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10章 年薪数十万
    杨母吓了一跳,她本来以为杨波性格偏软,应该能够很容易劝服,就算是杨波心中不服,大概也不会说出来,她没有想到杨波竟是反对了。?

    杨朗拿起手机,杨波冷笑着看向对方,他不是怕事的人,更何况杨朗竟是如此****裸地威胁!

    杨母连忙拉住了杨朗,“你这是要做什么?他是你的亲弟弟,你爸还没咽气,你们这就是要上演兄弟反目的戏码吗?”

    杨朗犹豫了一下,放下了手机,不是因为他不想打电话,而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之前一段时间生的那件事情,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正是杨波带着警察进去,当场抓了赌博,这样算起来,杨波应该在警方那边有不小的影响力!

    杨波冷笑一声,他朝着杨父看过去,“我已经说过了一遍,医药费我来出,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用来找我了!”

    杨波说罢,就是坐在椅子上闭眼假寐起来。

    杨母与杨朗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之前商量那么多,现在所有的手段都已经没有了作用。

    杨母看着杨波,心中忍不住一痛,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只是杨朗再三强调他即将结婚的事情,让她迷了心窍,现在想一想,这样做,对杨波的确是不公平,但是不公平又能怎样?

    杨母转头看向杨朗,见到他仍旧是怒气冲冲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叹息,难道真是回溧水养老去?可是,杨朗他会跟着过去吗?

    “你上午为什么要跟蓝月那样说?”杨朗开口道。

    杨波睁开眼睛,“我没有跟蓝月说什么,也懒得说什么。”

    杨朗盯着杨波,“你要永远记住一点,她是你嫂子,有些事情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杨波皱眉,没有回话,因为他已经明白过来,这其中定然有蓝月作梗。

    一夜无话,病房内氛围凝重,杨母叹息了一整夜,杨波和杨朗如同仇人一般,见面眼红。

    清早,舅舅赶过来,劝说杨母去休息,杨母拒绝,杨朗不管不顾,径直朝着外面走了。

    杨波没有多说,拿起舅舅买来的早餐吃了起来。

    稍晚一些,蓝月赶了过来,她当真是带了母鸡汤。

    见到杨父没有醒来,蓝月盛了一碗汤递给杨母,“阿姨,您先喝完汤,消消乏,养好身体才能照顾好叔叔啊!”

    杨母刚才没有吃东西,闻到想弄香浓的鸡汤也是馋了起来,她乐呵呵地接过鸡汤,“真是好孩子,辛苦你了!”

    蓝月笑着摇头,接着她又是端了一碗给舅舅,这才是朝着杨母问道:“杨朗人呢?不是守了一夜吗?”

    “哦,他先出去了,应该很快就回来吧!”杨母道。

    蓝月应了一声,给自己盛了一碗,似乎是唯独忘记了杨波。

    杨波并不在乎一碗鸡汤,但坐在病房里,还是略显有些尴尬,不过,手机铃声响起,他起身出去接电话。

    “我和故宫博物院的专家进行了鉴定比对,你这件北宋哥窑葵花洗已经被证实为真品,想必你能看得到,国内外很多媒体都进行了报道!”曹元德道。

    “我看到了。”杨波道。

    “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曹元德道。

    “您说。”

    “国家博物馆正在筹办一场千年文化、盛世文物巡展的活动,老常给我们函,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你这件哥窑来的正是时候,我希望能够借用一段时间。”曹元德道。

    杨波点头,“大概需要多久?”

    “差不多持续半年。”

    杨波愣了愣,这个时间太长了一点,而且,还需要投保,这个金额可不是一点半点,投保金额甚至可能达到几千万上亿。

    曹元德似乎也明白杨波的思虑,他笑道:“你就尽管放心好了,在把哥窑送过去之前,肯定是要有巨额投保的,而且还会有专门的团队进行护理。”

    杨波这才是放下心来,“那好,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希望你能尽快北上,这些事情有很多具体的细节需要协商,而且还要进行最起码的合同签订。”曹元德道。

    杨波有些犹豫,“我最近有些忙,可能要迟一点。”

    曹元德连忙道:“不着急,不着急,等你忙好了过去,只要不是三五个月过来,就都可以!”

    挂断电话,杨波听到室内一片嘈杂,他走进病房,见到杨父已经坐了起来,他此时显得越虚弱起来,整个人都没有多少力气。

    杨波站在不远处,看着杨母端着母鸡汤喂给杨父喝,蓝月坐在一旁,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杨父注意到门开,他抬眼看了下,见到是杨波,又是低头喝汤。

    杨波也知道自己在这里不受欢迎,他也没有多说,转身朝着外面走过去。

    上午时,杨家的亲戚66续续过来看望,很多人说几句话就是离开了,重复地问候,反复地描述生病的经过,让杨父很是厌烦,以至于到了最后,杨父闭嘴不言。

    曾远山走了进来,“姨夫,好些了吗?”

    杨母回道:“远山来了啊,你有心了。”

    曾远山笑了起来,“我工作太忙,一直都不知道,今天还是杨朗给我打了电话,我才知道这件事情,姨夫真是受苦了。”

    杨母点头,“是啊,受苦了。”

    “我都听杨朗说了,杨波真不是东西!都是一家人,什么事情不好商量?姨夫这个样子,让他多出点钱,又能怎么样?”曾远山道。

    杨父听到曾远山的话,也是赞同,觉得这一上午终于是有人说到了他的心里,“远山说得好,这种事情,难道还要我三番两次给他说,难道不应该自愿把钱送过来?”

    “我养了他这么多年,给他穿衣吃饭,给他买文具上学,这么多年来,倾注了多少心血,他这个白眼狼,让他给几十万,就跟要他命似的!这是小朗没有出去工作,如果小朗出去工作了,一年几十万还不是小意思,到时候哪里还需要求他?”

    杨父身体虚弱,声音不大,但这些话说出去,还是让大家愣住了。

    蓝月呵呵一笑,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