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50章 解决
    尽管孔所长再三说明,他没有办法影响到法院的最终判决,但他还是给出了一个期限,“有期徒刑一年”!

    杨母犹豫了很久,没有再说,她现在只感觉没脸再去见人,他抬头看向孔所长,“我们能见见面吗?”

    孔所长略微犹豫,点头道:“可以。?  ”

    很快,孔所长便安排了他们见面。

    小房间内,杨氏父子显得有些憔悴,两人都是满面青色胡须,现在看过去,他们父子长得很像,而杨波却与父母长相都不像。

    杨父抬头看到杨波扶着杨母进来,一下子便是站了起来,冲着杨波怒吼:“都是你这个孽子,你如果早点答应下来,把钱给了我,我们怎么可能还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杨波心中还剩下的最后一丝同情,顿时消散了,冷声道:“如果你再说一句,我们恩断义绝。”

    杨父呆立当场,直愣愣地盯着杨波说不出话来,嚣张气焰全无。

    杨朗在身后伸手拉了杨父一把,示意让他坐下。

    杨父心中怒火未平,被杨朗拉了一把,顿时便是把火气撒了过去,“如果不是你个兔崽子,我们能做出这种事情?”

    杨朗手立刻放了下来,翻了翻白眼,“怪我?”

    “一只巴掌拍不响,如果不是你赞同,我还能拉着你上楼?如果不是有你帮我把风,我自己一个人会过去?”杨朗道。

    杨父气得满面紫,“你!你混账!”

    杨母连忙走过去,抚着杨父的胸口,“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说罢,又是朝着杨朗斥道:“你也少说一句!”

    “小波也不容易,他刚从外地赶过来,一整夜都没有睡觉,来到就帮着你们去给人家赔礼道歉,刚从又托关系,你们就知足吧!”杨母帮着解释道。

    杨朗一下子便是反应过来,抬头看向杨波,“我们可以走了?”

    就是杨父也是眼中亮光,盯着杨波。

    杨波摇头,也不解释,他知道,这种结果,无论他说什么,里面这两位都不会满意。

    “大概一年。”杨母低声道。

    “什么一年?”杨父看过去,“我们又没有偷到什么东西,顶多也就拘留罢了!”

    “人家说入室盗窃不一样。”杨母道。

    杨朗听到这话,顿时就是急眼了,“小波,你不是有个好朋友吗?他爸爸是公安局长,一定能够帮我们的,让他改缓刑,改拘留,一定可以的。”

    杨波摇头,“他父亲调走了,改不了。”

    说罢,杨波没有开口,究竟是什么情况,他也很清楚,只要再努力一下,改拘留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他不愿这样做。

    “杨波,你真是白眼狼!混蛋!怎么就改不了?怎么能改不了?一定可以的,一定是可以的!我不能坐牢,我现在就要出去!我要出去!”杨朗怒吼道。

    杨波一直走到门外,都没有回头,他对杨氏父子已经失望透顶,不愿再看到他们,听到他们父子竟然是因为想要偷盗他的财产失误被抓,杨波几乎要抓狂,这是何等奇葩的一对父子!

    这样的行动更让他憋屈不已,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让他们父子接受教训!

    房间内静了下来,杨朗无力坐在椅子上,满脸迷茫之色,很快,竟是泪眼迷离,“妈,我还没有娶媳妇,怎么就进来了?妈,你要知道,坐过牢的人,以后就很难娶媳妇了,您打算让我一辈子打光棍吗?”

    杨母被这一说,顿时也是哭泣起来。

    杨朗大急,他抹了一把眼泪,急吼吼就是道:“妈,你快去求杨波,快去找他,他一定有办法的,让他偷钱,十万二十万,一百万!只要他掏钱,我和爸一定能够出去的!”

    杨母泪眼婆娑,她一下子就是想个通透,杨朗竟是这样的主意,只是一个是亲子,一个是养子,心中的天平立刻便是歪了。

    杨父坐在桌前,冷哼一声,“孽子!不就是一年牢吗?老子这辈子什么饭都吃过,就是没有吃过牢饭!”

    杨母却是顾不得那么多,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她要去找杨波,让他花钱,花钱!

    “哎,伯母,您出来了?”

    杨母抬头一看,便是见到民警小王站在身前。

    她连忙抹了把眼泪,“小王啊,这次真是感谢了!”

    “伯母,您客气了。”小王笑了笑,“您这是去找杨先生?”

    杨母点头,“是啊,你知道他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不过他有东西要我交给你。”民警小王说罢,便是把一只黄色的信封递了过来。

    杨母接过信封,便是愣住了,因为她能够明显摸出这信封里装的一沓是什么,打开信封,见到里面装了三万块钱,杨母呆呆地站在派出所里,心中五味杂陈。

    杨波也没有回去,找了一家酒店,倒头就是睡下了,这件事情他是不愿意再出面了,想必信封交过去,杨母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三万块是给杨母一年的生活费。

    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波迷迷糊糊之间,就感觉脑袋沉重,浑身无力,睡在床上就是起不了床,他心中顿时大惊,知道自己可能是生病了。

    他费尽力气,拿起床头的电话,拨了前台号码,只说了一句,“我生病了,帮我打12o。”

    说完,杨波便是躺了下去。

    脑袋昏沉,杨波感觉自己整个人一直在半空中漂浮着,飘飘荡荡不知道要飘往何处。

    一股凉意涌来,让他终于是舒服了起来,这才又是沉沉睡去。

    再次睁开眼睛,杨波便是看到罗耀华趴在床边,另外有一人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歪着脑袋睡着。

    似乎是察觉到杨波的动静,罗耀华抬起头来,“你终于醒了啊!”

    杨波咧嘴笑了笑,仍旧是感觉浑身无力。

    睡在椅子上的那位被吵醒了,他迷迷糊糊醒来过,见到杨波醒来,连忙走过来,“还好,还好,你醒过来了!”

    杨波有些诧异,这人竟是崔一平,他怎么会过来。

    罗耀华笑道:“我和一平已经陪你一天一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