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86章 遇阻
    柏林位于德国东北部,是德国都,也是德国最大的城市,作为世界级城市,柏林人口约有三百五十万,相比于金陵六百五十万城镇人口,少了近乎一倍!

    杨波随着一行人下了飞机,来不及观赏,就匆匆坐上了汽车。

    顾长顺本来是打算留在金陵居中指挥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临走的前一天,突然提出要和众人一起前往柏林。

    一行人除了杨波之外,还有刘胖子、桂荣九、梅朝宁,以及一个专门的工作小组,包括秘书、律师、翻译,林林总总,加起来竟是有十多人!

    在柏林本地,顾长顺还雇佣了当地的一个律师事务所,所以说,为了买下这件鸡缸杯,顾长顺花了不少钱。

    到了酒店,杨波和刘胖子住在一个房间。

    稍稍休息了一下,杨波就听到外面敲门声,他开门,见到顾长顺的秘书站在门外。

    “杨先生,打扰了,顾总让大家半个小时后,在二楼的会议室开会。”顾长顺的秘书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说话倒也算是客气。

    “好。”杨波应了一声。

    待得杨波关了门,刘胖子忍不住抱怨道:“顾长顺跟着过来做什么?他在金陵等消息就好了!”

    杨波笑了笑,“他来了也好,至少有个掌舵的,成交得也会快一点。”

    “希望能快点成交,咱们也好早点拿钱走人。”刘胖子嘿嘿笑了起来。

    坐到二楼会议室,杨波进去的时候,见到顾长顺已经坐在了主位上,会议室内寂静无声,大家都是没有说话。

    杨波坐了下来,没有多言。

    很快,人员到齐,顾长顺假咳一声,开口道:“先,感谢大家千里迢迢和我一起来到异国他乡,大家辛苦了!”

    杨波有些惊讶,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领导讲话,不过,他还是随着大家一起鼓起了掌。

    顾长顺压了压头,“大家也都清楚我们这一次来德国的目的,我们为的正是成化斗彩鸡缸杯!”

    “这是咱们民族的瑰宝,是瓷器烧制的集大成之作,为了促成这次成化斗彩鸡缸杯的回归,我们组建了自己的团队,聘请了德国当地有名的律师团队,甚至联系了国内的文物部门,为咱们保驾护航!”

    “我顾长顺,生在红旗下,长在春天里,是黄土地养育了我,是国家培养了我,是黑煤炭富裕了我!”

    “一百多年前,国家积弱,这帮****的外国人抢了咱们的黄金白银,抢了咱们的土地,还抢了咱们的文物、民族瑰宝!我顾长顺,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绝对不能让别人骂我为富不仁!”

    “今天,我在这里誓,这一次,一定要把成化斗彩鸡缸杯带回国内,让咱们流失的文物回到家乡!让世界认识到,咱们中国终于富强起来了,咱们要带回属于咱们的东西!”

    “干死这帮天杀的混蛋!****娘的!”

    顾长顺越说,情绪就越激动,以至于最后拍着桌子大骂起来!

    坐在下面的众人先是一愣,随即一片叫好声。

    杨波坐在下面,朝着顾长顺的方向看过去,见到他的面前放了一份演讲稿,心里微微诧异,尽管对方说话做作,但总算是一个不错的姿态。

    接下来,顾长顺谈到了接下来的一些行动步骤,杨波听到顾长顺点了他们几位的名字,让他们做好准备,下午一同去会见弗里·布尔达。

    中午简单吃了饭,杨波与桂荣九、梅朝宁交流了成化斗彩鸡缸杯鸡缸杯的鉴定技巧,对于一些作假的手段,桂、梅二人经验丰富,两人都谈到了不少干货,让杨波受益匪浅。

    下午两点钟,一行人在顾长顺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前往布尔达的住处。

    弗里·布尔达祖籍法国,目前在挪威做木材加工生意,其先祖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时任法军中校,率领法**队入侵中国,英法联军当年火烧圆明园,其祖父算是罪魁祸之一!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在传了四代人之后,布尔达手中仍旧是保存了大量的中国文物,其中成化斗彩鸡缸杯是其中最为珍贵的一件。

    一行人抵达布尔达的别墅门前,顾长顺让秘书联系了对方,很快,一个身着灰色西装五十多岁的白人走了出来,顾长顺迈出半步,想要和对方握手,秘书连忙拉住了他,低声道:“这是布尔达的管家!”

    顾长顺顿住了脚步,有些惊愕,随即反应了过来,在大门外,能够远远地看到别墅在一百米外的位置,这样看来,对方的院子至少是非常大的,国内的富裕阶层,实在是没有人家这种贵族范儿!

    “尊敬的顾先生,您好!”管家走过来,鼻眼朝天,说话很礼貌,但是却没有任何礼貌的姿态。

    顾长顺眉头一愣,听了翻译的解释,冷哼一声,“我已经和布尔达先生联系好了,今天是过来看一看那件瓷器的。”

    管家朝着顾长顺身后看了一眼,“顾先生,为什么我得到的消息却是不一样的?布尔达先生吩咐我,明天接待您,他今天并不在家里啊!”

    顾长顺稍稍一愣,转头看向秘书,“今天几号?”

    “老板,今天十月九号。”秘书道。

    “那么,我和布尔达先生约定的时间是几号?”顾长顺再次问道。

    “是九号!”秘书道。

    顾长顺看向管家,“我和布尔达先生约定的正是九号,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改变日期?”

    管家面上挂着职业的笑容,“这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顾长顺皱眉,知道没有谈判好,自己也不能火,只好道:“你给布尔达先生打个电话,确定一下日期吧!”

    “先生,如果每个访客都要求我这样做,那么我这个管家显然就失职了,我只能按照布尔达先生的要求来做,要不,您明天再来?”管家笑道。

    顾长顺听到翻译过来的话,顿时就是勃然大怒,“你方日期出现错误,请你立刻、马上打电话核实!”

    “顾先生,您可是来买东西的啊!”管家笑眯眯地道。

    顾长顺顿时为之气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