片用相框固定,放在壁橱外。

    石雕有三峡石、灵璧石、戈壁石、太湖石等,几乎每一件奇石都是属于不同的材质,但是这些奇石都是动物造型,杨波这才是惊讶地现,这些奇石的动作,竟是组成了一组完整的十二生肖组合!

    杨波很是惊讶,对于这样设计的构思,他也很钦佩,的确是很精巧新奇。

    杨波把视线转向照片,照片是顾长顺的全家福,一家四口在泰山下拍摄的,顾长顺一脸褶子笑得灿烂,倒是他的女儿皮肤白皙,看起来娇俏秀丽,与顾长顺的形象相差甚远,不过,顾长顺的妻子风韵犹存。

    另外一张照片,则是顾长顺拿着一幅画,面上依然笑得灿烂,黝黑的面庞,一口白牙很是耀眼。

    四人聊了一阵子,顾长顺见到杨波一直盯着壁橱看,觉得他行为不礼貌,很是有些恼火,朝着刘胖子瞪了一眼,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这个青年人去德国!

    “小刘,你看小杨老板在那边看得很入神嘛!”顾长顺朝着刘胖子道。

    刘胖子稍稍一愣,转身看过去,就是明白了问题所在,大家都是探讨正事,杨波却是不务正业,还窥探人家的**,也难怪惹得顾长顺恼火。

    “杨波他这是职业习惯,见到好物件,总是要研究一下。”刘胖子笑着脸,解释道。

    桂荣九对杨波了解地更多一些,见到杨波盯着照片不放,便提醒他道:“杨波,研究这么久,研究什么呢?”

    杨波这才是注意到那边,他笑了笑,指着壁橱道:“这些奇石每一件都只能算是中上等奇石,但是所有奇石放在一起,却是构思精巧啊!”

    刘胖子来过两次,有些了解,连忙朝着桂荣九两人解释道:“那边十二块奇石,分别是十二种材质,收集齐全很不容易!”

    “哦?竟然是这样!”桂荣九有些吃惊。

    梅朝宁惊讶地看了看,却是没有说话。

    顾长顺笑着摆手,“算不得什么,只有多花点心思,都能收集的到!”

    “那也要先有这样的创意呀!”刘胖子捧了一句。

    顾长顺高兴地笑了起来,面上笑容灿烂,“的确是这样,这个主意是我想了很久才想到的。”

    杨波轻轻一笑,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财力的基础之上,一般人可做不到,当然,他不会说出口来。

    顾长顺站起身朝着杨波的方向走了过来,“我这一辈子最成功的事情有两件,一件是事业上的成功,另外一件就是我的一双儿女都入美国名校,儿子在耶鲁,女儿在哈佛!”

    桂荣九有些惊讶,接着又是艳羡道:“儿女成才,真是可喜可贺,到了我这个年纪,也没有太大的愿望,儿女成才算其中一件事情了。”

    顾长顺点了点,看着全家福笑了笑,又是看向旁边一副照片,“这是当年我买到的第一幅画作!”

    杨波抬眼看过去,正是他刚才看到的那张照片,“元代王冕的《墨梅图卷》?”

    顾长顺哈哈一笑,“这么小的照片,上面字迹都看不清楚,这都能够猜得出来,看来小杨老板还是很有本事的嘛!”

    杨波轻轻一笑,没有多说。

    桂荣九与梅朝宁面面相觑,现场氛围突然有了些变化。

    顾长顺心里一突,朝着桂荣九看过去,“桂老师,这是怎么了?”

    桂荣九面上挂着尴尬,“这个,这幅真是王冕的《墨梅图卷》吗?”

    顾长顺意识到问题所在,连忙问道:“究竟是怎么了?难道还有假不成?您也不要顾忌太多,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不知道顾老板有没有找其他人鉴定过,但据我所知,申城博物馆有一副王冕的《墨梅图卷》,那幅画我是去看过的,的确是真迹!”桂荣九解释道。

    顾长顺面上陡然一僵,这幅画是他收购的第一件古玩,也是他走上投资艺术品收藏道路的起点,现在这幅很有纪念意义的画作,竟然可是是假的,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顾长顺生意做得大,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理性,他朝着杨波看过去,见到杨波仍旧是盯着照片看,火气没处,忍不住朝着杨波道:“杨老板看得这么多,想必也应该清楚这幅画到底有没有问题吧?”

    杨波稍稍一愣,转头看过去,见到顾长顺面上冷笑,就是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他轻轻一笑,“王冕是个奇人,他自创用花乳石刻印章,而他在每幅作品盖上印章的时候,都喜欢有一定的留白。”

    “就拿《墨梅图卷》来讲,这幅画很有名气,在于这幅画留下了王冕的一绝句,吾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在诗句末尾,至少留出了差不多一句诗大小的空白,这是他画作的特色!”

    杨波朝着顾长顺看过去,“这是鉴定王冕画作最为简单的一个技巧,而这幅画恰恰没有满足这个简单的特点!”

    顾长顺似乎是有些不愿相信,朝着桂荣九看过去,桂荣九点头,“杨波说得很对,这的确是最大的特点,不过照片太小,还是拿出来验证一下吧!”

    顾长顺很是失望,他轻叹一声,点头道:“那我去拿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