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49章 求情
    民警小王帮忙搬着绿植,杨波搬着红木花几,后面跟着朱先生,三人下了楼梯。? ???  ?

    民警小王朝着杨波道:“这盆绿植太值钱了,还是我来搬花几吧。”

    杨波搬着花几,感觉到花几沉重,但他还是摇头,“不用,没事的。”

    民警小王也没有坚持,他算是看出来了,杨波是个精明人,花了三万块买下绿植算作赔偿,面子里子全部都有了。

    把绿植放在客厅,杨波转身道:“朱先生稍等,我去拿钱。”

    朱先生点头,“不着急。”

    杨波却是没有让对方等太久,他很快便是拿了三万块的现金出来,朱先生看到,立刻从沙上站了起来,伸手就要接过去。

    杨波把现金拿了回来,“咱们立个字据。”

    杨波把钱放在了桌子上,拿出纸张,开始写了起来,一边写着,他一边朝着对方道:“朱先生知道什么是依米花吗?”

    朱先生摇头,“不知道。”

    “依米花是一种热带植物,能够开出非常好看的三色花来,但是这种话含有剧毒,一般只存在于东非的确,国内是没有的。”杨波说道。

    朱先生肥肥的身体压在沙上,面上有些尴尬,昨晚的事情的确是让他很尴尬,但是杨波的赔偿又令他感到满意,三万块是不多,但也不少了,那几只花瓶和盘子,却是不值钱,顶多也就千八百块罢了,所以杨波这时候说话,他也没有反驳。

    杨波轻轻一笑,把一应事项都是写上,又是问道:“朱先生这花几是哪里买的,我看着和你家装修不怎么搭配啊。”

    “买花盆的时候,在花鸟市场买的,花了我一万多呢!”朱先生道。

    杨波笑了笑,自然是不相信的,如果真是花了一万多,对方能卖给自己?不过,他也不在意,在下面写了时间,杨波把和解协议递了过去。

    朱先生看了一眼,签了字,便是告辞离开了。

    民警小王坐了一会儿,没有过多停留,借口有事走了。

    杨波躺在沙上,感觉到一阵疲惫,事情并不复杂,但却是闹心折腾,他连夜从长安赶过来,再加上前几天的疲惫还没有休息过来,自然感觉不怎么好。

    不过,转头看到花几,杨波又是笑了起来。

    对方或许只是随手从花鸟市场买来,却不会想到这个花几的名贵之处,这花几并非是寻常木材,而是珍贵的紫檀木!

    杨波本来也没有打算用这种方式和解的,他是打算直接掏钱赔偿,但是见到紫檀木花几之后,他就是改了主意,没想到对方压根没有多想,这么容易就达成了协议。

    杨波动手把花几搬到书房,又是细细查看起来,见到花几上有不少刮痕,难免感觉有些可惜,这只花几至少价值四五十万,有些物件一条刮痕就有可能会价值折半,这花几虽说不至于价值折半,但一条划痕也有几百块了。

    杨波拿了干净的布料细细才是了一遍,这才是放下心来。

    洗澡换了一身衣服,来不及休息,杨波就是驾车赶往派出所。

    再次见到杨母,杨母已经恢复了不少,只是见到杨波之后,仍旧还是哭泣不止,杨波无奈,只好低声安慰起来,又说起楼上的人不再追究的事情,他们父子有可能会被轻判。

    杨母立刻抬头看过来,“那,既然楼上都不在追究了,是不是就可以只拘留几天就可以了?”

    杨波摇头,“入室盗窃和一般的偷窃案件不完全相同,如果是在大街上偷了东西,没偷到的话,也许就是罚款拘留,入室盗窃就完全不同了。”

    说罢,杨波没有多说,因为知道自己是养子之后,杨波就隐隐觉得双方关系有些疏远,他也明白了杨父杨母这段时间偏爱杨朗的原因所在,所以他觉得杨母并不会完全相信他。

    “妈,我看这样好了,我们现在就去所长办公室去问一问。”杨波道。

    杨母并不知道杨波认识孔所长,她这时候也是六神无主,只好点头,“好,好!咱们待会儿求求人家,让他帮把你爸你哥放了吧!”杨母道。

    杨波有些无奈,知道杨母已经完全没有了主见,他只好道:“那好,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杨波之前就已经知道孔所长的办公室,这次敲门就轻车熟路了,也没人拦着,两人便是到了所长办公室门外。

    杨波敲门。

    “请进。”

    开了门,见到孔所长坐在办公桌前,杨波不好意思道:“孔所长,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

    “哦,杨兄弟啊,快请坐!快请坐!”孔所长很是热情。

    说着,孔所长就是拿了一次性杯子放了茶叶,帮着杨波两人倒茶。

    杨波摆手,“孔所长客气了,不用喝茶的。”

    “喝口茶润润喉咙,外面这么冷,也可以暖暖身子嘛!”孔所长道。

    杨波笑了笑道了声谢。

    杨母却是忍耐不住,直接开口问道:“所长,您看,我们家老头子能放出来吗?”

    孔所长愣了一下,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杨波,“已经去协商过了?”

    杨波点头,“已经协商过了,对方也已经原谅了。”

    孔所长点了点头,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尽管没有经手这个案子,但他却是清楚的,楼上那家不好说话,杨波这么快就能够搞定,实在不一般。

    “既然是能够搞定,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走程序了。”孔所长盯着杨波道。

    “真是麻烦孔所长了。”杨波道。

    “都是工作。”孔所长说了一句,转头看向杨母,“咱们也算是自己人,那我有话就直说了,入室盗窃不同于一般盗窃,这件案子不能按照治安案件走程序。”

    “可是他们没有偷盗贵重物品啊!”杨母急道。

    孔所长无奈摇头,“这是法律规定的,我们也没有办法。”

    杨母朝着杨波使眼色,一手拇指与食指轻轻搓弄着。

    杨波摇头,他明白杨母的意思,这是要他掏钱行贿,可是杨波并不愿意这样做,对方如果真是能够帮忙遮下来,有了罗耀华的面子,对方也就做了,送钱也不一定顶用。

    杨波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内心在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