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63章 求得桃木剑
    热水壶烧水只需要五六分钟,而距离杨波打开热水壶已经有十多分钟了,热水壶仍旧是在响着。 ?

    杨波越想越觉得心惊,他打了酒店前台的电话,前台很快安排了维修人员过来。

    身着工服的维修人员走进来,杨波指着热水壶道:“已经二十分钟了,热水壶还没有烧开。”

    维修师傅点了点头,用手拍了一下热水壶,哪里想到热水壶本来亮着的灯瞬间就是灭了,开关自动跳转过来。

    维修师傅朝着杨波看过来,“这不是好了?”

    杨波盯着热水壶看了看,“好吧,那就先这样吧。”

    维修师傅点了点头,转身就是出去了。

    “帮我倒一杯开水。”罗耀华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道。

    杨波朝他看了一眼,倒了水洗了洗杯子,把水倒掉,他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开水好像没有热气,倒出来洗杯子的开水不热!

    杨波再倒了半杯水,他摸着瓷质的杯子,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热意,他伸出手指,伸进水杯中,这竟然只是温水!

    罗耀华见到杨波竟是把手指伸进水杯,立刻道:“哎,你这是干什么?”

    杨波退了两步,坐在了床上,沉默不语。

    罗耀华也是察觉到不对劲,他连忙起身,把甚至伸进水杯,他立刻转身朝着杨波道:“肯定是热水壶坏掉了!”

    话虽这样说,但罗耀华仍旧是感觉有几分寒意,自从今早睁开眼睛开始,他就感觉到了不同,这个世界似乎充满了恶意!

    躺在床上,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罗耀华起身去开了门,就听到刘胖子道:“我们那边马桶堵了,我来借洗手间一用。”

    罗耀华点了点头,也没有心思多说。

    刘胖子进了洗手间,里面立刻传出了惊呼声,“你们的马桶也堵了!”

    “怎么可能?”罗耀华起身走过去。

    “我还没有用,先试了一下,你看,这全是水,怎么下不去?”刘胖子指着大半马桶的水,惊呼道。

    罗耀华看了一眼,把洗手间的门关上了,“你先凑合着用吧,回头再洗澡。”

    “也可以。”

    ……

    杨波躺在床上,心里一直在回忆着秦头的那句话,有事去找他,难道就是指这件事情?秦头难道是早有猜测?

    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声响,听起来像是洗澡的声响。

    鲁东兴敲门过来,他刚坐下,就听到洗手间里传来的怪叫声,“怎么回事,怎么没有热水了?咦,怎么连水都没有了?”

    杨波与鲁东兴相视一眼,都是苦笑起来,这种霉运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只能寄托于法玄大师了!

    刘胖子哆哆嗦嗦地走出来,耳朵上还剩下没有擦拭干净的泡沫,他忍不住道:“我要回去洗!”

    “你回去也一样的。”杨波道。

    刘胖子一下子便是愣住了,接着就是沉默了下来。

    接下来,四人安定下来,什么都没有做,等待着法玄大师的到来。

    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法玄终于是赶到了,四人去迎接法玄大师,走到电梯门口,按了下楼键,杨波突然停了下来,“只有四楼,咱们还是爬下去吧。”

    “四楼啊,电梯也可以的。”刘胖子道。

    说了这句,他突然停住了,捂了捂嘴巴,想到电梯突然坏掉,悬在中间的可能性,“还是爬楼梯吧!”

    下了楼,杨波便是见到一个圆脸光头大和尚走了进来,和尚身前一串大大的佛珠,头上淡青色的黑茬,面上乐呵呵地,手里捏着几枚古钱币一样的东西,看起来颇为和善。

    “法玄大师!”鲁东兴表现得极为谦逊,他双手合十,朝着法玄大师微微鞠躬,“法玄大师,真是不好意思,劳驾您赶过来。”

    杨波等人也都是跟着微微鞠躬。

    法玄轻轻摇头,“众位施主客气了,鲁施主为我定觉寺贡献了不少香油钱,即便是为了这些香油钱,我也要过来呀!”

    法玄说话很诚恳,让杨波等人增加了不少的信任,有些所谓得道高人,多半是装神弄鬼,说话云里雾里,让人压根摸不着头脑。

    没有上楼,在楼下会议室,大家便是坐了过去。

    始一落座,法玄大师便是开口道:“几位施主眉宇萦绕愁绪,面色白,印堂青黑,看起来遇到的事情不小啊!”

    鲁东兴连忙道:“还请法玄大师救救我们!”

    法玄看过去,盯着鲁东兴,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把手中的三枚古钱币拿了出来,三枚钱币在法玄大师左手不断旋转,好一会儿,法玄大师将三枚古钱币丢在桌子上!杨波这才是看到这三枚钱币竟分别是“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

    法玄大师皱眉不已,他盯着顾钱币,又是抬头朝着四人看过去。

    “这卦象应在西南方向,诸位最近一段时间去了西南,或者是跟西南来人接触过?”法玄大师开口问道。

    众人皆是惊讶,鲁东兴连忙道:“正是如此。”

    “这卦象显示,几位最近霉运缭绕,而且这种霉运很难消除。”法玄大师道。

    “还请大师赐我等法器,助我等能够驱凶化吉!”鲁东兴诚恳道。

    法玄略微犹豫,摇头道:“对于西南的东西,我研究得不多,怕是难以化解,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你们找到症结所在,斩除病根,是一定能够驱邪避祸的。”

    法玄大师几句话,让大家都是信任起来,杨波坐在后面,这时候连忙道:“法玄大师,您能不能通过做法,帮我们暂时性的驱邪避祸,要不然,我们压根到不了西南,路上就出了问题!”

    大家都是心有余悸,纷纷点头。

    法玄犹豫片刻,“这倒是可以。”

    鲁东兴朝着法玄大师看过去,见到他停顿下来,连忙道:“弟子愿捐五百万香油钱用以供奉佛祖。”

    法玄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微微点头,“鲁施主大慈大悲,一定能够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的。”

    说罢,法玄大师从包裹中掏出四件小桃木剑,笑道:“这四柄宝剑,可保你们半月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