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85章 透视
    杨波拨通了曹元德的电话,电话接通。??

    “金粉?曹教授,你该不会也以为那是金粉吧?”杨波问道。

    曹元德笑了笑,“刚才正忙,给你开个玩笑,我现在正在查资料,我觉得这个东西,不太像是金粉。”

    “装在梳妆盒里,一般来说,应该是敷在脸上的粉,但是金粉并不是金子做成的粉末啊!”杨波道。

    曹元德听罢,也是笑了起来。

    所谓六朝金粉,实际上应该是一种白色的铅粉,并非是金色的,古代唱戏的白脸,正是用铅粉涂抹而成。

    “好了,我找到了!”曹元德突然开口道。

    “那是什么?”杨波很是好奇问道。

    “嗯,我还不确定,这样好了,你现在先拿一小撮金粉烧一下试试。”曹元德道。

    杨波很是诧异。“烧?”

    “对,用火烧!”曹元德强调道。

    杨波没有迟疑,他拿了一个小瓷碟子,捏了一小撮的金粉放了上去,这才是用划了一根火柴,黄色的光芒靠近金粉,温度渐渐升高。

    很快,金粉竟是燃烧起来,散着耀眼的白光,看起来就像是化学实验里金属钠燃烧一般!

    杨波连忙朝着曹元德道:“烧起来了!烧起来了!”

    “好!”曹元德叫了一声好,“烧完之后,你再看看颜色!”

    金粉太少,很快光焰熄灭,露出白色的粉末来,这会儿看起来才像是铅粉。

    “变成白色粉末了!”杨波道。

    曹元德哈哈一笑,笑道:“我知道这是什么了,这是兰金!”

    “晋朝的王嘉在《拾遗记前汉上》记载了一件事情,元封元年,浮忻国进攻了兰金之泥,说这种金泥出自汤泉,形状若泥,冶炼后其色变白,有光如银,即银烛是也!”

    “这种兰金经常被用作封信函木匣和宫门,鬼魅不敢近。在汉朝的时候,上将出征或使绝国者,多用此泥封玺印。武帝以后,这种金泥就消失了。”

    杨波很是诧异,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兰金,而且作用很奇怪,带有浓重的封建色彩。

    “我拿着这兰金,能有什么用?”杨波看着兰金,有些不解。

    “留着吧,也许以后就有用了,你怎么会遇到这么奇怪的东西?”曹元德好奇问道。

    “我也不清楚这个到底是什么,只是出于好奇买了下来。”杨波摇头,也没有多说。

    曹元德笑道:“你还真是幸运!”

    两人聊了一会,杨波方才挂断了电话。

    他这才有机会开始细细观察起来,金粉看上去像是金色的金属,只是在重量上比不上金,摸起来细细滑滑。

    眼前光华闪现,杨波瞪大了眼睛,想要搞清楚是什么原因让自己突然涌起了买下兰金的冲动,他就感觉眼前兰金散着耀眼的光华,这光华璀璨炫目,往日丝丝缕缕的光华不见了。

    耀眼的光华闪耀出现,杨波微微闭眼,想要躲避这种光华,没想到眼前光华更胜,他就感觉到无数的光华朝着自己的眼睛汹涌而来。

    眼前一片白色的海洋,他已经看不清眼前的状况,头脑眩晕,让他一下子昏倒在床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波从沉睡中醒来,察觉到灯光依旧,他这才是明白自己睡着了,只是当他看向木盒时,却是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看到本来满满当当的兰金,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杨波连忙朝着桌下看过去,下面并没有,床上也没有,其他地方都没有出现黄色的金粉,这个结果,让杨波很是诧异。

    难道是自己吞了金粉?

    杨波忍不住猜测起来,不过,他很快就是否定了,因为他拿着镜子照进嘴里的时候,并没有现任何金粉的痕迹。

    杨波这才想到之前生的异常现场,耀眼的白光,与平时丝丝缕缕的光华完全不同,难道问题出现在这里?

    杨波盯着木盒,这只木盒是明朝末期之物,只是里面为何会存在兰金?

    眼前光华再次闪过,杨波能够清晰地看到木盒有丝丝缕缕光华汇聚,眼睛有些清凉之意,杨波突然一下子就是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视线聚焦,眼前竟是生出了变化,他竟是穿过木盒,看到了桌子下面放着的一片纸屑!

    透视!

    杨波没有想到自己竟会透视,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不过,杨波很快就是兴奋了起来,因为透视意味着他能够更加简单地鉴定某些物件!

    杨波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他关了灯,却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一直熬到上午九点多钟,杨波爬起了床,带着保险箱,把东西都送到了银行,存进保险柜里。

    他站在保险柜外,盯着里面的东西,会心一笑,因为他现,自己的确是能够隔着门,看到内里的情况。

    事情的进展很顺利,签证以及护照都已经走了尽快的程序,刘胖子特意打来电话,让杨波准备妥当。

    杨波流连在几个古玩市场,同时也开始准备德国之行。

    杨朗从家里借钱不得,彻底惹恼了他,不过,他这个时候,也有些进退两难。

    “你弟弟财,但是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以后跟你弟弟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蓝月朝着杨朗道。

    杨朗有些气馁,“我能怎么办?”

    “去找你弟弟肯定是不行的,你也看到了,那天你找他要一件瓷器,他都不愿意给,真是抠到家了!”蓝月抱怨道。

    杨朗皱了皱眉,“家里怕是不愿给钱的。”

    “那就回去拿,你亲自回去拿!”蓝月撺掇道。

    “拿?”杨朗很诧异,“他们都已经说不给了,我能怎么拿?”

    “趁着他们不在的时候,拿!”蓝月道。

    杨朗一下子就是愣住了,“这样不好吧?”

    “他们既然对你无情,那就不要怪你无义!杨朗,你今年已经二十七了,你已经没有多长时间可以挥霍了!你要知道,你想做生意,现在就要拿出本金来!你没有其他的办法!”蓝月道。

    杨朗坐在一旁,沉思起来,没有开口多说,却是有些犹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