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11章 打探
    杨波出去买了人参,站在门外,听到这句话,他拎着人参直接朝外走去。??

    大姨见到杨波朝外走,连忙问道:“小波,你这是去哪里?”

    “我出去有点事情。”杨波道。

    大姨看这个杨波手中拎着的精致人参包装,很是疑惑。

    回到病房,大姨见到曾远山正在喝杨父聊天,她开口问道:“小波这是怎么了?手里拎着高档人参,怎么朝外走?”

    杨父顿时破口骂道:“这个白眼狼,买了好东西不给自己的爹吃,难道还能送给乞丐不成?难道我说过他坏话了?我就当没有这个儿!”

    病房内有些静了下来,大家都是沉默不语,杨父冷哼一声,没有再多说,骂过之后,他也是明白过来,肯定是杨波刚才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只是他听到又能怎样?

    大姨点头,“是啊,小波也是,买了东西不送进病房,难道还真是能朝外面送?他爸又不在外面!”

    ……

    洪裕下了车子,见到大门外写着几个简体字,“苏省人民医院”!

    “是不是在这里?”洪裕道,这些简体字,他并不都认识,但是大概也能猜测出来。

    “就是这里。”崔一平道。

    崔一平是京城人,他是留学去了德国,这次和洪裕一起回来,也是有些兴奋起来,他回头看了看,见到洪秀秀身着红衣,带着黑色蛤蟆镜,也是站了出来。

    “希望不会出错。”洪秀秀开口道。

    说着,洪秀秀转身,从保镖手中接过礼品,又是吩咐道:“待会儿,你们就待在车子上吧,我们三个人上去就好了。”

    “小姐。”保镖有些为难。

    洪裕站在一旁,乐呵呵地笑着,他朝着崔一平看过去,见到他接过大部分的礼物,这才是满意一笑,朝着保镖道:“听大小姐安排吧!这里是国内,治安不会出问题。”

    见到保镖仍旧是一脸不愿,洪裕只好道:“我看这样好了,你一个人跟在后面,其他人就不要过来了。”

    说着,洪裕转身朝着医院走进去。

    医院里窗明几净,和德国的医院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洪裕从福尔马林的气味中逃脱出来,没想到马上就回来了。

    找到事先打听到的病房,站在病床外,洪裕朝着崔一平问道:“你找他真是有事?”

    崔一平点头,“洪兄,我还能骗你不成?”

    说罢,崔一平催促道:“杨波现在在京城,咱们既然是来了,先拜访一下伯父伯母,我就想打听一件事情。”

    洪裕点头,又是看了看崔一平和妹妹手中的礼品,确认没有失礼之处,这才是敲门。

    “谁啊!”

    病房内传来一声问话,洪裕连忙道:“我是来看望杨伯父的。”

    “请进!”

    不等洪裕多解释,里面的人就是让他进去了。

    进了门,洪裕就见到病房四周已经坐了不少人,他也认不清里面的人,只好把视线放在最中间的病床位置,他走了过去,“杨伯父,您好!”

    杨父看过去,“你好,你是?”

    洪裕朝着身后指了指,“杨伯父,我们都是杨波的朋友,听闻你贵体有恙,过来看望一下!”

    杨父一眼瞧见洪裕身后价值不菲的营养品,他开口道:“坐,坐!”

    洪裕笑了笑,见到有人给他们三位让座,他连忙道:“没事,没事,不要客气!”

    话虽如此说,但洪裕还是找了位置坐了下来,洪秀秀和崔一平,则都是站在一旁。

    洪裕笑着解释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前段时间受了点伤,还不能太累,坐下来,大家可千万不要见怪。”

    “客气了。”杨父道。

    洪裕笑着介绍了三人的名字,坐在病床前和杨父聊了起来。

    “你们是杨波的朋友?都是哪里人啊。”杨父问道。

    “我和妹妹是东南亚来的,一平是京城人。”洪裕道。

    崔一平坐在一旁,听着没有营养的闲聊,他盯着杨父、杨母,试图从两人身上找出杨波的长相特征来。

    长相尽管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有时候又是具有强烈的主观性,就像是现在,崔一平盯着杨父杨母,看着两人,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丁点儿的特征,似乎杨波与两人没有血缘关系。

    当然,他也不能这样就下了定论,崔一平打算试探一下。

    趁着聊天的空档,崔一平看向杨母,“阿姨,我和杨波认识这么半年多了,还不知道他的生日,他是什么时候出生的啊?”

    杨母一直注意着洪裕,听到崔一平的疑问,也是愣了一下,“小波啊,他的生日……”

    杨母语气顿了下,心思急转,昨天舅舅说漏嘴,她就感觉杨波变了很多,今天送来礼品的,都是杨波的朋友,会不会是他请来试探的?而且,刚才杨波大姨也说遇到杨波,他这么匆匆出去,是不是就是为了现在?

    这样一想,杨母开口道:“杨波是八五年一月生十九号生的。”

    崔一平听到这个结果,稍愣了一下,因为他已经问过了,他要找的人是五月生,杨波显然要大了四个月。

    “我以前听说,杨波高中毕业就不上了。”尽管失望,崔一平还是开口问了起来。

    崔一平缺乏必要的语言技巧锻炼,所以问起话来,意图显得异常明显,甚至杨母都能够感受到他正在试图掏出杨波的生平。

    好在杨波前半生很是平淡,压根没有什么值得一提。

    崔一平一直问了两三个小时,没有能够问到实质性的进展,甚至被带歪了。

    洪裕和老头子聊了很久,见到崔一平这边场面陷入困境,尽管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洪裕还是帮腔道:“杨波以前这么简单啊!”

    杨母点头,“杨波一直都是乖巧,也从来都不会去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家里人都会觉得他很靠谱。”

    洪裕笑了笑,“对了,我前天给他打电话,他说在京城,我没有等他过来,就急着过来了。”

    “哦,小波已经过来了啊,今天上午还在,这会儿出去买东西了。”杨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