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06章 补齐
    三人坐在床边一直等到天黑,杨父没有醒来,杨朗也没有赶过来。 ?

    杨波见到氛围尴尬,他起身朝着杨母道:“我出去买点晚饭带回来。”

    杨母点了点头,“那好吧,你小心点。”

    杨波点头,走了出去。

    舅舅看着杨波走出病房,好一会儿方才是开口道:“二姐,真是对不住,之前我也是脑袋懵了,没有注意到小波已经到了门外,唉,我也是糊涂,忘记了即便是他不在,他那个朋友也还是在的。如果不是小波的朋友,哪里能安排到这种病房啊?”

    杨母摇了摇头,“没事,他应该没有听到吧!”

    说罢,杨母也是叹了口气,“就是听到了,那又能怎么样?这段时间以来,就算是外人,也能够看得出来,你姐夫对他的态度如何了?”

    舅舅也是轻声叹气,“二姐,也不是我想说姐夫的坏话,我是看着小朗和小波长大的,他们两个是什么性格,我也很清楚。小朗轻浮,小波稳重。小朗看着聪慧,实际上都是小聪明;小波看着老实吃亏,但却是个聪明人。”

    “当初你们收养小波这孩子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养儿防老?现在把小波养大了,姐夫做的这些叫做什么事?这分明是要把小波朝着外面推,哪有人会这样做啊?”

    杨母摇了摇头,“老头子生病之后,总想要把好东西都留给亲儿子,做事难免就不公平了。”

    “那他也不能把儿子朝外推啊,你们养了将近二十年,眼看着就要孝顺你们了,这时候,姐夫做出这么寒心事儿,莫说是他,就算是我这样的旁观者也受不了!”舅舅开口道。

    接近着,他又是叹气道:“小朗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看呐,今天怕是不回来了,一个电话,亲儿子没有搭理,反倒是……唉!”

    舅舅的一声重重叹息,让杨母心神摇曳。

    很快,杨波买来了晚饭,三人坐在外面吃了晚饭,杨父仍旧是没有醒来。

    吃过饭,杨波收拾了一番,这才是朝着杨母道:“妈,你和舅舅先去休息一下吧,你们也累了一天了,我在外面酒店开了两间房。”

    说罢,杨波掏出两张房卡递了过去。

    杨母摇头,“没事,我不累,这边还有一张床,我就在床上眯一会儿就可以了,他做手术的时候,不也是这样过来了?我还能撑得住!”

    舅舅接过房卡看了一眼,“算了,小波,你还是把房退了吧,这么好的酒店,一晚上也要不少钱,能省一点是一点。”

    杨波有些愣住,又是信口道:“妈,没事,我在这里看着,开两间房也要不了多少钱的,我有那边的会员卡,可以打五折的。”

    “不去,我今晚在这边看着就好了。”杨母坚持道。

    舅舅也是摇头推辞不去。

    杨波实在没有办法,房钱已经付过了,他只好打了电话退房,他自己没有地方睡,只好半夜跑到外面市买来两床被子,他和舅舅一人一床,他就睡在外面椅子上。

    一夜无话。

    杨波醒来之后,就感觉腰酸背痛,这是睡在椅子上的恶果,他出去在医院后院跑了一圈,感觉好了一些,这才出去买了早餐送过来。

    杨父已经醒了过来,医生也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大概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等到医生走后,杨波朝着杨父问道:“爸,好点了吗?”

    杨父轻哼一声,竟是转头朝向另外一个方向。

    这样的行为让杨波很是尴尬,心里也再一次感到受伤。

    杨母拍了杨父一把,杨父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半响,杨父转身看向杨母,“家里的钱都被那个孽畜给拿走了,你怎么还有钱送我过来?咱们现在就出院,不能乱花钱!”

    说着,杨父看向杨波,“你不是赚钱了吗?医药费舍不得出吗?”

    杨波开口想要说出自己来付医药费的问题,但是被杨父这句话噎在了嘴边吐不出来了,杨父说家里没钱,他可以自愿掏钱来给对方看病,但是当杨父说出家里钱被老大拿走了,他现在竟是主动要杨波掏钱时,杨波就有些不乐意了。

    主动与被迫,尽管目的和结果相同,但是杨波却是感觉自己再一次伤心了。

    杨母恶狠狠地瞪了杨父一眼,转头看向杨波,“这次的钱还是你舅舅垫上的。”

    杨波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说出拒绝的话,他看向舅舅,“舅舅,昨天花了多少,我来把钱给你吧?”

    舅舅摆手,“没事,你还年轻,手头钱不多。”

    “舅舅,没关系,您就收下吧!”说罢,杨波把装钱的信封塞进了舅舅的兜里。

    中午时,杨波又是付了六千多块的医药费,这次是护士直接来找的他。

    等到下午四点多钟,杨朗两人终于是赶到了医院,此时,两人已经比杨波晚了整整一天一夜。

    进了病房,杨朗就是跑到杨父的身旁,朝着杨父道:“爸,您这是怎么了?爸!”

    说着说着,杨朗竟是眼中含泪,很快,涕泗横流。

    杨波站在一旁皱眉不已,他看不起杨朗,这种浮夸的表演,实在是令人作呕,尤其是一旁杨朗的女朋友蓝月,面上胭脂浓厚,香水扑鼻,此时,竟还是面上含笑!

    杨父摸了摸杨朗的脑袋,“来了啊,来了就好!”

    “爸,我真是该死,您生病的时候,我竟然不能再您身边照顾,这是我不对啊!”杨朗声音里带着哭腔,至诚至孝的样子。

    杨父仍旧是摇头,“没关系,这不是有你妈?”

    杨朗嘿嘿一笑,“是啊,我妈真是辛苦了。”

    “你银行卡里还剩下多少啊?”杨父朝着杨朗问道。

    杨朗低头看了看,似乎是在考虑数字,“不多了。”

    杨父皱眉,“不多是多少?”

    “大概还有三万多块吧。”杨朗道。

    杨父抚了抚前胸,好一会儿方才是反应过来,“那可是三十万的家底,现在只剩下三万块,你们可真是会花钱啊!”

    说罢,杨父看向杨波,“这些钱是我们夫妻老两口的,我看,就让杨波来补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