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19章 仪式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两幅画都是真品?”

    那人顿时就是喝道。

    岳衍瞪眼看过去,“岳永,不要说话,让杨先生说!”

    杨波点头,他朝着岳衍看过去,“岳老爷子,不知道您对于书画有没有研究?”岳衍摇头,“我没有研究,你是裁判员,你来说,你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大家都是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想到岳衍竟是如此信任杨波。

    杨波无奈,只得看向刘胖子,“你摸一摸这张纸。”

    刘胖子很是好奇,走上前去,他伸手拿过手套,就要戴上,杨波阻拦道:“不要戴手套。”

    刘胖子有些诧异,他伸手摸着纸张的边缘,岳斌站在一旁,很是着急,因为这幅画年代久远,按理来讲,是不能用手直接触碰的,因为手指上会有汗水,很容易就把汗水沾染到了画,造成画的寿命减少。

    刘胖子摸过之后,很是疑惑地看向杨波。

    “你觉得这幅画的厚薄程度如何?”杨波提醒道。

    刘胖子悚然而惊,再次伸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又是蹲下身子,盯着纸张看了起来,很快,他便是惊呼道:“难道这是揭画?”

    “揭画?”岳衍诧异看过来,他显然并不理解揭画的意思。

    刘胖子解释道:“就是把一幅画横切成两幅画!”

    “切成两幅?”岳衍惊讶地看过来。

    刘胖子点头,“对,从纸张的横切面切过来,在一般人看来很难,但是对于专业的人来讲,揭画并没有那么难。”

    岳衍看向杨波,杨波点头解释道:“申城博物馆那幅画如何,我是没有看到,但是眼前这幅画,我却可以肯定,这幅画是真品!”

    说罢,杨波指着画纸镶裱的边缘的,“这位揭画的技艺高,大家看这里,切割得很整齐,厚薄几乎一致,但是有笔墨的地方因为笔墨浸湿,就会显得薄一些。”

    岳永瞪眼,“这也有可能是纸张质量差,本身就是厚薄不一!”

    杨波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

    说着,杨波指着画作中间位置的一处灯火道:“王蒙是元末明初的大画家,他的画严谨工整,又有洒脱风范,但是这一处,烛台明显有漏笔,灯火也出现了空隙,这是完全不应该的!”

    “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这幅画是揭画的下面一层,笔墨渲染不够充分,才会出现漏笔的现象,甚至画中出现了多次!”

    说话间,杨波指出多处位置,大家都能看出来那些地方笔墨较为清淡,甚至在不该出现的位置有留白。

    岳永有些目瞪口呆,他并不是专业的鉴定师,对于书画本就是一知半解,杨波解说两句,他就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岳衍低头看了看时间,又是朝杨波看过去,“杨波,现在时间紧迫,我就只问你一句,这幅画到底算不算真品!”

    杨波点头,“算!”

    岳衍立刻开口道:“那好,现在就直接悬挂起来!不要啰嗦了,大家快点回到自己的位置,待会儿不要出任何差错!”

    众人应声离开,岳斌朝着杨波感谢起来,杨波谦虚了几句,这才离开了。

    岳公祠堂重新修缮,新增了展示区,岳氏后人捐献了不少相关文物,让岳公祠堂更有可看性。

    杨波三人转了一圈,走到大堂时,仪式就要开始了。

    大家都在忙碌,也没人顾得上陪他们三位,三人寻了一处位置站定,看着一众领导走上前台。

    司仪拿起话筒,“感谢诸位来宾,感谢大家光临,这里是岳公祠堂剪彩仪式暨纪念岳飞诞辰91o周年庆祝活动现场!”

    ……

    “下面有请**沧州市委……同志讲话!”

    “下面有请……”

    接连两位领导讲完话之后,终于是轮到了岳衍,如果说刚才的掌声还有点敷衍的话,岳衍上台后雷鸣般的掌声让领导都是变了脸色。

    岳衍在沧州待了一辈子,有沧州半壁的称谓,自然也不会怕这么点小事,站定在台上,自有一番武者的风采!

    岳衍拿着话筒,开口道:“感谢各位领导,感谢岳氏宗族后裔,感谢诸位来宾能够到现场参与我们的庆祝活动!谢谢大家!”

    岳衍说完鞠躬,再次引阵阵掌声。

    “绍兴11年12月29日,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先祖岳飞毒死于临安风波亭。岳飞部将张宪、儿子岳云亦被腰斩于市门。临死前,岳飞在供状上写下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个大字。”

    “噩耗传来,岳飞的第五子岳霆连夜潜过长江,改姓鄂,隐居在黄梅大河镇后迁入聂家湾。21年后,孝宗皇帝为先祖岳飞父子平反昭雪,岳霆才恢复岳姓,官授朝散大夫,监潭州守宗正节使。”

    “宋末元初,战乱灾荒,岳霆后人孙岳珍为避难流落到汉川,并在此开枝散叶,传至第十一世孙,有岳通、岳全、岳达、岳倍四兄弟。”

    “岳通文武兼备,屡立战功,官至京城江宁总兵。适逢燕王朱棣兵扫南北,废惠帝,继王位,迁都北京。岳通护驾有功,遂于永乐二年随驾入燕,落籍静海,居瓦子头村。”

    “随着大规模向北迁民,岳通二弟岳全迁移到沧县,三弟岳达迁居至山东,四弟岳倍落户豫省。我们沧州这一脉,正是岳全后人!也是岳氏骨血!”

    “身体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孝之始也。三十多年前,我就开始寻找岳氏宗族器物,联系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宗族后人。”

    “只是时过境迁,很多地方宗族历史已不可考证,只余京城岳通一脉尚有残余家谱流传,但后续已经连接不上。”

    “今年以来,我又多方奔走,终于使得祖宗祠堂得以修缮,各分支积极参与捐款捐物,在此,我要感谢大家,同时也感谢诸位领导的支持和厚爱!”

    “岳氏宗族祠堂今日剪彩,这只是序幕,各支各脉联系更加紧密!岳氏宗族更加团结!我希望岳氏后人能够更加出彩!”

    台下掌声如雷,紧接着鞭炮声响起,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