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275章 往日恩怨
    鲁东兴看向秦夫子,“我不想听你说那么多,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秦夫子笑了笑,“按照他的要求做!”

    鲁东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也没有避讳众人,直接接了电话,“查到了?”

    “买下这款金戒的名字叫子木,是彝族人?”鲁东兴的声音陡然大了一些,“好,我知道了。??   ”

    大家都是看了过去,鲁东兴朝着众人道:“金戒是子木买的。”

    “子木?怎么会是他?”罗耀华有些难以置信地看过去。

    鲁东兴笑了起来,“为什么不是他?”

    罗耀华为之一愣,随即就是瞪眼道:“子木是苏尼在外面的爪牙和耳目!不过,他们能够拿到这么多的夜郎国古董,说明他们应该是知道夜郎国古墓所在地的,这样一来,他们又为何要这样做?”

    大家都是满肚子疑问,这时候,所有人都想要第一时间去找到苏尼,找他问清楚状况,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随即想到苏尼的妖术,杨波等人又是迟疑起来,杨波看向秦头,“夫子,你对苏尼很了解?你知不知道霉运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头解释道:“那是彝族的一种厌术!来历神秘,一般只有苏尼才会懂得,但大部分的苏尼一生都不见得会使用一次,这种厌术肯定是有伤天和的!”

    “通过什么媒介来传播?”杨波又是问道。

    秦头犹豫起来,好一会儿方才是开口道:“不需要传播媒介,这一点是最为可怕的,有时候甚至不清楚他到底是通过什么传播的。”

    说罢,秦头抬头看向四人,“我想去见到赤水寨的苏尼,你们带我过去!”

    “如果他到时候给我施展了厌术,我们该怎么办?”刘胖子开口问道。

    秦头没有犹豫,“你们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他活到明天的,这么多年,我之所以活下去,就是为了这一天,为了能够重新见到苏尼!”

    杨波悚然而惊,他看向秦头,见到他满面狰狞,看起来与苏尼似乎是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

    “你到底和他有什么仇?”罗耀华小心试探着问道。

    秦头突然抬头看过来,咧嘴笑道:“我都已经找到这里,接下来去赤水寨,并不一定需要你们的帮助!”

    大家看着秦头的模样,都是皱眉不已,不过,鲁东兴还是率先点下头来,“好,我们相信你!”

    说罢,鲁东兴带头上了车子。

    因为有了崔一凡的招呼,二十万现金很快便是取了出来。

    众人也没有能够从秦头口中问出更多的东西,大家没有再拖延,上了车子朝着赤水寨驶去。

    崔一凡看着杨波等人离开的背景,朝着马所长点了点头,“走,咱们也过去,远远地跟在后面,不要靠得太近,不要被他们现。”

    马所长点头,“好!”

    上了车子,崔一凡的手机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喂,二叔。”

    “嗯,他现在已经过去了……那个部落很神秘,尤其是部落里的苏尼,被整个寨子所崇拜追捧,很有可能是会妖术的。”

    “二叔,你就放心好了,我现在也赶过去了,他既然来到我这里,我一定会保护好他,不会让他受到一点伤害的!”

    鲁东兴的电话也是没有停歇下来。

    “嗯,我知道了……你们直接把他们绑了,问清楚具体情况!”

    鲁东兴挂断电话,这才是朝着众人道:“我的保镖在外面现三个人在卖夜郎古董,我让他们问一问是不是赤水寨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是不是已经找到夜郎宝藏?”杨波突然问道。

    大家也都是想到了这一点,刘胖子道:“现在看来,应该是这样了。”

    车内一时间静了下来,大家都是在想着接下来可能生的事情,回忆和苏尼接触的画面,杨波想到那个令全寨子人都无比尊敬的苏尼,竟然是个这种贪财的人,他就忍不住感觉一阵惊讶。

    天气有些阴沉,寒风凛冽,乌压压的黑云压过来,山路陡峭,尽管并不用开车灯,但是行驶得依旧很慢。

    用了一个多小时,接近两个小时,众人方才是到了赤水寨外。

    杨波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个京城陌生号码,也没有接听,他直接就是挂断了。

    雾蒙蒙的小雨飘飞,大家心情沉重,罗耀华拎着装着二十万人民币的箱子,把秦头留在了车里,大家朝着山上爬去。

    进了寨子,杨波见到阿果,阿果面上满是笑容,朝着杨波招手。

    杨波也是笑着回应了,他心里却是想着,以后怕是再也不会到这个寨子来了。

    进了苏尼的宅院,扣着门扉,片刻,便是见到苏尼晃悠悠地走出来。

    罗耀华把装钱的箱子放在地上,“我们说话算话,这是二十万。”

    苏尼亲眼见到罗耀华拉开拉链,二十万现金摆在里面,耀人眼球,他的面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来,“好,几位果然是信守承诺!”

    “苏尼,我们想知道,接下来需要做什么?”鲁东兴问道。

    杨波站在旁边,感觉到一阵不舒服,到达这里以来,他们没有办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只能听从苏尼的指挥,而苏尼恰恰就是他们的敌人。

    苏尼笑道:“你们放心好了,接下来喝下一碗婆罗水,一切烦恼尽去!”

    说罢,苏尼转身进了房间,拎出一瓶酒,朝着杨波四人道:“这就是最后一步了。”

    盯着苏尼手中酒瓶,杨波四人陡然便是明白那些人去世的原因所在!

    苏尼走到院子中央,满面都是和蔼慈祥的笑容,声音低沉慈祥,“喝下吧!”

    “赤水毕摩,你还记得我吗?”

    杨波四人从门口闪开,秦头走了出来,他双目通红,直愣愣地盯着苏尼,口称其“赤水毕摩”!毕摩和苏尼是相同的意思。

    苏尼一下子便是愣住了,他眯着眼睛看了两眼,“我好像记得你,有点眼熟。”

    秦头哈哈一笑,“二十多年前,你们举寨逃窜,逃到这种荒山野岭,难道就没有想到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