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40章 唐刻版
    “剩下八本书,你们四人每人一本,然后每人再挑一件唐三彩或者是金器。  ”面对这种情况,秦头很是干脆,直接把下面的分配说了出来。

    “可以。”鲁东兴率先应道。

    杨波与罗耀华相继点头,这样一来,分配的问题基本上就算是定了下来。

    接下来,众人所面对的难题就是如何把这些物件运送出去。尤其是面对数量众多的金银,已经体积较大的唐三彩,这些都是很难运输的。

    杨波低头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想要今夜运输出去,是一件压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附近有个山洞,我们先把东西运到山洞里,明晚再送出去。”秦头道。

    众人看过去,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运输可以说算是重体力劳动了,大家默不作声,每个人从秦头那里拿到了蛇皮口袋,装了小半袋的金银,各自背着送出去。

    金银都是非常重的,又是在过盗洞的时候,背着金银向上爬,更是辛苦,好不容易熬着出了盗洞,杨波就累趴了。

    接着,杨波背着金银走到不远处的山洞,洞口是用荒草掩盖的,杨波看了看,便是现这山洞是新挖出来的,秦头一伙想得很是周到。

    直到东方亮白,杨波跑了四五趟,大家这才是把里面的宝贝都搬运了出来。

    一整天,众人都没有下山,大家躲在山洞里,咬着硬的干粮,就着矿泉水,一边祈祷着不要有人现盗洞,也不要现这个山洞。

    好在这一天仍旧是上学日,熊孩子都不在,也没有其他砍柴人现这里。

    待得天色暗淡下来,大家方才是出来劳动。

    “秦夫子,这样搬运太慢了,一夜爬上四五次,谁都受不了啊!”鲁东兴上前道。

    秦头点头,“放心好了,下面就轻松了。”

    鲁东兴疑惑,看向秦头,不理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稍等片刻,杨波等人听到一阵动机的声响,众人转头看过去,见到有两辆越野车轰着油门爬上山来。

    杨波瞪大了眼睛,这座山尽管不算太过陡峭,但是越野车怎么可能爬上来?

    “卧槽,这是履带式越野车!”罗耀华惊呼道。

    杨波这才是反应过来,看着越野车下的履带,也是惊讶不已,这种改装,的确是适宜爬山,但是秦头难道就不害怕暴露?

    “我在这里待了五年,今年又提前来了两个月,可不是什么都没有做的!我砍了一条路的树,正好能够让车子上来!”秦头道。

    杨波这才明白过来,想到秦头白天确实是打了一个电话的,没想到就是为了叫车子上来。

    “咱们快点装上去,今晚我们就要全部撤离这里!”秦头道。

    众人齐心协力,花了大半个小时,把所有东西都装上了车子,因为东西太多,不仅后备箱后座装满,就算是副驾驶也全部都是箱子盒子。

    秦头是个极讲究的人,他从八本唐刻版书中随意拿出四本,又是让四人各自挑选了金器,这才是放了两辆车子离开。

    四人嬉笑间,各自拿了一本书,杨波拿到了一本《论语》,鲁东兴是《孟子》,刘胖子是一本《庄子》。

    大家正要确定这箱书应该是百家子集时,罗耀华手中的书名让猜测没有能够成功,因为他手中的书是《女则》!

    罗耀华很是郁闷,盯着手中书本,“李普难道真是闲的没事做了?在家里看《女则》?”

    “你不要的话,咱们换。”刘胖子瞅了一眼,开口道。

    罗耀华盯着身旁几人,“不换!”

    说罢,罗耀华看向杨波,“这本书难道很好?我来翻一翻,该不会是小黄书吧?”

    说罢,罗耀华当真翻了两下。

    “你这本书已经失传了。”杨波解释道。

    罗耀华很是诧异,“不会吧,一本给女人写的书罢了,看名字应该是古代女人的三从四德之类的东西。”

    “这是长孙皇后生前曾编写的一本书,宣扬封建伦理道德。后来长孙皇后离世,唐太宗曾下命令刊行《女则》。但是后来《女则》没有传世,你这本书应该算是一个很有力的补充。”

    杨波解释道。

    罗耀华一下子便是兴奋了起来,这完全是捡漏了,而且价值连城。

    秦头走在前面,大家跟在后面,罗耀华兴奋不已,“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咱们国内出土的最早的一本刻版图书是《金刚经》,和我这本比较,哪本更早?”

    “我们手中的书要早于《金刚经》,《金刚经》是公元868年的刻版,而唐文宗在位是在公元8o9年―84o年,这样算下来,李普去世的肯定在唐文宗在位时期,明显早于《金刚经》。”杨波道。

    有了巨大的收获,众人显然是非常兴奋的,至于最后的金器,杨波也没有太过在意。

    下了车,已经到了夜里十点多钟,尽管已经非常疲惫,但是大家收拾了一番,接着又是上了车子。

    秦头留在后面,把一应生活用品,连带着垃圾都是打包带走。

    杨波这才是注意到,秦头他们一行人的手上都是带着透明手套的,这样就不会留下指纹。

    众人连夜赶到长安,出了高公路时,天已大亮。

    前面的车子缓缓停下来,杨波四人下了车。

    秦头与四人一一握手,“到这里就该告别了,感谢诸位!

    鲁东兴笑道:“本来是打算多买几件的,现在看来不方便了,你们注意安全!”

    “谢谢!”秦头道。

    “以后江湖上一定能够留下秦夫子的传说!”杨波道。

    秦夫子点头,笑了起来,“我现在只想知道最后你拿走的那块丝绸到底是什么?”

    “澄水帛。”杨波低声道。

    秦头瞪了瞪眼睛,显然是听说过这样东西,他看向杨波,“你确定?”

    “回去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杨波道。

    秦头点头,“如果真是这样,我要感谢杨先生,以你的水准,想必以后再江湖上会留下更大的传说!尽管我是做这行,但我还是要劝你,以后要爱惜羽翼,尽量少做这种事情!”

    杨波点头,真诚道:“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