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74章 真相
    一整夜,杨波都能够听到翻身辗转的声音。

    第二日一早,四人相继起床,大家刚洗漱好,见到崔一凡已经走了过来,“走,咱们去吃早饭。”

    早饭是在二层小楼后面的食堂吃的,古扎特意准备了锅巴油粉,燕麦炒面,只是他们四人心思不在这里,吃着美食并没有太多感受。

    崔一凡看着杨波直皱眉,“银行那边已经联系好了,派出所那边还在查案底,晚一点应该就能够找到了,咱们吃晚饭就过去看看吧!”

    杨波点头,“谢谢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崔一凡道,“对了,二叔说待会要给你打电话,你手机应该有他的号码吧?”

    杨波愣了一下,“有!”

    派出所就在乡政府对面不远处,派出所并不大,里面也都是想通的,一行人匆忙赶过去,就见到黑脸汉子正在一堆档案里翻找。

    黑脸汉子朝着众人看了一眼,“再等一等,马上就找到了。”

    崔一凡道:“好,马所辛苦了。”

    黑脸汉子继续翻找起来,很快,他便是拿着一个蓝色文件夹走过来,“找到了!”

    杨波等人连忙接过文件夹看过去,马所长在一旁解释道:“这是当时的报案记录,只是由于案件太过离奇,我们调查了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头绪,所以就尘封了起来。”

    杨波一下子便是抓住了重点,“离奇?”

    马所长点头,“对,就是离奇!”

    “报案人称,他的父亲是买了一张藏宝图之后,接受邀请赶到赤水寨的,但是他父亲从赤水寨离开之后,回到家中就突然没有任何原因身亡了,所以他们怀疑赤水寨用了妖术,诅咒了他的父亲!”马所长解释道。

    杨波愣住了,这些理由的确是听起来奇葩,但是作为亲身经历者,听到这些,他反倒是没有任何怀疑,“藏宝图?诅咒?”

    马所长点头,“我们当时也是去赤水寨进行了调查,但是那边说他们到了赤水寨之后,苏尼送了一件用于祈福的维突给他,之后,就离开了。”

    “维突?”杨波与其他三人都是相视大惊起来。

    马所长一眼看到杨波罗耀华挂在外面的铜链子,顿时就是大惊道:“维突!你们难道刚从赤水寨出来?”

    罗耀华下意识的点头。

    马所长却是震惊不已,他朝着崔一凡看了一眼,“崔乡长,不是我宣扬封建迷信,我们彝族人对于族内的苏尼是非常尊重的,他们是我们族里的先知,据我所知,维突是一种法器,但如果在制作的过程中,存在异心的话,会出现问题的。”

    杨波一下子便是愣住了,他盯着眼前维突看过去,昨天他是看过的,并没有现上面存在任何的问题,但是现在看过去,他却是见到维突上升腾起丝丝缕缕的黑烟!

    杨波把维突摘了下来,放在桌子上,“你们后来有没有见过那件维突?”

    马所长摇头,“没有,出事之后就丢了,没有见到。”

    杨波有些失望,朝着三人看过去,“摘下来吧,我总感觉有问题。”

    摘下维突,鲁东兴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秦头。”

    说罢,他转身朝外走过去,接了电话。

    崔一凡看向杨波,“你不会有事吧?”

    杨波摇头,笑道:“你就放心好了,我是不会有事的。”

    崔一凡略微犹豫,“待会儿,二叔可能还会给我打电话,我会这些事情如实告诉他,希望你不要介意。”

    杨波摇头,没有多说。

    鲁东兴挂断电话,朝着众人道:“走,咱们出去,秦头已经到了。”

    走出派出所,到了正中的大路上,杨波便是见到一辆车子驶过来,很快,停在他们面前。

    秦头身材精瘦,下巴的山羊胡子随着冷风在浮动,他走过来,朝着鲁东兴点头,“鲁老板,咱们又见面了。”

    鲁东兴也是点头,伸手和对方握了握,“这次的事情就摆脱秦夫子了。”

    秦头回头看了看,见到马所长站在一旁,便是忍不住皱眉。

    崔一凡一直观察来人的神色,见到这种情形,心下一突,连忙拉了马所长,笑道:“你们聊,我和马所还有事情。”

    “那好,慢走!”鲁东兴道。

    目送两人离开,秦夫子这才是舒了一口气,“鲁老板,咱们找个地方细说。”

    鲁东兴点头,双方开了车子,驶出了可乐乡,在外面田野一处开阔场地聚集起来。

    鲁东兴把这几天的情况说了出来,又是把维突交了过去,这才是朝着秦头道:“夫子怎么看?”

    秦头拿着维突,略微一顿,“地图被你们给他了?”

    鲁东兴点头,“被他要了去。”

    秦头摸了摸维突,又是拿出手中古币抛了抛,这才是道:“维突不能戴,尽管维突能够帮你们解决霉运的问题,但是却会带来更大的隐患!”

    四人都是看向秦头,鲁东兴问道:“秦夫子是不是认识赤水寨的苏尼?”

    秦头一下子便是愣住了,“每个部落都有一个苏尼,现在有很多部落已经断了传承,如果这个真的是叫赤水部落的话,那就真的是我认识的了!”

    众人都是大惊,杨波注意到秦夫子双手紧紧攥住,手腕处青筋暴起,似乎是愤怒到了极点。

    “秦夫子,我们合作这么多年,这一次,我们这么信任你,你却引我们做了这种事情!”鲁东兴注意到了秦头的神情变化,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面上顿时就是一变。

    秦夫子面上笑容有些狰狞,良久方才是放松了一些,“鲁老板,你们就放心好了,其实你们之前的霉运并没有那么严重,即便是没有桃木剑,你们依然能够平安的到达这里,霉运只不过是吸引你们来到这里的一个因素罢了,这件事你也不要怪法玄和尚,是我逼他这样做的。”

    “你的意思是说,即便是没有不送藏宝图回来,我们也能够安然无恙?”杨波开口问道。

    秦夫子点头,又是朝着杨波看了一眼,“我的眼光果然没有错,你的确是比大多数人命格都要强一些,即便是死老头这么厉害的维突法器,你都没有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