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68章 彝族美食
    杨波看向奢哲,“住这里?”

    奢哲点头,“每人每晚一百块。 ”

    杨波几人面面相觑,都是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一百块?你这纯碎是坑人啊!”罗耀华忍不住道。

    奢哲看了罗耀华一眼,“你们如果有钱的话,我也可以带你们去住更好的地方。”

    “你带我们过去看看。”罗耀华道。

    奢哲走出偏房,走到另外一侧一间屋子里,他朝着里面指了指,“这间屋子。”

    杨波等人走进去,闻到一股重重的霉味,屋子用石块堆砌,里面仍旧是泥土地,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见到房屋的一角堆了一堆的垃圾杂物。

    “每人每晚五百块。”奢哲道。

    杨波等人都是皱眉不已,这种环境,他们宁愿晚上不睡,只是初冬时节,黔州省夜晚的室外温度降到十度以下,待在外面很容易感冒。

    “晚上住在车上吧!”杨波提议道。

    “只能住在车上了。”罗耀华也是开口道。

    奢哲顿时着急起来,“不要,车子太小了,你们四个人怎么能住得下?这边有房子,我可以把价钱降低一点。”

    看着室内的环境,刘胖子摇头,“算了,还是车上好一些。”

    奢哲面上很是无奈,“那你们总要吃饭吧?”

    “有你们的特色饭菜吗?”刘胖子抬头问道。

    “有啊,烤小猪,辣子鸡,射地,什么都有的。”奢哲道。

    刘胖子咽了咽口水,“价钱是多少?”

    奢哲略微有些犹豫,片刻后方才是回道:“烤小猪五百块,辣子鸡两百块,射地也是两百。”

    杨波翻了翻白眼,这价钱是贵了不止一点半点,不过,大家相视一眼,竟都是点头应了下来。

    “辣子鸡要两份,其他的各来一份,最后再给我们来点饼子或者是米饭。”鲁东兴开口道。

    “好嘞!”奢哲面上立刻就是兴奋了起来,这几样菜实际上并没有太多成本,乳猪和鸡都是家里养的,花不了太多钱,这样算下来,赚了大部分的钱!

    看着奢哲兴奋地离开,杨波有些诧异,低声问道:“他们一家怎么也不见悲伤啊?”

    罗耀华愣住了,鲁东兴却是点头道:“这件事情有隐情,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早就知道了这种情况?”

    “或许吧。”刘胖子点头,“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会不会是因为子木还没有死?”

    “快滚!”罗耀华道,“你可不要吓我,这两天我已经被吓得心脏都不好了,你再吓我的话,我就真的撑不住了。”

    杨波哈哈一笑,“不要多想,压根不可能,你当时都已经拿到了医院的证明,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鲁老板说的有道理。”

    “这个部落神神秘秘,我怎么感觉和一般彝族部落在穿着上,在习俗上有些不同啊?”鲁东兴道。

    杨波看向鲁东兴,鲁东兴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他经历的多,看得透彻一些。

    “算了,不要多想,咱们走一步算一步,希望明天的仪式能够有效果。”刘胖子道,“不过,二十万修小学,实在是让人心疼啊。”

    猜测了好一会儿,他们终究是没有搞明白其中缘由,从厢房中走出来,他们看到奢哲一家正围在西北角落的小屋子忙活,那里有一间搭建的小厨房,他们一家五口人,老老少少围在那里,生火烧饭。

    杨波还是头一次见到彝族的特色菜,他见到奢哲的父亲钻进猪圈,片刻,就见到他一只手拎出一只小猪来,小猪很小,看起来只有二三十斤,彝族汉子看起来黝黑精瘦,但是力气极大,一手一脚控制住了小猪,另外一只手则是拿了一把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道血剑涌射而出,伴随着小猪的嘶吼声,这个彝族汉子完成了杀猪。

    奢哲的小兄弟则是拿着一只盆子在一旁接着猪血,猪血涌出,射了他一身,闪躲了下,猪血涌出终于慢了下来。

    奢哲拿了剪刀杀了一只鸡,很快,又是把死鸡放在开水里拔毛,开膛破肚掏出内脏。

    ……

    奢哲一家忙忙碌碌,杨波能够看出奢哲父母眼圈泛红,但是家里最小的小子年纪还小,没有太多伤痛,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猪和鸡,不住地咽口水。

    小猪是用来烤的,鸡也是烤出来的,射地则是冻肉,这是早就做好的,直接切出来就能吃了。

    忙到下午四五点钟,杨波一行人才吃上午饭。

    烤小猪、辣子鸡再加上射地,这三道都算是硬菜,做好之后端到桌子上来,黔州潮湿,所以辣椒吃得多一些,这三道菜都是加了辣子,看起来红彤彤的,色香味俱全,让人垂涎欲滴。

    奢哲的弟弟就站在不远处,盯着这个方向,让杨波等人举起筷子却是有些难以下筷。

    杨波起身去把钱付给了奢哲,又是拉了奢哲年轻的弟弟到桌前,此时,罗耀华三人已经吃的满头大汗。

    奢哲弟弟朝着杨波看了一眼,又是朝着父母的方向看了看,最终还是没有能够逃脱美食的吸引,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三道菜都有些辣,但是味道极佳,就算是鲁东兴以前吃过这些,也都是竖起了大拇指,“地道!这才是正宗的彝族美食!”

    五个人狼吞虎咽,竟是把一只小猪、两只鸡,还有两份冻肉吃得干干净净!

    擦了擦手,杨波这才是得了机会,他看向奢哲的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尔博。”

    “尓博?”杨波点了点头,“你们家里多久吃一次肉?”

    尓博愣了愣,眉眼低垂,有些羞赧,“过节的时候才吃,那些猪是要养肥了卖掉的,鸡是用来下蛋的,不是用来吃的。”

    正在忙着剔牙的三位都是愣了一下,转身朝着这边看过来,罗耀华没有经历过这种贫困,开口问道:“一年有几个节日?”

    尓博愣了一下,伸出手指数了数,“四个。”

    杨波听后,有些心酸,突然想到子木的事情,他抬头问道:“你三哥子木一直都是在外面赚钱吗?他有没有朝家里寄回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