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23章 商议
    蓝月躺在杨朗怀中,两人说着悄悄话。

    杨朗在医院里又是守了一个晚上,尽管大半夜都是睡着的,但仍旧是很疲惫。

    “你弟弟这两天好像都没有出现?”蓝月问道。

    杨朗皱眉,他现在对自己这个弟弟有些厌恶,因为他不再像是小时候那么听话,不再对他言听计从,甚至他感觉杨波在自己面前有股子优越感,是有钱人的优越感!

    “你提他干嘛?”杨朗皱眉。

    蓝月似乎也是明白杨朗的感受,她笑了笑,“你们上次谈的事情怎么样了?难道他到现在还是不愿意掏钱?”

    杨朗摇头,“他不愿掏钱,可还是要想办法,咱们把房子给卖了,可是这以后应该住哪里呢?不还是要他掏钱再买?”

    蓝月笑了起来,“对,就该让他买!”

    说话间,蓝月一只手伸进杨朗衣服内,轻轻滑动着。

    杨朗挪动了下,“别乱动!”

    蓝月笑嘻嘻的,开口道:“上次卖房子不是还剩了五十万,你不如直接都给我吧?”

    杨朗愣了一下,面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尴尬,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好回答。

    蓝月笑了笑,手上又是动了起来,挠着杨朗的腰肢,笑道:“你以为我稀罕你那点儿钱?我就是想要收了你的钱,不让你再去花心罢了!”

    杨朗嘿嘿一笑,“你又不给我,还能不允许我花心了?”

    蓝月点着杨朗的脑袋,“时候未到,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一个难忘的惊喜!”

    杨朗嘿嘿笑了起来。

    睡了整个上午,杨朗方才是醒来,他和蓝月一起吃了饭,又是带了饭菜去了医院。

    杨父吃了东西,就一直躺在床上,也不愿意动弹。

    杨朗拿了一张躺椅,也是躺在一旁,这是他昨天才买的,他很清楚一件事情,这是一项持久战,杨波一直都不愿意掏钱,那么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好一会儿,杨父方才是瓮声道:“小朗,你这两天有没有见到杨波哪里去了?”

    杨朗摇头,也不睁眼,“不知道,我也两天没有见到他了,他难道没给您打招呼?”

    “没有,哦,忘记了,他在那家古玩店工作是吧,也许他是去工作了,这么久不工作,老板该扣他工钱了!哎,男人嘛,就应该赚钱养活一家子,儿子养老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杨父道。

    杨朗点头,“对!”

    杨母坐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忍不住皱眉,上次那样做让她很是愧疚,她看向杨朗,“儿子养老子是应该,难道你就不是儿子了?”

    “妈,我们不一样!”杨朗反驳道,“我是没本事赚钱,我要是像小波那样一年赚那么多钱,我一定会把全部的工资都交上来的!”

    “好,这才是老子的好儿子!”杨父赞道。

    杨朗嘿嘿笑了起来,很是有些得意。

    片刻,杨朗突然抬头看向杨父,“爸,我总感觉杨波好像是骗了咱们。”

    杨父抬头看过去,“怎么了?你有什么现?”

    “有一天早上,我和蓝月去吃早饭,见到他和别人谈生意,好像是拿了一件瓷器,足足价值两三百万,而另外一位老板说,那件瓷器就是杨波的。”杨朗解释道。

    “什么?他手里有这么贵重的东西?”杨父惊讶地立刻坐了起来,不过他很快又是坐下了,“也许是店里的也不一定啊。”

    “爸,就是他的。”杨朗道。

    杨父皱眉,“现在不管他到底有没有钱,咱们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了,我要好好想一想,咱们接下来该要多少钱?”

    杨朗躺在一旁,眯着眼睛道:“咱可不能要少了,至少也要两套房子,最好再加上两百万,到时候咱们平分,嘿嘿!”

    “滚!”杨父呵斥道,这吓了杨朗一跳,他连忙起身看过来。

    “你小子太贪心!”杨父躺了下来,“不能要这么多,如果真是要了这么多,他如果铺盖一卷跑掉了,咱们到哪里去找他?”

    “他不在金陵,还能去哪里?”杨朗不屑道。

    “臭小子,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不务正业?有本事的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要!”杨父道。

    好一会儿,杨父终于是下定决心道:“好,我想好了,咱们要他那套市区的房子,然后再租一间古玩店给咱们开就好了!”

    说罢,杨父便是哈哈大笑起来。

    杨朗不解,“爸,市区的房子也就罢了,你怎么还要店面,咱们又不懂这些啊!”

    “你傻啊,难道不能到他的店里直接去拿吗?拿到手又不用付钱!”杨父道。

    杨朗反应过来,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两人正商议着,病房外传来了敲门声,杨母走过去开了门。

    “小萱,好久不见!”杨母顿时惊喜道。

    杨朗转头看过去,见到那个曾经见过的清秀护士走进来,他瞪了瞪眼睛,见到杨母很是热情,而父亲则是转过头去,杨朗很是好奇。

    叶小萱笑了笑,“阿姨,真是不好意思,我前段时间休假了,回来之后,才知道叔叔住院,来得晚了,真是不好意思。”

    杨母连忙摆手,“小萱,你可不要这样说,你叔叔他不是没事吗?”

    叶小萱看向杨父,见到他转身,就以为他是睡着了,便放低了声音,“叔叔这是睡着了?既然叔叔在休息,那我还是下次再来吧!”

    “我没睡着。”杨父转过身来,他看向叶小萱,开口问道:“是那个孽子让你过来的吗?”

    叶小萱看过去,有些不解,“孽子?”

    杨母连忙提醒道:“他说的是杨波。”

    叶小萱也是听闻过杨波的家事,听到杨父这样讲,顿时也是有些生气,“叔叔,杨波那么孝顺,您这样说是不对的。”

    “杨波孝顺?”杨父呵呵一笑,“真是天大的笑话!”

    “叔叔,杨波之前为你治病,付出了这么多,难道还不算是孝顺?”叶小萱辩解道。

    “你不要替他说话了,我难道还不明白他吗?你看他现在在不在?我生病了,他都不来看我一眼!”杨父瞎说道。

    叶小萱有些着急,“可他还要赚钱给您治病啊,他已经预付了十天的医药费!”

    “你说什么?”杨父大惊,一下子就是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