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192章 全院震惊
    杨波没有多说什么,在洪裕的病情没有完全治愈之前,一切的感恩都不会实现,他也不会在意。

    隔着玻璃,所有人的视线都是盯着病床。

    杨波皱了皱眉,他很清楚月光镜的秘密无法保持,不过,被暴露也没有多少关系,回头要求对方保密就可以了。

    洪裕这时候清醒着,瞪着眼睛盯着杨波,却是说不出话来。

    杨波把月光镜拿出来,放入洪裕的手中,这才是坐在一旁,静静等待起来。

    洪母见到杨波的动作,很是吃惊,朝着洪秀秀问道:“昨天也是这样?”

    洪秀秀摇头,“我昨天压根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只是在他离开之后,见到哥哥已经醒来了。”

    “他刚才手里拿的是什么?大家有没有谁看清楚?”洪母朝着身边人问道。

    “好像是青铜器一样的东西,圆圆的,也不大。”保镖回应道,因为不戴眼镜,他的视力在所有人里算是最好的了,这才能够看得清楚一些。

    “是绿色的,该不会是微型的罗盘吧?”另有一人猜测道,因为杨波这样的状态,让很多人自主把他代入了风水师的角色。

    而此时,监控室里也是一片混乱。

    中年护士见到杨波走到病房外,连忙朝着身旁的医生道:“卢卡医生,就是他,就是他昨天治好了病人!”

    卢卡今年四十多岁,是柏林库勒斯坦医院的神经专科医生,也是国际有名的脑神经专科医生,这次接诊的病人表现奇怪,一直都没有办法查明原因,他也没有能够制定出合适的治疗方案。眼看着病人的状态逐渐恶化,他却只能进行最为保守的治疗,这让他很无奈。

    但是昨天下午,他突然接到护士的报告,说是病人状况好转,突然醒来,这样的结果让他很是诧异,按照他的猜测,这种状况下,病人是很难醒来的。

    后来,护士告诉他,病人醒来的原因,竟然是因为病房进来了一位中国巫医,那位巫医只是进去片刻功夫,就把病人救醒了,这样的结果让卢卡感觉难以置信。

    后来,他专门调阅了当时的监控,现巫医只是拿了一枚小小的青铜镜子,就唤醒了病人,这实在是惊呆了医院所有的医生,如果真是用一枚青铜镜就能治好病,那么还要他们这些医生做什么?

    监控室内人越聚越多,很多人都是听说了这件事情,大家把这件事当做是传奇,都想要见一见。监控室里有些吵闹,大家兴奋地作分作两派,争吵起来。

    “嘘!”地一声,众人看向监控视频,见到杨波走进病房,从兜里拿出那枚青铜镜,而病人这时候还不能够动弹,两人甚至没有任何交流,杨波就是把青铜镜放在了洪裕的手中。

    “就是那枚神奇的镜子!”昨天看到的护士,指着画面中的青铜镜,惊呼道。

    大家都是紧紧盯着画面是,生怕有所遗漏。

    只是,他们很快就是失望了,镜头中,杨波做完这个动作之后,竟是坐了下来,而且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样的行为让所有人都疑惑不已,卢卡盯着画面,见到杨波坐在一旁,只是视线盯着洪裕,他忍不住道:“难道是念力治疗?”

    “念力治疗?”有人不解。

    “就是依靠自己的念力,以那件青铜镜作为媒介,这种方法很罕见。”卢卡介绍道。

    周围人群传来一阵惊叹声,“难道这就是巫术?”

    杨波并不清楚这些,他眼睛盯着洪裕,见到丝丝缕缕地青气被吸收到镜子中,度比昨天要快一些,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十多分钟过去,青气溢满出来的越来越少,杨波能够看到,剩下的青气变得有些顽固起来,很难再被月光镜吸收出来。

    而月光镜很快就慢了,不再吸收,杨波搞不明白月光镜工作的原理,但是他清楚,月光镜似乎是对吸收寒气有莫名的喜悦。

    杨波收回了月光镜,他见到洪裕面上红润起来,洪裕身体虚弱,竟是朝着杨波点头,朝着他低声道:“谢谢!”

    杨波摆手,他知道洪裕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多休息吧!”

    说罢,杨波朝着外面走过去,剩下的寒气太过顽固,至少还需要一两天功夫。

    杨波转身走出去,隔着玻璃,他就是惊讶起来,因为他看到玻璃外面已经围满了人,医生护士洪氏家族的人。

    杨波踏出玻璃门,走廊内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杨波就见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朝着他走过来,叽里咕噜说了不少,可惜杨波并不懂德语,难以交流。

    好在洪秀秀就是现成的翻译,她连忙从人群中挤了过来,朝着杨波介绍道:“杨先生,这位是我哥哥的主治医生卢卡先生!”

    杨波与对方握了握手,笑道:“你好。”

    握了手,卢卡就是朝着杨波直接道:“杨先生,您刚才的治疗仪器,到底是什么?”

    杨波稍稍一愣,“无可奉告。”

    卢卡愣住了,“杨先生,您是怎么治好洪裕的?”

    杨波再次皱眉,他很确定在现场会有监控录像,但也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就到来。

    杨波摇头,“你看到的就是对的。”

    卢卡还想再问,杨波却是已经朝着洪秀秀道:“送我回去吧!”

    洪秀秀连忙指挥着保镖进入内圈,操着流利的德语道:“大家让一让,杨先生有事。”

    卢卡一把拉住了杨波,“杨先生,您可不可以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咱们还有不少学术上的问题要研究!”

    杨波摇头,“我真的不是医生。”

    说罢,杨波在保镖的护送下,终于是艰难的从人群中脱身。

    杨波坐进车里,洪秀秀很是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杨波摇头,“这事不怪你,你可指挥不了他们。”

    “我哥哥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够痊愈?”洪秀秀开口问道。

    杨波略微思忖,“我的治疗很快,明天或者后天可能就结束了,接下来就需要靠你们养好他的身体了。”

    说着,杨波顿了一下,“最好是能够让他保持单身的状态。”

    洪秀秀面上一红,轻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