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64章 赶到赫章
    看着眼前四柄不过食指长短的桃木剑,杨波有些目瞪口呆,四柄几乎没有多少成本的桃木剑卖了五百万,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

    鲁东兴却好似习以为常一般,再次双手合十,朝着法玄大师鞠躬,“真是感谢法玄大师了。  ”

    法玄大师笑了笑,又是朝着杨波三人看了看,“这四柄宝剑只能保得一时,你们要记得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

    说罢,法玄大师把桌子上的三枚古钱币捡起来,单手竖在胸前,朝着众人微微鞠躬,“阿弥陀佛,诸位保重!”

    四人各自取了桃木剑,大家都是感觉诧异,不过还是礼送了法玄大师离开。

    回到酒店大厅,罗耀华捏着桃木剑,有些将信将疑,“这能行吗?”

    “应该是可以的,你们就放心好了。”鲁东兴道。

    刘胖子也是点头,“我也听说过法玄大师的名头,应该挺灵验的。”

    话虽如此说,两人上楼的时候,还是没有敢进电梯,而是爬了楼梯。

    回到房间中,杨波把热水壶打开,又是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一切都是正常起来,很快,水便是烧开了!

    一切似乎都是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但杨波却是有了紧迫感,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这些都只是暂时的,他们要尽快解决掉这件事情,只有解决完毕,才能够不陷入这种霉运之中。

    很快,四人汇合,退了房,大家约了第二天机场会面,各自回到家中。

    回到家里,杨波拿着桃木剑,眼睛盯着桃木剑,想要从中看出木剑的秘密来。

    眼前光华亮起,杨波就看到眼前的桃木剑呈现出与以往不太相同的黄色亮光,恍惚间,杨波竟是看到黄色光华中无数个“”字不断在眼前飘飞起来!

    “这!”杨波惊讶起来,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状况!

    他闭了闭眼睛,又是把地图再次拿了出来,之前他是看过的,并没有看出任何的异样,再次拿出来,杨波面上带着凝重之色。

    很快,他便是看到了地图上升腾的白色亮光闪现,不过,就在白色亮光逐渐汇聚之时,地图上突然出现了一团黑色云雾,云雾升腾着,却凝聚在地图上方,不断地朝着四周散着丝丝缕缕的黑气!

    桃木剑与地图相距不远,黑色气息逸散出来,桃木剑上黄色光芒闪出,一个个的“”字涌向黑气,“”字与黑雾相互抵抗,很快就是把黑气绞杀,与此同时,黄色的“”字似乎是在以缓慢的度消散!

    杨波恍然,这才是明白大师的叮嘱,小桃木剑无法消灭所有的黑气!

    杨波犹豫了下,想要将地图扔掉,但是他转念便是想到,今天法玄大师在说应对之策的时候,并没有说扔掉污染源就可以解除,也许他们四人已经沾染了污秽,扔掉地图也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

    杨波将地图放好,又是用红线栓了桃木剑挂在脖子上,这样一柄小小的桃木剑,肯定是经历过开光的,要不然也不好有这样的作用了,这让杨波不得不对法玄大师高看了不少。

    杨波正要出去吃晚饭,他再次接到崔一平的电话。

    “一起吃晚饭吧?”崔一平道。

    杨波朝外看了一眼,外面天已经黑了下来,他现在满脑门都是想要解除霉运,又是想到崔一平可能会和崔世源一起到达,杨波便是拒绝道:“我已经吃过了,算了,下次吧!”

    崔一平有些无语,他转身朝着身侧的崔世源看了一眼,崔世源皱眉,崔一平回应道:“没关系的,吃过了也可以再吃一次。”

    “不用了,我今天太忙,现在感觉有些累了,下次一起吃吧!”杨波道。

    崔一平无奈,抬头朝着崔世源看过去,崔世源闭眼,摆了摆手,“那好吧,看来下次我要早点给你打电话了。”

    挂断电话,崔一平看向崔世源,“今天有点晚了。”

    崔世源摇头,“这孩子很聪明,他应该是知道我在这里,所以这才不愿意过来的。”

    “叔叔,杨波应该不会这样吧?”崔一平有些难以置信。

    崔世源仍旧是摇头,“算了,不来就不来了,一平,这段时间难为你了,把你从柏林拉回来,耽搁你的学习了。”

    崔一平笑了起来,“如果真是能够让杨波进了咱家大门,我这也算是大功一件,况且以我现在的水平,就算是待在柏林也不会有太多的进步,回国之后,学习中国古代绘画技巧,我倒是觉得现在水平提高了很多!”

    崔世源点了点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因我而起,杨波大概也是过不去心里那关,我作为父亲,做的还远远不够啊!”

    崔一平笑了笑,没有接话。

    杨波没有多想,很早就洗了澡,睡下了,他知道自己需要养精蓄锐,接下来还有一场艰苦的斗争等着他!

    第二天,四人在机场会面,鲁东兴还带了四个保镖跟着,只是四个人穿着更为随便一下,离鲁东兴又一段距离,让外人看不出来。

    飞机直飞贵阳,路上花费了三个半小时,饶是他们出的早,抵达贵阳已经是中午时间。

    简单吃了午饭,又是包了两辆车子,直到下午接近五点钟,大家这才是赶到了赫章县城。

    赫章县是个农业县,没有太多经济基础,县城很小,一下子涌进八个人是非常显眼的,他们只好分作两路住进酒店。

    这时候,大家早已疲惫不堪,在外面买了点东西,草草吃了,便是回了房间。

    罗耀华把玩着手中的桃木剑,“你说,咱们没有联系秦头,会不会不好?”

    杨波躺在床上,心里也在想这个问题,不联系秦头是他们共同的主意,因为那天秦头表现的实在是太过可疑,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

    “应该不会有事的。”杨波道。

    说罢,杨波突然道:“那三人的身份既然已经确认了,咱们也算帮忙收殓了,这次过去,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罗耀华也是轻叹一声,“我也感觉这件事情不会那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