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22章 田黄冻石
    岳衍拿起中间一块料子,朝着杨波笑道:“你说这块料子能不能解出好田黄?”

    杨波当然知道这是一块废料,但他也不好多解释,只能道:“我也不清楚,挑选的时候,多半是靠直觉。  ”

    岳衍笑了起来,他也没有把这次的解石当回事,因为他很清楚,杨波买到的料子解不出好田黄,即便是刚才出现了鸡油黄,对于现场的几人来讲,也只能算是一个小惊喜罢了。

    毕竟鸡油黄田黄印章是可以用钱买来的,这只能算是一块中等的料子,如果是解出银裹金这种罕见的料子,才会使得他们惊讶。

    刘胖子接过去看了看,也没有太大兴趣,他只好道:“这块料子还不错,但是太普通了,怕是不怎么行。”

    岳衍的动作很快,把田黄石放上去,打磨机就动了起来,刺耳的噪音把岳珺瑶赶走了。

    两三分钟之后,岳衍拿起田黄石吹了吹,吹去石沫,见到内里显示灰色的石质,忍不住摇头,“算了,这块是废料。”

    说罢,岳衍就是把田黄石放在了一旁,接着又是拿起另外一块料子。

    大家都是没有多说,杨波自然也没有阻止。

    最后一块料子拿起来之后,杨波就绷直了身子,他瞪眼看过去,见到岳衍漫不经心的样子,他很想提醒一句,但最终咽了咽唾沫,还是忍住了。

    石沫纷飞,碎石屑洒落,只片刻,岳衍的动作就停了下来,他拿起田黄料子,看了一眼,笑道:“这块料子也不行,不磨了。”

    杨波看过去,见到里面的确是显现出灰色的石质,他忍不住眉头一皱,因为他能够看得出,只差了一层的石质就能够看到里面的黄色内芯!

    杨波起身走过去,拿起了料子,笑道:“我来试一试。”

    岳衍笑了笑,也没有在意,“天快黑了,你就快试一试,咱们该吃饭了。”

    顾长顺也是笑道:“你如果能再解出一块鸡油黄,我就花八十万把你两块料子买下来。”

    杨波摇头,“我可不要你的八十万。”

    杨波手中的料子只有拇指大小,在灯光下泛着白色,按照常理来讲,这块料子是没有办法再解出田黄来的。

    刘胖子也是开口道:“我早就看出来,看你解石兴奋,也没有提醒你,你这块料子是掘性坑头石,俗称坑头田,产于坑头溪口附近的砂土中,是一种未成熟的田石,蕴藏在泥土中的温润,细度也极近田黄,润度与亮度与田石没有差别。”

    “但是由于酸化较透,很像是下坂田黄。萝卜纹略显齐直,呈水流纹状,石质也比较结脆。最好的也只能卖到下坂石的价钱。”

    杨波笑了笑,“没有关系。”

    说罢,杨波直接就办蹲在那里,打开了机器,直接摩擦了起来,只蹭了一下,杨波就立刻拿了起来,见到料子一层还没有磨下来,杨波愣了一下,又是用力送了上去。

    大家看到杨波的样子都是哈哈笑了起来。

    再次送上去,杨波又是很快把料子拿了下来,这一次,料子中一抹黄色呈现眼前,杨波面上露出惊喜来。

    岳衍面对这杨波,自然也是见到这惊鸿一瞥,他连忙探身看过去,见到眼前石质通体明透,黄色似凝固的蜂蜜,顿时就是大惊起来。

    “这是田黄冻石!”岳衍惊呼道。

    说罢,岳衍立刻从杨波手中抢过了石头,“我来吧!”

    杨波感觉自己力道把握不够,解石不够熟练,也生怕破坏了里面的石质,也就任由岳衍拿过去了。

    刘胖子听到这句惊呼,顿时就是大惊,他迅起身跑过来,接过料子,扫了一眼。

    刘胖子惊呼道:“杨波,快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

    杨波摇头,“我怎么可能知道?”

    “这是田黄冻石,是最顶级的田黄石!”刘胖子见到顾长顺无动于衷,连忙解释道。

    顾长顺的确是不懂,但是见到刘胖子和岳衍大呼小叫的样子,也知道这次的惊喜有多大,他也是连忙起身走过来,“田黄冻石比银裹金如何?”

    刘胖子把料子递给岳衍,解释道:“银裹金是上等石中最好的,但是在这之上,只有一种更好的,就是田黄冻石!”

    顾长顺看向杨波,面上露出了笑容,“杨波,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杨波摇头,“算了,这块料子可遇不可求,全中国也没有多少块,我还是留着吧!”

    “我可以出三千万!”顾长顺直接加码道。

    杨波摇头,“算了。”

    “五千万如何?”顾长顺急切道。

    杨波犹豫了一下,仍旧是摇头,他手头还有些钱,现在不急着用钱,而田黄冻石本就是稀少,下次再遇到的机会几乎为零,尽管这块料子在市场中一定卖不出这样的高价,但是以后还会有涨价的空间,他也不着急。

    岳衍的动作多了几分小心,摩擦时,开始注意尺度,他尽可能地保住田黄内里的成色。

    这样一直断断续续花了大半个小时,方才是完成了磨制,而之前那块鸡油黄,则是仅仅十多分钟就完成了。

    田黄冻石放在众人眼前,颜色如同蜂蜜一般,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出淡淡的光晕。

    四人坐在一旁,盯着这块田黄冻石看了好一会儿。

    刘胖子忍不住道:“不行了,我现在就要去联系老田,我要把剩下的废料都买下来,如果能够切出一块鸡油黄来,都是赚的。”

    岳衍摇头,“你说的是沧浪阁的老田吧?”

    刘胖子点头,岳衍开口道:“我也去过他的储藏室,也注意过角落里的那堆废石,怎么也不会想到,废石里竟然隐藏了这么一块好料子,真是遗憾啊,如果我买下来,就没杨波什么事儿了!”

    顾长顺把银裹金拿了出来,放在田黄冻石旁边,也是感慨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东西,竟然还比不上一块废料,让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和挫伤,不行,杨波,你能不能把田黄冻石让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