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金瞳 > 正文 第306章 重新开业
    回到溶洞,罗耀华等人安然无恙,曹元德正在细细观察石俑像。

    罗耀华道:“三个倭国人自杀了,我们没有现他们嘴里的毒药。”

    罗思德看了一眼,“没事,倒是省了我们的麻烦。”

    杨波站在一旁,并没有多说什么。

    引了罗思德过来,接下来,又是联系了考古研究所,杨波没有逗留,他和罗耀华、刘胖子先行离开了,有宝物不能入手,还不如早点离开。

    回到酒店,带了权杖,杨波一行人返回了帝京。

    杨波接到景少华的电话,对方愿意接受对赌协议。

    杨波急着返回金陵,他之前托运的那些古玩已经送到了金陵,正等待他去接收,每拖一天他都需要支付不菲的保管费用倒也罢了,关键是他不放心那些古玩。

    罗耀华帮忙找了律师,在帝京一家酒店,双方签订了对赌协议,杨波投资一百万占据淘画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同时,对于淘画网的交易额进行了规定,如果年底销售额低于三千万,杨波有权进一步收购股权,或者是要求淘画网以双倍价格进行回购!

    这样的条款可以说是非常苛刻的,但是景少华已经别无他法,他在年前年后这段时间,跑了很多家投资机构,但是没有一家愿意投资他的网站,如果不能得到融资,淘画网下一步就运营不下去了。

    签完合同,景少华略显无奈,“杨先生,合作愉快!”

    杨波与对方握手,“希望如此,希望我们的事业能够一直顺利展下去,景经理尽管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干扰淘画网的运营的。”

    “多谢!”景少华道。

    杨波因为要赶飞机,罗耀华送他去机场,不禁好奇问道:“你真的认为接下来网店会迎来大展吗?淘画网是在网上卖画,不一定能够成功的!”

    杨波笑了起来,“你难道不觉得这项事业与你的拍卖行是相关联的吗?只不过这是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而且更加专业的细分了市场,我看中淘画网,就是因为它很小,但是展潜力很大!”

    “你应该看到了,淘画网卖出去的很多都是艺术学院学生、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往往没有太多的名气,但又具有一定的美术功底,这样一来,作品的价格就低了下来。”

    “对于普通家庭来讲,装修之后,墙上需要装饰,但是又买不起太贵的艺术品,这就是淘画网正在做的事情,它在连接两个市场,让需求与供给真正对接!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罗耀华转身朝着杨波看了一眼,“我本来还觉得这个生意没有太大的前途,听你这样一分析,还真是很有前途啊,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要不然,我也投点钱,或许以后还能和拍卖行合作!”

    杨波嘿嘿一笑,“我之前可是拉过你的,是你自己不愿意,这可怪不得我!”

    抵达金陵,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杨波上了出租车,便是给托运公司打了电话,要求明天上午进行交货,现在天色已黑,看不清楚,杨波也生怕托运公司会做马脚。

    回到家中,杨波支撑不住,洗洗便是睡下了。

    第二天,杨波早早来到店里,把店里细细打扫了一遍,又是用抹布把桌子架子擦拭干净。

    九点多钟,托运公司将东西送了过来,杨波把一件件物品拿出来,又是鉴定了一番,确定物品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是舒了一口气。

    大年初八,许久没有开门的拾遗堂突然开门营业,让很多路过的同行们都是有些吃惊,去年,拾遗堂可是大出风头,老板不仅把所有古玩卖光,而且还在门外闹了一场闹剧,后来听说老板父兄偷窃被抓,这样的事情,还是让大家津津乐道。

    杨波一开张,就是有不少同行进来看热闹,杨波也就任由他们去。

    不过,围观看热闹的老板看过杨波的物件之后,就是傻眼了。

    尤其是郭扒皮,本就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围观,见到摆出来如此多的精品,心里更是愤恨不已,想想杨波曾经是自己店里的学徒,而如今却越自己甚至这距离越来越远,似乎自己还有望尘莫及的迹象时,这个中滋味,实难表达。

    郭扒皮不时在店里转悠着,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收获,就在杨波将一件嘉靖年制青花压手杯放上去时,郭扒皮无意中拿起,却好似有了巨大收获一般。

    他紧紧盯着压手杯杯底的款识,又是转头看向其他的一应物件,心中大喜。

    “杨老板,你这边所有物件都是真品?”郭扒皮问道。

    杨波转身看过去,点了点头,“当然!”

    “这一件可不是啊!”郭扒皮拿起手头压手杯笑道。

    杨波转头看过去,见到他手中拿着一只青花压手杯,压手杯和茶盅差不多大小,只是将杯子放在手中时,微微外撇的口沿正好压合于手缘,所以被称作压手杯。那是他刚刚看过的,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杨老板,这一件压手杯,其他且不论,单单只是这款识,‘大明嘉靖年制’六个字的排列顺序可就是不对的!”郭扒皮说话时,声音提了不少,所以在店里看热闹的诸人都是转身看了过来。

    杨波抬头看过去,见到郭扒皮把压手杯底足正对着他的位置,恰好能够看到“大明嘉靖年制”六个字呈环形排列。

    杨波忍不住笑了起来,“郭老板,您再仔细看一看?”

    郭扒皮举着压手杯,“不用多看,我也知道这压手杯有问题!”

    刘良玉听说拾遗堂开门了,从店里赶过来,便是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皱眉,“郭老板,见识少就不要乱说话,款识有很多种形式,环形的底款并不多见,但恰巧明朝嘉靖年制瓷器的确是有这种底款!”

    郭扒皮自是知道刘良玉比自己强得多,但他也知道刘良玉与杨波关系匪浅,“刘老板,您可不要诳我!”

    “回去多读几本书再出来吧!”刘良玉朝着郭扒皮看了一眼,无奈道。

    郭扒皮在众人的嘲笑声中,狼狈而逃!